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 归不归的嘴

    一句话说完之后,归不归的身子突然一闪,还没等这些人反应过来。老家伙的身体已经从原地消失,随后就见他出现在了正厅的大门口。就在归不归离开正厅的同时,本来已经消失的雷电又闪现了出来。
    满屋子的雷电大半都劈向疆域和百无求这一对干哥们,不过三太子身上的鳞片几乎可以避开这些雷电,只有百无求一个人被电的“哎呦……哎呦……”之叫。
    不过这个时候正厅里面的人也没有心思去理会不停惨叫打的百无求,吴勉和百里熙两个人任由雷电打在自己的身上,他们二人转身向着正厅外面的归不归看过去。百里熙离开之后,归不归就是独心阵的针对之人,本来以为这个老家伙能改变阵法已经不可思议。想不到真正不可思议的事情还在后面,这个老家伙在独心阵中真的好像和在自己家中一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不过这样一来,独心阵的针对之人又会是谁?
    本来归不归离开之后,是疆域动手最好的机会。不过这位三太子犹豫了半晌还是没敢轻举妄动,当下它也是抻着脖子看向门外,等外面的局势明朗之后再做打算。
    片刻之后,归不归的身影已经再次消失。不过老家伙虽然消失不见,不过门外却连续不断的响起来一阵一阵什么东西炸裂的声音。伴随着这阵声音,正厅外面时不时便有火光冒出来。不过动静闹的不小,但就是看不到外面出了什么事情,就连归不归的影子都看不到。
    这个场面持续了半晌,随后爆裂声和火光突然消失。还没等正厅里面的人明白过来,就见眼前人影一闪,归不归又重新的出现在了几个人的面前。再次出现之后老家伙身上的衣服出现了一个被火烧出来的窟窿,他的左眼眼眶一片乌紫,看着应该是那个叫做疆界的二太子一拳闷在了眼眶上。
    归不归回来之后的一瞬间,屋子里面的雷电瞬间消失。直到这个时候,吴勉才明白过来,老家伙控制这独心阵真的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了。雷电消失之后,百无求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边揉搓着被电击之后发麻的身体。一边嘴里开始嘟嘟囔囔的说道:“老子招谁惹谁了?凭什么一大半的雷都劈老子,那几个小白脸就——老家伙你的脸怎么了?被谁揍的?跟你儿子我说!我去给你打回来……”
    “你爹爹我都被人打了,你去就直接死那里了。”归不归丝毫不避讳自己受的伤疼,呲牙咧嘴的笑了一下之后,回过头去看着正在冷眼盯着他看的疆域说道:“二太子请老人家我告诉你,他不小心摔了一跤,身上的骨头断了一般。这几天照顾不了你,让你好好保重。”
    “之前你是故意让我……”疆域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沉默了片刻之后,看着笑眯眯的归不归继续说道:“疆界都不是你的对手,那么说之前你就是故意放我一码的。之前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明明有机会了结我的,为什么不动手?”
    “老人家我的仇家都多了,自己都看着烦。”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再说了你是妖王座下的三太子,没事把你弄死,你爸爸那个老怪物从妖山冲下来,老人家我看着也头疼。再说了,我老人家跟你一个小娃娃较的什么劲?”
    “你不和它较劲,那么我受累问一句。老家伙你要怎么处置你这个大侄子?”这个时候,已经开始不耐烦的吴勉开口继续说道:“不是看着你们家儿子的份上,打算放了它这位干哥哥吧?”
    归不归嘿嘿一笑,看着吴勉说道:“今天老人家我已经打了人家的哥哥了,再把它揍一顿的话那就太不给它们爸爸妖王的面子了。当初老人家我可是和妖王有过一面之缘的,怎么说这都算是个晚辈。能饶还是饶了吧……”
    听到归不归的话之后,吴勉哼了一声不再言语。反倒是疆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迟疑了片刻之后,有些怯意的看着正在冲着它微笑的归不归一眼,说道:“你是真的打算放我出去,还是等着我出去的时候露出空门你们在动手?”
    “还以为你们妖物的心能干净点,想不到和老人家我一个德行,”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哥哥二太子身上的骨头断了一半,真的要动你应该不会比疆界更加难缠吧?回去之后给你爸爸妖王带好,就说当年陪着徐福一起上妖山的归不归给它问好。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们就要去妖山看看它老人家……”
    说到上妖山的时候,归不归脸上的表情变的有些纠结。他有意无意的扫了面前那个白发男人一眼,见到他没有什么异样,这才继续说道:“几百年不见,老人家我还怪想它的。”
    “你的话我一定带到。”一句话说完之后,疆域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向着大门口的方向挪了过去。好不容易走到了门前之后,这位三太子的脸上露出来一丝喜色。就在它要迈腿出门的时候,突然又被之前那道透明的‘门’拦住,就在它愣神的功夫,突然听到身后归不归懒洋洋的声音:“说走就走啊?三太子,老人家我可没说你什么东西都不留下就可以出去了。我们几个人千里迢迢的赶过去,可不是为了和你见一面就走的。”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疆域苦笑了一声,回过身来对老家伙说道:“想要什么,我身上一半的骨头?”
    “你哥哥替你给了,老人家我又不养狗,要那么多的骨头干嘛?”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对着想不明白的二太子说道:“说说这里是怎么回事,老人家我想打听一下,你们是散仙本来就不是轻易和人合作的。之前百疆已经被问天楼出卖过一次了。为什么你们还要和问天楼打涟涟?还有点不起眼的小事,席应真又怎么得罪你们了。闹的这么大都要把他印出来,你们究竟想要做什么?”
    “对!你们用我来作饵引诱应真先生过来,究竟想要干什么!”听到归不归听到了自己之前的师尊,百里熙的眼睛也跟着瞪了起来。
    “你猜我回答了这几个不起眼的小问题,就算回到了妖山,妖王还会让我继续活下去吗?”疆域苦笑了一声之后,站在门前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你还不如在这里将我了结,起码我还在妖山留下一个忠烈的名声。”
    “老人家我平时最喜欢和忠烈的人聊天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冲着疆域继续说道:“既然二太子殿下你不适合说,那么老人家我来替你说,你看看说的对不对……”
    看到疆域的脸上露出来诧异的表情,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问天楼应该是许诺了只要帮他们夺了天下,就给你们一块疆土划疆而知。让你们散仙在这里建造一个都是你们自己人的国度,是吧?不过之前问天楼几次都失败在方士一门的手中,不过有了你们妖山群散仙的助拳,方士一门什么的也都不算是问题,只有一个人不管是问天楼的楼主,还是你爸爸妖王都很头疼。如果席应真那个爸爸突然杀出来,你们都不知道怎么对付他,是吧?”
    随着归不归的话说出来,站在门口的疆域脸色已经变的匪夷所思起来。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