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三章 空城

    火山还是不死心,他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归不归虽然老奸巨猾,不过他刚才的话还是有几道理的。弟子还是去请广义、广悌两位师叔……”
    “如果到了需要外人来帮手的时候,那么我也就不是大方师了。”广仁淡淡的笑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天空中好像白玉盘一样的月亮之后。对着火山说道:“还有六个时辰,如果能侥幸熬到天亮的话,差不多和问天楼有个了断了……”
    当下,还活着的方士将同伴的遗骸处理好之后,吴勉、归不归几个人也没了踪影。坐在马车上的大方师冲着两个人小时的位置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火山说道:“走吧。但愿天亮的早一点……”
    广仁说完之后,火山已经命令车队继续前行。走过了这一段盘山山路之后,前面是一个叫做青山县的县城。青山县的县令叫做方莱,方县令是方士一门在籍的信徒,有他照应广仁熬过六个时辰应该没有问题。
    当初为了掩人耳目,火山这次出来并没有带着方士门中术法高强的同门。唯一一个还能帮点忙的司马元,还自己丢了性命。当下保着车队前行基本上就靠着火山一个人了,还不容易从山中走了出来。又走了两三里的官路之后,远远的便看到青山县的城门。
    这一路上几乎没有人说话,虽有人的心都提在嗓子眼里。现在看到了县城之后所有人都送了口气,广仁许诺只要在县城里面熬到天亮之后,车队在县城休正一天。等回到宗门之后,在场所有的人都跟在大方师的身边学法一年。在场的方士虽然大半都是广仁的弟子,不过能被大方师手把手的指点术法,还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
    现在看到了城门之后,这些小方士有的已经在心里做起来自己跟着大方师学到了精妙的术法。然后在这一年的过程当中,大方师慧眼独具看中了自己。恰巧火山师兄外出公干的时候死在了外面,最后自己捡了天大的便宜,成了继广仁之后的下一位大方师的美梦。
    就在几个小方士做白日梦的时候,坐在马车里面的广仁突然皱起来眉头。随后他的首徒做了一个和大方师一摸一样的皱眉动作,随后。火山突然说道:“车队停下,关鹏,你先到城中打探。如果县城中有什么异事。使用控火术发出黄色的火球让我们知晓。城中无事也不用出来,发出红色的火球为信即可,明白了吗?”
    火山话音落下之后,从后面看守笄的车队里面跑过来一个三十来岁的胖方士。答应了一声,又对着火山和广仁施礼之后,这个人回身向着城门的方向走了过来。运用了术法之后,这个叫做关鹏的小方士瞬间在原地消失,算着已经到了县城之中。
    随后,广仁、火山就带这剩下的方士在原地等着。不过过了半晌也没有见到了广鹏从城中出来。也没有看到他在城中发出信号。最后,火山等的焦急,便要派出第二个方士进去查看。
    就在火山的目光在自己身后十几个方士身上转悠的时候,坐在车里的广仁突然说道:“不用了,第一个人不出来,你把他们都派进去都没有……”广仁的话没有说完。突然看到县城里面发出来一个红色的火球。
    看到了这个红色的火球之后,除了广仁和火山之外,其余的方士都送了口气,大方师和火山两个人还是显得有些小心翼翼。这师徒俩对了一下眼神之后,火山将车队分成了两部分,分出来几个方士留在这里看守笄离,这只大鸟太大,无法从城门进去。只能暂时放在城外,分出来几个方士看守笄离。其余的方士跟着大方师和火山进城。
    本来有了广鹏的信号,城内必定平安无事。不过众人到了城下之后,才发现两扇城门已经打开。城墙上面只看到了火把,却看不到有军士在城门上巡逻。而且城门里面也是黑漆漆的一片。完全看不到里面有看守城门的兵丁。
    看到这里之后,火山的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他回头看了一眼这些同门,随后对着广仁说道:“大方师,弟子进去看看。我和这里的县令方莱有过一面之缘,我让他出来迎接大方师。”
    “等你出来有两个可能,第一我们没了。第二,我们还在,命没了。”看了自己脸色有些涨红的火山一眼之后,广仁淡淡的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既然都到了城下了,没有不进去一观的道理。进去吧,运气好的话那些守门的军士只是开了小差。运气不好的话,我们师徒死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广仁这句话说完,众方士本来已经放下的心瞬间又提了起来。当下。有几个人请求进去看一眼,确保里面没有出什么大事之后再回来禀告。不过广仁还要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之后,这位大方师继续说道:“搭进去一个关鹏已经够了,不需要把你们也搭进去。走吧,就算里面是刀山火海我也要进去看看。”
    听到了自己师尊的话之后,火山向前一步走到了广仁的身前,点头施礼之后,对着自己的师尊说道:“弟子带路……”四个字说完之后,他少有不等大方师的回复,自己已经转身向着城门里面走了进去。
    看着自己弟子的背影,广仁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也迈腿跟着一起走进了城门里面。他后面的弟子反应过来之后,快速涌到广仁的身边,十几个人将他围在了里面。
    进了城门之后,走在青山县的大街上。才发现整个青山县都是一片黑漆漆的,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城外的月光看过去皎洁无比,现在看到月光照在青山县的大街上,竟然变成了一片惨白。
    走进了县城之后,很快便看到了几座低矮的民房。火山回头一个眼色,已经有方士用书法穿墙而过进了那几户人家。不过很快这个人便打开房门出来,对着火山说道:“里面没人,不过灶上是刚刚封的火。灶台还是烫的。”
    “没人……”火山迟疑了一下之后,亲自到了几间民房里面看了一眼,片刻之后,他皱着眉头从里面出来,对着自己的师尊摇了摇头。随后对着其他的众方士说道:“你们护住师尊,一会不管有什么事情自然由我来挡。你们护住师尊出城,只要天亮师尊自然会给我们做主。明白了吗?”
    火山的几句话里面多少有了点悲壮的意思,这些方士脸色迟疑了一下之后,还是答应了自己师兄(师尊)。随后这个红头发的男人继续在前面开路,一路上继续遇到的几十间民房里面都是空无一人。
    继续向前走了一阵子之后,前方的民宅也多了起来。相比较城门口的民宅,这里显得气派的多。当下火山同时派出三名方士进了这些民宅,希望能在里面找到一个活人,打听这青山县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火山的人几户将这一片的民宅都找了一遍,不过就是找不到一个活人。就在这些方士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尽头一间好像是酒肆的房子大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推开。随后就见一个满身鲜血的人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是广鹏师兄!”有眼尖的已经看出这人是谁。
    “关鹏……”看到了这个人的相貌之后,火山突然大喊了一声,随后说道:“你不要再走了,留在原地!”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