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章 疆界

    疆域冷冷的看着身前的吴勉,顿了一下之后,带着些许蔑视的语气说道:“我不记得和你有什么要说的,这里有资格和我说话只有一个人。可惜……不是你。”
    “小爷叔,老子这个干哥们儿说话的口气可是有点像你。”没等吴勉说话,他身后的百无求突然开口说道:“要不咱们化干戈为玉帛吧,你们俩摆个把子。这样咱们也算是联盟的把兄弟,以后老子也不用叫你小爷叔那么麻烦了,怎么老子也比你大几岁吧?直接叫三弟……”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已经被跳到它身上的归不归一把捂住了嘴巴。老家伙冲着吴勉和疆域两个‘人’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们聊你们的,不用和老人家我这个傻儿子一般见识。”
    看着挣脱不得继而一脸无奈的百无求。疆域叹了口气,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你是怎么做到的?当年还是请妖王作保,百无求才答应和我结拜为兄弟的。你是怎么把它骗过去作儿子的?”
    “还麻烦你们家妖王了?老人家我这个傻儿子有怎么大的能耐吗?”归不归咯咯一笑之后。没有回答疆域的话,他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你爹爹我放手,不过丑话说在前面,松了手之后你不许骂街,我爹可是你爷爷,我娘可是你奶奶。骂我老人家就是骂你自己……”
    “老子我就不喜欢和自己家亲戚一起做事情。嘴里不畅快!”归不归一肚子骂街的话没有地方发泄,当下气哼哼的将黑猫从自己的衣服里面掏了出来,最后着一人一猫躲到了以后,这个二愣子索性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
    看着百无求抱着黑猫躲到后面,疆域又是微微的叹了口气。就在这个时候,他面前的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耽误的事情够久了,你和莫离出来就是为了拖住我们的吧?你们的目标不是我们几个人,也不是那位炼器第一人。席应真……”
    说到这个人名的时候,疆域脸上轻蔑的表情才算收敛了起来。当下它冷冰冰的看着吴勉,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看来我还真是小看你了。继续说,让我看看你还猜到什么了?”
    这个时候,轻蔑的表情转移到了吴勉的脸上。他冷冷一笑。对着疆域说道:“让我说就说,你以为我是谁?你爸爸妖王?”
    “你说他们的目标是应真先生?”没等疆域发作,从准备地上爬起来的百里熙已经抢先说到。其实他被吴勉扔进来的时候已经晕倒,刚刚醒过来耳朵里面便听到吴勉提到了他以前的师尊席应真。当下还没有爬起来已经忍不住的开口继续说道:“我亲眼看见应真先生就在这里,再说了,有人在我面前以死明志。用命传出来的消息也会有假吗?”
    “这年头死人活人都不可信。”这个时候,归不归走过去将一脸茫然的百里熙扶了起来,随后对着他继续说道:“老混蛋,你用屁股想想。你们家应真那个爸爸是什么人?能把他困住的地方。还会有活人跑出去给你报信吗?你找个穷人去问问,答应给他下一世的富贵,让他马上死在你面前,你看他死不死?”
    百里熙这一辈子的心智大半都用在了炼器上面,一时半会有点难以接受归不归的话。看着他发愣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他们的目标本来就是你们家应真爸爸,不过是用你来把他引来。这些人没有本事直接去找应真爸爸,就先用假的席应真把你勾引过来,然后在用你把真的应真爸爸钓出来。老人家我现在说了这么久,你也应该明白了吧?”
    “明白了……”百里熙深深的洗了口气之后,这才转头冲着归不归苦笑了一声。随后看了身前的吴勉一眼,对着老家伙说道:“我让沙弥去请你们来帮忙的时候,你们俩就已经看出来了吧?那么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说到这里的时候,百里熙突然反应过了什么。他指着对面墙角下的疆域,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你们还等什么?直接了结它然后我们从这里冲出去。没有了我这个诱饵,应真先生就不会过来。了结这个妖物……”
    “不是他们不想了结疆域,是不能动手。因为外面还有一个我……”这个时候,正厅外面又想起来刚才那人说话的声音。这人怪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疆域是妖王座下的三太子,论起来妖法只是稍逊归不归。就算你们一起去攻疆域,暴怒之下的它也可以在死前拉一个人垫背,算着你们的术法高低,倒霉的应该是那个叫做吴勉的白头发。就算你们都是长生不老之人也难逃一劫,不相信的话可以试试看。”
    “疆域你是三太子是吧?”归不归没有理会那个人的话,嘿嘿一笑之后,冲着脸色越发难看的疆域继续说道:“要是老人家我没有算错的话,三太子上面还应该有个大太子和二太子吧?门外面那个等着看你死的,是大太子还是二太子呢?”
    疆域没有回答,而是外面那个声音直接说道:“归不归你说的没错,妖王座下二太子疆界就是我了。不要着急,你们早晚都会从里面出来,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见面了。白头发的吴勉,刚才在外面的时候让你从我的手下逃了。不过这次你不是死在里面的疆域手里,就是出来死在我的手里,你自己选择吧。”
    之前吴勉用龙鳞隐住身形,在外面找到了已经被疆界虐打的百里熙。眼看着这个人就要将炼器第一人抓走的时候,他利用龙鳞救下了百里熙,却和这为二太子结下了仇怨。
    不过吴勉永远都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他轻轻的哼了一声之后,对着外面的疆界说道:“为什么你不说我会在里面死在你的手里?疆界。在外面的凉风把你的脑子吹坏了吧?我就在这里,想要我的命就进来。进不来就别废话……”
    “说的好!哈哈哈哈……”外面的疆界怒极反笑,笑声突然停下之后,他突然对着正厅里面的弟弟说道:“疆域,你去要了这个白头发的性命!把他的脑袋扔出来,我要用他的骷髅作酒器!”
    不过疆界说完之后。正厅里面的疆域却没有任何动作。刚才二太子说的没错,如果归不归和吴勉突然向它发难的话,疆域一定会死在归不归的手里。但是它也极有可能在临死之前用尽全身的药理将吴勉拖下来的垫背。不过他自己冲过去那就又是两回事了。只要归不归挡住他,吴勉再用那件古怪的法器隐住身形,加上这个已经苏醒过来的百里熙身上还有好像取之不尽的强大法器,可能它都没有接触到吴勉的身体,自己已经死在归不归或者百里熙法器之下了。
    权衡利弊,疆域说什么都不可以先动手。不过外面的疆界完全不理会这些。冷笑了一声之后,它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疆域,你想忤逆兄长吗?如果你再不动手的话,独心阵打开之后,我会第一个要了你的性命。”
    这个时候,百无求再次凑了过来,对着外面的疆界说道:“等一下,你不是疆域的哥哥吗?说杀就杀的你们爸爸知道吗?疆域,你也别怕,大不了一会我们帮着你,把你哥哥干挺了。”
    百无求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笑嘻嘻的看了自己的便宜儿子一眼,说道:“傻儿子,你现在是越来越像你爹爹我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