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该来的

    疆界冲着吴勉喊话的时候,何府另外一边的角落里,两位身穿一样服饰的人站在一棵大树之下。两个人的面容被树荫挡住,看不到他们二人的相貌。两个人面对着几百丈外吴勉和几位太子对峙的位置,其中一人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身边的同伴说道:“胜算?现在还有胜算吗?”
    同伴同样的冷笑了一声。随后回答道:“只有傻子才会以为现在还有胜算,正主还没有到,已经有了这么多的损耗。现在连归不归都没有出来,那些废物已经撑不住了。不要指望它们能成大事了,让我们的人都离开吧。和这些妖物联手,本来就不是一个好主意。”
    这人说完之后。停顿了一下,最后两个人竟然异口同声的说道:“太难看了……”
    与此同时,在正厅里面,二愣子百无求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你说你叔叔是怎么发现这个老头儿是假的。老子我虽然以前没有见过他,不过这老头儿既然敢过来,应该是准备好的,你说说,它什么地方露出来破绽让你叔叔一眼就看穿的?”
    这几句话百里熙早就想问,不过看着场面激烈也没好意思开口。现在听到这个二愣子主动替他开口去问,当下这位炼器第一人竖起了耳朵,等着归不归将这个假席应真的破绽说出来。
    老家伙看了一眼装模作样凑过来的百里熙,嘿嘿一笑之后,说道:“傻儿子,那位大太子说的也没错。如果他之前不动的话,如果他出现的时候不说话不动手,就连我老人家真的也会把它当成是席应真那个爸爸。老混蛋,怎么说他也是你以前的师尊。说一句实在的,你看出来它那里露出的破绽吗?”
    谁看出来了?要不是你的法阵拦着,刚才这个假货出现的时候。我已经跑过去了……这样的话百里熙只能烂在肚子里。当下这位炼器第一人哼了一声之后,说道:“那是我们师徒之间的事情。怎么可以和外人来说?不过如果老家伙你说说你们是怎么发现的,我倒是不介意交换一下……”
    归不归哈哈一笑,这时候他倒是一反常态的没有藏私。笑嘻嘻的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你那个爷爷以前的行事不管是谁都是一个嘴巴,除了当年和徐福那次之外,其他的人就算是大方师广仁也挨不起他这一巴掌。刚才看着这些妖物都没有还手之力。不过他偏偏换了行市,一个嘴巴都没有打出去,本来老人家我还想让它试试疆域、疆界哥俩的。要不是小任叁突然冒出来,弄不好这个时候那兄弟俩要死一个。”
    这个时候,百里熙终于忍不住说道:“它们不都是亲兄弟吗?为了把我们调出去用亲兄弟的命?”
    “是亲兄弟不假,不过它们也是妖王座下的几位太子。现在妖王年事已高,它死之后就是这位疆度即位。不过如果疆度在即位之前就死了的话。妖王的位置就归了它弟弟疆界了。你以为疆度天生就是大太子吗?它也是从上面的哥哥身上夺来的,他现在是太大太子了,自然就要防着下面的弟弟们,与其时时刻刻都要防着,还不如找个机会去掉一个两个的。你以为谋夺王位这事只有在咱们这里才有吗?老混蛋,它们妖物早就跟着我们学坏了。”
    归不归说到这里之后,眼睛落在了被疆界扛在肩头,小脸吓得煞白一动不敢动的小任叁上面。再次嘿嘿一笑,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次之后,这个小家伙也应该长点记性了。看来真的要教他点什么了,弄不好以后老人家我还要靠着他……”
    归不归正在自言自语感概的时候,吴勉、二、三太子这边又有了新的动作。疆界虽然说的凌厉。不过疆度被这个白发年轻人一巴掌扇晕它是亲眼看到的。就算心里明白这样的法器世间少有,这个白发男人绝对不会有第二个,它的心里还是在暗暗打鼓。而且这个时候。吴勉的手上做了一个动作,就见他将夹在手指缝隙里面的红色珍珠取了下来。随后又从怀里面摸出来一个更大的红色珍珠夹在了手指当中。随后,一脸挑衅的看了两位太子一眼。随后他竟然向着疆界、疆域哥俩的位置走了过去。
    看见新储天珠的时候,两位太子的眼睛就已经直了。等到吴勉向着它们走过来的时候,疆域才第一个反应过来。它也不说话只是无声无息的向后退去。等到疆界反应过来的时候,它那位三弟已经退出去了七八丈远。
    狠狠的瞪了疆域一眼之后,二太子也跟着向后退去。没有用术法离开是因为它们俩已经看出来吴勉的身上不可能再有第三颗红色珍珠,只要趁其不备打落了这颗珍珠,它们俩任谁都能转眼收拾了这个白发男人。然后两个人联手用这个小人参娃娃去要挟归不归……
    还有个人参娃娃!这个时候疆界才想起来自己的肩头上还扛着一个人参精灵。当下将他抱在胸前,伸手安在小家伙的脑袋上。对着吴勉说道:“别走了,站住吧。要不然的话你这小东西会死在你之前。”
    看到了疆界将手安在小任叁的脑袋上之后,吴勉深深的吸了口气,随着这才停住了脚步。冲着妖王座下二太子说道:“绑票的手艺也是你爸爸妖王教的吗?”
    “别废话!”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听到这个白发男独有的腔调。这位二太子的心里就别扭。当下它对着吴勉继续喊道:“把你手里的珍珠丢掉!然后你把衣服都都脱掉,只要有一个布片挂在身上,我就马上把这个小家伙拍碎!”
    听到这个二太子用自己来要挟吴勉,小任叁当场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边哭边说道:“吴勉,你走吧。不用管我们人参……没事。这么多年我都长不大,也是够了。这好有个机会能转世投胎,下辈子兴许还能做个人。记得过几年你来找我们人参啊。千万别给我喝参汤,哇……”
    小任叁哭的疆界心烦意乱,它拍了一下小家伙的脑袋,说道:“闭上嘴,再敢哭一声,我就把你的胳膊掰下来让你自己吃掉!”一句话说出来。小任叁的脸上已经吓的没有了血色,当下用两只小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只敢轻声抽噎。
    好歹也算是听不到小任叁的哭声。这时候的疆界对着吴勉继续说道:“现在把珍珠丢掉,脱光了衣服之后你和归不归离开这里。我们散仙不会难为你们--你笑什么?”
    疆界说话的时候,吴勉的脸上流露出来一丝它难以捉摸的笑容。随后这个白发男人没有理会面前的二太子。对着它身后说道:“你终于来了……”
    听到吴勉对它身后说话,疆界还以为这事诈语。它并没有感觉到身后有人经过,当下这位二太子冷笑了一声,刚刚想要嘲笑吴勉几句的时候。等不到听到身后有一个带着闷气的声音回答了一个字:“嗯……”
    这个字吓的疆界差点跳了起来,马上自己弟弟的位置使了一个眼色。本来指望疆域冲到它的身后,替自己挡一下的。不过这个时候,才看到那位三太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等到疆界回头的时候,看到一个身穿术士服饰的老头背着手,一步一步的向着自己的方向走过来。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