第四百八十章 彩线蛇

    一顿通天的雷电将整个何府一阵鬼哭狼嚎,不过这样操控气候的术法太过消耗术法,将隐藏在何府里面的厉鬼削减了大半之后,吴勉便收了术法,看了一眼身边倒塌的偏厅之后,嘴里轻飘飘说道:“走做鬼了还是不会说话……”
    这句话说完之后,吴勉回身向着来时大门口的方向走去。等到走出去了十几步之后,后面的几个人才磨磨蹭蹭地跟在他的身后走去,百无求看着白发男人的背影。压低了声音对着他身边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你叔叔刚才就是为了女鬼调戏他,才闹的这么大吧?不是我们当晚辈的说。咱家还有正常人吗?你老不正经,他说翻脸就翻脸,孙子们都算计爷爷,就我三叔不喝酒的时候还能正常一点。”
    归不归看到吴勉好像没有听到,这才用和百无求一样低的语调说道:“赶明儿你爹爹我送你一块铜镜子,你把镜子好好磨磨。看看自己什么样子。本来已经是妖了,还整天骂街,不是我当爹的说你,咱们这一大家子,就数你最不正常--任叁,你干什么去?”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小任叁突然蹦蹦跳跳的到了吴勉的身边,拉着这个白发男人的手,说道:“他们俩在背后嚼你的舌头,我们人参都听不下去了。他们说你不正常,翻脸比脱裤子还快……”
    没等小任叁说完,百无求已经瞪起了眼睛。指着小任叁说道“任老三
    !你不要挑事啊,我们什么时候说过他翻脸比脱裤子还快了?老子说的他说翻脸就翻脸,看这不像是个正常人。老子说错了吗?再说了,老子也没就说小爷叔自己。老子连我亲爹不是都说了吗?”身边的归不归一直用手去捂他的嘴,都没有让这个二愣子闭上嘴。
    这个时候,吴勉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这一对父子俩。随后他将目光停在了归不归的身上,下巴向着百无求的方向一扬,说道:“你儿子?”
    “大概吧……”说话的时候,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他猜到了吴勉下一步的动作,当下用手抓住了自己便宜儿子的肩膀。对着吴勉说道:“当初不是想瞎了心吗?想着养儿防老来着,不过现在看,养儿防不防老不好说。要不是老人家我的底子好,差不多为了他要早死两年。子债父还的道理我老人家明白,别客气,我们爷俩都跑不掉……”
    最后一个子出唇的时候,吴勉对着他们爷俩搓了搓手指头。和刚才一摸一样,一道手指头电弧从这个白发男人的手指缝里面被搓了出来。这道电弧出现之后便对着归不归、百无求的方向窜了过来。到了这一对父子俩近前的时候,电弧已经涨到了丈余。“轰!”的一声,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这父子俩的身上。
    百无求当场被打的飞了出去。而归不归还是好端端的站在原地,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吴勉看了一眼老家伙,慢悠悠的说道:“你竟然会为了它引过来大半的雷电。到底是亲生的……”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它是老人家我的儿子,它娘不在身边。那不就得我老人家这个当爹的操心吗?等你有了孩子之后就明白了。”
    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没有继续理会他,转身继续向前走去。这个时候。身上还在散发着青烟的百无求从地上爬了起来。缓过来之后,二愣子冲着抓着吴勉衣角跟着走的小任叁喊道:“任老三!大家都是亲戚,亲戚不就是为了相互说两句吗?这你还告状!”
    小任叁回过头来。冲着百无求做了一个鬼脸之后,奶声奶气的说道:“你小爷叔为了就人参也豁出去了,那我们人参当然就要向着他了。以后你们该在背后说你小爷叔就说。正好我们人参不知道怎么报答他……”
    “老子爷俩也豁出去了啊!”
    “没看见……”
    由于有了吴勉刚才的举动,几个人继续再往前走便是出奇的顺利。为了不走错路,吴勉还用腾空之术飞到了天上查看了一番。确定了正堂的所在之后。几个人便向着那里走去。
    走进了正堂之后,站在大门口一眼便看到坐在地上百里熙。这位炼器第一人的脚下躺着数不清的蛇尸,这些蛇只有一巴掌大小。别看小但是这这些蛇的身子却是五彩斑斓的。大部分的蛇都是火红色,其中也有三分之一的蛇是黄、绿、黑等其他颜色。
    虽然百里熙的脚下都是蛇尸,不过还有数不清的蛇沿着同伴的尸体继续向上爬去。但是这些五彩斑斓的蛇只要一接触到炼器第一人的皮肤身体便马上僵直起来,随后掉在满地的蛇尸上面死掉。正堂的整个地面都是这种五彩斑斓的蛇,看到了满地的蛇之后,吴勉皱了皱眉头。在大门口停住了脚步没有直接进去。小任叁天生怕蛇,见到这么多的小蛇缠绕扭动在一起,小脸当时就被吓得煞白。
    “彩线蛇,毒是毒也是值钱的东西。老混蛋,你这是要发了啊。”看到了这些蛇的样子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看着已经睁眼在看着他们四个人的百里熙说道:“老混蛋,一条彩线蛇就是一两黄金啊。你脚下的蛇尸差不多也有个三十来斤了吧?把这些蛇尸卖了,你就有钱去孝敬席应真那个爸爸了。”
    “这些彩线蛇都是你的”这个时候。看到这些人感到的百里熙松了口气,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只要老家伙你替我在这里坐两天,除了这些彩线蛇之外,还有火烤冰冻和灵箭穿心你也来尝尝吧。”
    “火烤冰冻和灵箭穿心……”归不归重复了一边的时候,眼睛在整个正堂里面看去。炼器第一人看到之后,冷笑了一声,说道:“不用看了,这个阵法只是针对第一个进来的人有效,你们也不用管我,应真先生就在后面,你们把他请出来,应真先生自然有解救我的办法。”
    “应真爸爸就在里面啊……”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伸长了脖子向着百里熙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就在他好像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归不归身后突然有个人影大踏步的走了进去,正是老家伙的便宜儿子--百无求。
    “有什么!不就是几条蛇吗?还没有老子的巴掌大……啊,啊……”说乎的时候,二愣子的小腿已经被十几条彩线蛇咬到。本来这种蛇叔剧毒的,一般人被咬一口必定毙命无疑。不过被咬之后的百无求却没有任何中毒的反应,只是被咬疼之后,身子猛的窜起来吸附在墙壁之上,随后一边将咬在他小腿上不撒嘴的彩线蛇甩开,一边好像壁虎一样向这百里熙手指的位置快速的爬了过去。
    看着百无求消失的背影,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下,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被彩线蛇咬了这么多下,还能这么折腾。老人家我这儿子还真是好身板,不过这话说回来了,席应真那个爸爸真的会在里面吗?”归不归话音落地的时候,有意无意的看了吴勉一眼,这个时候,才发现白发男人也正在看他。
    这个时候,里面传来了百无求的破锣一样的声音:“哪呢?谁说这里有人的?你自己进来看看!诓老子进来被蛇咬吗?”话音落下的时候,百无求已经重新爬了出来,他爬到百里熙的头顶上,两只脚粘在房顶,身子旋下来,直接将这位炼器第一人抓了起来:“你跟老子进去看看!”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