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一波又起

    龙鳞碎裂之后才露出来好像水晶一样的透明碎片,这几天一直保着吴勉立于不败之地的龙鳞这个时候终于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几个人看着地面上的碎片,归不归正想要说几句话安慰一下吴勉的时候,突然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的说道:“孩子刚死,奶来了……”
    归不归的话音刚落,就听见大门的方向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随后几十个人簇拥着两个人,从那里走了进来。
    为首的两个人其中一个二十多岁,一头的红发正是做过几天暂代大方师的火山。另外一个人是个四十来岁的胖子,看来陪着笑脸恭恭敬敬的样子,不是本宅的主人。就是邯郸城中的官员。请来大方师首徒来处理何府中的事情。
    由于吴勉这些人都隐藏住了自己的气息,走过来之后火山才发现了这几个熟人也在这里,而且还有一只黑色大鸟趴在这里。当下。这个做过几天大方师的红头发愣了一下,随后看了一眼身边的中年胖子。
    胖子正是何府的主人,邯郸城镇威将军何远。自从家里出事之后,他便开始不停的寻找高人进府驱鬼。不过来的人大半都死在这里,实在没有办法之下,他才亲自去了方士宗门去请大方师广仁下山。
    不过也是何远来的不巧。天下修士总管、大方师广仁刚刚奉召去了长安城,要为死在匈奴之地的大汉军士招魂祈福。这个工程浩大没有百日不会结束,不过看在何将军带来的供奉上面,火山答应跟他过来看看。虽然大方师没来,不过天下知道方士一门的人几乎都知道火山是大方师的接班人。反正都是大方师,请火山来了也差不了多少。
    看到火山再看再急,何远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当下沉着脸对着面前那几个不像是好人的人说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府中?难不成府中前几日的祸事就是就是你们几个人在装神弄鬼不成?现在大方师火山已经到了,你们还不跪在地上伏法吗?”
    “大方师火山,这个名头好。”听到何将军介绍火山时的名头,归不归哈哈一笑,随后脸上开始泛红的火山。随后继续说道:“几年不见,原来火山你已经继位大方师了。你师尊广仁呢?成了太上大方师,还是说已经轮回了?你别瞪眼。老人家我是说广仁不死,大方师的位子怎么归了你?”
    “何将军,大方师只有一位,这一世的大方师是我的师尊广仁,我只是一个方士而已。不要记错了……”纠正了何远的话之后,火山又回过头看对着面前这人说道:“前几日还和大方师说起过几位,想不到这么快就见面了。不过几位不在邦县的白玉山上清修,什么时候又到这凡世间来了?”
    听到了这些人和火山认识,何将军这才没有再说什么。不过从他的眼神当中还是能看到满脸的不以为然。似乎在说像火山这样尊贵的人物,怎么可能会认识这样的朋友,真是自降身份。
    “看来我们的一举一动大方师都知道啊”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对了,老人家我上个月丢了一根厕筹,上上个月少了六个制钱。火山,你回去帮我问问大方师,厕筹和制钱都丢到哪里去了。
    当下,火山的脸色微微有些泛红。不过暂代了几天的大方师之后。火山的脾气比以前好了不少。当下也不理会归不归话里面的刺,转头看着倒在地上的笄离,笄离是圣兽转为的妖兽。世间少而又少,就算是火山这样的人物之前也没有亲眼看见过。加上还有几种妖兽和笄离极为相像,一时之间,这个红头发的男人并没有认出来这黑色的大鸟是什么。
    ”归先生。这只妖兽是你们打落的吗?“火山实在叫不出来这只黑色大鸟的出处,当下只好以妖兽相称。
    不过对面的几个人似乎都不想给他面子,说出来妖兽的名字。归不归笑了一下。刚刚想要说话的时候。冷不防不爱说话的吴勉先一步对着火山说道:”最近有问天楼主的消息吗?黄龙涧的事情你们不会打算就这么结束了吧?“
    听到吴勉说到问天楼主,火山皱了皱眉头,随后对着面前的白发男人说道:”吴勉先生听到有问天楼主的消息了吗?他们在哪里?“
    听到火山反问他,吴勉微微的皱了皱眉头,随后将头扭到了一边。不在搭理这个曾经做过几天大方师的红发男人,火山和他带来的方士早就熟悉了吴勉的做派。也没有人和他计较。不过这座宅子的主人何远将军不干了……
    ”既有此理!你们几个人何等养人,竟然敢如何羞辱火山大……方士。既然你们如此无礼,那么就别怪……“何将军的话刚刚说到一半,突然看到四个人当中那个大个子怀里,转出来一只漆黑漆黑的猫头。冲着何将军和火山的方向一呲牙,随后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孽……“
    这几天这只黑猫一直待在二愣子的怀里。不知道是不是待得久了,百无求和这只黑猫竟然心意相通起来。刚才看着何远出来呵斥他们,二愣子就是一肚子的气。不过被归不归拉着一直没有发作而已,想不到最后还是这只黑猫替他出了气。
    这一嗓子叫出来之后,何远以及他带来的家丁仆人同时抽搐着倒在了地上。就算是火山没有防备之下也是向后退了半步,他带来的众方士脸上变白。十几双眼睛都在直勾勾的盯着百无求怀里的这只黑猫。
    看到黑猫没有再叫第二声的可能之后,火山亲自给何远将军诊了脉。确定没有什么大碍之后,火山在何将军的人中下了一点凉意的术法,看着何远清醒过来之后,这才吩咐手下的众方士:”他们是被惊固了魂魄,不要清醒唤醒魂魄。给点凉气让他们自己醒过来。“
    说完之后,火山也不理会手下的众方士如何去解救这些人。站起来对着百无求说道:”你怀里的是什么妖物,能惊摄魂魄的真是不多见。这样的妖物还是由方士一门看管为好,交给我们方士吧……“
    火山说话的时候,他身后的弟子很是‘有眼色’的向着百无求的位置走去。走到二愣子身边的时候,伸手就要去抱它怀里的黑猫。就在这个时候。百无求突然开口说道:”老子是妖物都不干打家劫舍的事情,你抢劫竟然敢抢到老子的头上。妖怪的东西都有人抢,还有王法吗?“
    最后一句话刚刚说完,站在一边笑嘻嘻的归不归突然开口说道:”傻儿子,意思意思就得了,别出人命……“
    ”毛病……“百无求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亲生父亲’之后。突然抬起来一脚将走到他身前的方士踹的飞了起来。这是归不归最后替他求了情,这样,百无求最后才算是收了大半的力道。就这样。还是将他踢到了火山的脚下,落地之后的方士当场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不给就不给,为什么要把他打伤。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见到自己的弟子给人搀扶下去诊治之后,火山的头发又红了几分。这句话说完呢,他带来的众方士扇子面一样的散开,将各自的法器都抓在手里,等着火山一声令下之后,要冲过去和面前这四个人拼命。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