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失踪三十三人

    随着从窟窿里面跳下来的人越来越多,没有多久整个的地宫里面已经都是跳下来的方士和修士。不过妖王和曹石头就好像是彻底消失了一般,这些人甚至将掉落下来的巨石都清理了出来,都没有找到一点有关妖王和曹石头的线索。
    一直忙活了大半个时辰,最后连火山都跟着下来一起寻找。不过还是连一点线索都没有找出来,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之下。广仁带着几位门派之长连同那位问天楼主姬牢一起带到了下面。
    当初这座地宫姬牢也有份建造,而且之后他也数次到过这里。当下在姬牢的指领下,他们将每一个可以藏人的位置都寻找了一遍,也没有发现妖王的影子。这个功夫,吴勉、归不归和小任叁三个人已经凑了过来。他们三个的分工明显,归不归凑到了广仁众人的近前理论,吴勉带着小任叁站在远处冷眼旁观。
    “大方师,现在咱们谈谈这座宫殿这么个赔法吧。”老家伙拦在了广仁众人的去路,看着所有的人都停下了脚步之后,才继续说道:“你也是知道的,这座宫殿是方士一门首任大方师燕哀候打造出来的,他老人家烟消云散之后,将这一片产业都交给了我们家小任叁。这个你们以前也是认可的,对吧?”
    看到广仁默认了之后,归不归继续说道:“那么好好的一座宫殿,说被你们毁了就被你们毁了。那么咱们是不是该说说怎么赔了呢?一会你们找得着妖王这个还要打成一锅粥,找不到妖王的话你们拍拍屁股走了,让我这个老头子带着一个吃奶的孩子到哪哭去?反正现在这里连只鸟都飞不出去,也不用担心妖王趁着这个机会逃了。来,咱们先说说这座宫殿你们打算怎么一个赔法?”
    这个时候,火山先前一步,替自己的师尊解围说道:“归先生,你也说了这里是首任大方师的宫殿,既然是大方师的宫殿,那就是方士的宗门之财。和你和还有那位任叁都没有一点关系。我们自己的宫殿,建也好毁也好都是我们方士自己的事情。”
    “火山,你师尊这两天没给你吃饭。把你饿晕了开始说胡话了,是吧?”归不归嘿嘿一笑,他本来就是没理也要搅上七八分的人。别说现在道理都在老家伙这边。当下继续说道:“首任大方师是什么时候退下的大方师之位,这座宫殿又是什么时候建造的。宗门里面不会没有记载吧?人家本来就是一国之君,你们怎么不说整个燕国都是你们方士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突然一拍大腿,继续对着面前这些人说道:“前秦时期的秦成公也是信仰方士之道的,老人家我还记得他是加入过方士一门的。当时的大方师还代师首徒认了秦成公这个师弟,还有过方士门中,成公如同方师的法旨。那么怎么算?大秦的基业也是你们方士一门的,现在你们是不是要推翻了逆汉。大方师称帝火山就是太子了。是吧?”
    这个时候,在几名方士看守之下的问天楼主姬牢突然笑了一声,随后他对着归不归说道:“归先生。你这样胡搅蛮缠是想制造时机,让妖王趁机逃走吗?”
    “那么姬牢你呢?首任大方师是你的师尊,现在你带着人来惊扰他老人家的安息之地又怎么说?”论起胡搅蛮缠来,除了比他更不讲理的百无求之外,归不归还真没有输过谁。当下老家伙继续说道:“妖物吃人是天性使然,那么你们问天楼呢?几次想要操控国运,为了你们的一己私利至万民的生死不顾,这是亏了大意。甚至还为了对付大术士席应真,还借助了妖物的势力,这时损了小节。如果不是你一味的许诺,药物们又哪来的这些痴心妄想?祸是你惹的,屎盆子往老人家我的头上口,瞎了你的好眼!呸!”
    姬牢怎么说也是问天楼的主人,再怎么样也没有被谁这么样骂过大街。虽然是阶下囚不过挨着自己的身份又不屑和老家伙争执,当下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之后。便扭过脸来不再理会这个老家伙。
    没人理他,归不归反而开始没完没了起来。这个老家伙堵住了去路,当着其他几位门派之长的面。让广仁的脸色越发难看了起来。最后这位大方师对着归不归说道:“归师兄,赔偿这座洞府的事情好说。不过是不是要等到抓获了妖王之后我们在细谈?”
    “不是洞府,是宫殿是首任大方师燕哀候亲自打造出来的宫殿。”归不归死死的咬住了宫殿这两个字。顿了一下之后,他又嘿嘿一笑,冲着广仁继续说道:“知道大方师以及诸位都是忙人。就听大方师你的,诸位该忙什么就去忙什么。赔偿的事情咱们以后再说。不过空口无凭咱们是不是立一个字据出来?”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从怀里面拿出来一封空白的竹简来。这时候小任叁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将手里的笔墨交给了老家伙。归不归当着众人的面在竹简上面写了类似方士一门愿用宗门之资补偿首任大方师宫殿之类的话,随后还将笔墨和竹简都递给了大方师。
    这么多人看着,大方师也没有心思和归不归争辩。当下低沉着脸结果了老家伙递过来的书简。在上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又在归不归的一再要求之下,还用上了自己的印玺。
    小心翼翼的将竹简收好之后,笑嘻嘻的侧过了身子。随后说道:“这么不就好了吗?大方师你们忙你们的去,需要相助的话说一声,老人家我们几个一定过去给你们站脚助威。”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远处突然飞奔了一个小方士。他过来之后先是在火山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火山听到之后瞳孔突然一阵紧缩。当下也顾不得身边还有人看着,直接走到了大方师的身边,对着自己的师尊耳语了起来。
    旁边还有几位门派之长,见到之后都是一阵皱眉。其中有人忍不住对着广仁说道:“大方师,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我等众人带着门下弟子被你请来一起抓获妖王的,我还以为这里不管出了什么事情,都会告知我等知晓的。”
    “秦先生说的是,我们师徒疏忽了。”广仁微微点头表示了歉意之后,对着自己的首徒说道:“事无不可对人言,说吧,大家都在一条船上。没有什么可背人的。”
    火山点头称是之后,开口说道:“刚才弟子让人重新纪录了这洞府中各门派的人数,现在已经报上来了。一共是二百一十九人,少了三十一人。其中黄老门中少了十一人,三清教少了七人,方士门中少了五人……”
    听到了火山的话之后,站在广仁身边一个高大的中年男人脸色大变,对着大方师的首徒说道:“为什么我们黄老少了十一个人!这座宫殿这么大,是失踪了还是他们在什么地方,你们没有找到?”
    就在这个时候,从楼梯上面又有一个小方士跑了下来。小方士的怀里抱着一只铜盆,里面都是一些被火烧尽的黄麻符纸。小方士的脸色煞白,直接跑到了广仁的身边,说道:“大方师,各门派留在上面二百五十张黄麻符纸突然烧毁了三十三张……”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