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旧怨

    对面的关鹏好像没有听到一样,继续摇摇晃晃的向着众方士这边走过来。他一边走一边低沉着声音继续喊道:“救救我……救救我……我还没死……救救我……”
    等到关鹏从走近了一点之后,众人才看到他的双眼已经被刺瞎。两只耳朵也不停有鲜血流出来,看样子也是被刺聋了。除了耳、目之外,关鹏的两只手已经被齐腕砍掉,他的肚子被大开膛,里面的内脏挂在肚子外面。每走一步里面便滴滴答答的有鲜血流下来。
    此刻之前,世间的酷刑无非也就是凌迟、入瓮之类的。现在关鹏受到这样的罪也是闻所未闻,当下就见这个人一边嘴里嘀嘀咕咕的说着救我之类的话。一边继续向着这里走过来。一般人很难想象到已经是这幅样子了,怎么可能还活了下来。
    “关鹏的肉身已经死了,有人将他的魂魄封在了尸体里。然后他把诱导过来。”火山马上便看明白了关鹏身上的问题,在广仁耳边说了几句之后,对着身后的方士说道:“关鹏已经是死人救不回来了。你们谁去送他最后一程……”
    话音落下的时候,从人群里面走出来一个高高瘦瘦的方士。这人名叫苏荷,方士门中他和关鹏二人是少有的既是师兄弟又是结拜弟兄。像这样的事情也只有苏荷来做了,当下他从身边的方士手中借了一件长刀法器。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一步一步的迎着对面的关鹏走了过去。
    “兄弟,哥哥我来送你最后一程。本来以为我们能一起成仙得道的。想不到只是虚活了几十年,终究还是逃不过一死。兄弟你先走一步吧,说不定过不了多久……”说到这里的时候,苏荷已经到了关鹏的身边,举起来手里的长刀对着自己的结拜兄弟劈了下去。
    就在苏荷手中刀劈下去的一瞬间,本来还在喃喃自语的关鹏突然大吼了一声。随后举起来自己已经没有手掌的胳膊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结拜兄弟,这个时候,火山已经看出来关鹏的意图,当下对着他大声喊道:“甩开他!回来……”
    他的话音未落,就见一双眼睛已经是两个血窟窿的关鹏脸上突然露出来一丝古怪的微笑。最后说了两个字:“晚了……”这两个字出口之后,关鹏的身体突然爆炸“嘭!”的一声,将自己炸成了一团血雾不算。还将苏荷也包裹在了里面。
    片刻之后,等到血雾散尽之后,现场已经看不到关鹏的身体。就连苏荷的身子也被炸成了几块散落了一地。就在现场的众方士惊愕得目瞪口呆之时,空气中突然想起来一阵古怪的笑声,片刻之后,笑声突然戛然而止。随后一个活鬼一样的声音说道:“可惜了,本来这个人蔚能把你们炸死一半的。现在只死了一个真是太便宜你们了,不过别急,既然你们都进来了,那么一个都别想出去了,我们慢慢来。到天亮还早着呢,你们不急,我也不急……”
    开始大方师和火山还以为这一切的幕后主使人是那两位问天楼主,不过这个活鬼一样的声音和两个楼主明显不一样。当下火山对着空气中的活鬼说道:“我们方士一门和阁下有什么过节,你一定要把我们赶尽杀绝?”
    火山说完之后,空气中的声音突然再次响了起来:“去问问你的师尊广仁。问问他还没当上大方师的时候都做过什么!今天我杀你们,起因都在他的身上。有什么不明白的,到了下面去问他!”
    这个人说话的声音刚落,广仁突然想到了什么。当下对着空气中的声音说道:“是火烈岛的安大先生?当初火烈岛沉入海底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已经葬身鱼腹了,想不到现在能在这个时候再见面。”
    广仁说到这里的时候,空气中的声音冷笑了一声,正想要再说什么的时候,没想到广仁只是换气,这口气喘匀之后继续说道:“当初也是安大先生你劫杀孕妇,偷挖人家的腹中婴儿在前。广仁这才前去火烈岛清算这笔账,正巧火烈岛遇地震沉入海中,安大先生你不在岛才躲过了一场劫难。”
    “呸!广仁。为什么你不说我的火烈岛是怎么沉入海底的?岛上九十七口性命都葬送你手为什么也不说!”活鬼的声音越来越激动,就见众方士身边的空气都跟着颤抖起来。
    “九十七人都命丧广仁之手,不过他们都是该死之人。做过了该死之事。”广仁不愧是徐福亲自选定的接班人,这样的情形,竟然还是能做到不卑不亢。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你岛上九十七个人,人人都在帮你做用活婴炼制法器的营生。那些人每人手上都有人命,还都是刚刚出生的婴儿之命。而且是他们拒不交待你的行踪,我也是无奈之下才结束了他的性命。最后让他们和火烈岛一起沉入了大海。”
    “别说那些没用的!广仁,既然我的人死在你的手上,那么今天你就要给他九十七……”活鬼安大先生的话还没有说完,空气当中便有另外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安大,让你出来请大方师。你磨磨蹭蹭的说起来没完,我们这些人都在等着大方师。他这么多年得罪的人那么多。岂是你一家能了断的?”
    听到了这个女人的声音之后,空气中那位安大先生这才安静了许多。他似乎很湿忌讳这个女人,顿了一下之后。他活鬼一样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广仁,除了我之外,还有不少的朋友也在等着你。有胆子跟着我来吗?我们把你的旧账一起算算。你大方师的好日子今天就到头了!”
    广仁沉默了片刻之后,对着空气中的安大先生说道:“好,我也想见见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了。不过不管其他人的事,让火山和其他的方士离开这里。我和你们过去。”
    空气当中又传来那一阵好像是活鬼一样的声音:“你的人是人,我那火烈岛上的九十七口性命就不是人了吗?别和我谈条件,你们这些人都要跟着我来。广仁,你自己造下来的孽。今天就要你们这些人一起来还。”
    “如果说我们不去呢?”这个时候,火山一声冷笑,随后对着空气中的安大先生说道:“我也想看看。你们凭什么让我们说走就走说停就停的?”话音落时,火山的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柄黑漆漆的长剑。不过随着火山的手腕一抖,剑身上已经照起大火来。
    火山护住了广仁之后面对着身后的众方士说道:“出城!如遇阻拦者格杀!广义、广悌两位师叔就在路上稍后便到。到时候我们再一起杀回来!”火山这几句是自己瞎编的,给这些方士们壮胆之余,还能吓唬吓唬对面那些人。
    不过想不到这句话说完之后,空气中传来了一阵女人的冷笑声。笑声过后,女人对着火山说道:“你说广义和广悌?什么时候他们俩已经炼成分身之法了?一个时辰之前,你们方士宗门的失火。他们俩刚刚忙活着灭了大火,现在怎么可能还有这个本事分身过来?红头发的,别急,用不了多久你们和广义、广悌他们俩会在奈何桥上见面……”
    没等女人说完,火山手中的长剑突然出手,电闪一般的飞到了距离他们十几丈远的一件民宅里。随着一声女人的惨叫,那柄还在着火的长剑又飞回到了火山的手中。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