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 这就过分了

    说话的时候,就见挂在半空众的修士当中,突然有三四个人影瞬间落到了大方师的身边。其中二人正是当初和广仁平起平坐的广义和广悌,二人身后竟然是已经反出方士一门的广孝。想不到为了一个妖王。广仁会连这个人都会重新启用。从这几个人易容混在众修士里面的情形来看,这都是大方师安排好的。只是可怜了其他那些门派之长,稀里糊涂的便不见了踪影。
    看到了这三个人出现之后,妖王冷冷的笑了一声。随后将目光转移到了他们身后吴勉、归不归的身上,它轻轻的拍了拍曹石头的小脑袋瓜,口中对着那俩看热闹的人说道:“归不归,看在当年有过一面之缘的份上,替本王照看一下这个小家伙。若是本王的运气不好折在了大方师的手里,你们替本王将这孩子送回到妖山。老家伙,就当你当年在妖山上荒唐之后的利息了。”
    “殿下您这话说的。不就是一个小孩子吗?提当年的事情做什么。”听妖王提到了自己当年在妖山上的荒唐事,老家伙的脸竟然难得红了起来。嘿嘿的笑了一下之后,对着曹石头招手说道:“娃娃,过来,老人家我这里有好玩的玩意儿。你过来和我们家小任叁一起玩。”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小任叁学着吴勉的样子。翻着白眼看了一眼老家伙,随后说道:“老不死的,你当年在妖山做了什么荒唐事了?不对。百无求我那大侄子不会真的是你留下的种吧?你看看这事,那孩子除了太实诚一点之外也没什么大毛病。这几年我这个当叔叔的忘了打听它的岁数了。估摸着和你在妖山上荒唐的那会能对上。”
    他们这一老一少正在斗嘴说话的时候,妖王将手里面的曹石头向着吴勉、归不归的方向推了一把。这个小家伙心里虽然不舍,但是也知道如果自己待在这里只会给妖王添麻烦。当下默默的擦着眼泪向着吴勉归不归这边走过来。
    看着人参娃娃走到了自己近前的时候,广孝的脸上突然显露出来一丝异样的表情。就在这个时候他身后的广悌突然咳嗽了一声,这声音好像是在暗示着什么,广孝听到之后苦笑了一声。随后重新又将目光聚焦在了老妖王的身上。
    曹石头走到了吴勉、归不归身边之后。妖王怪异的冲着广孝笑了一声,随后开口说道:“你叫广孝是吧?刚才你救了自己一命。如果刚才动了那个小家伙。现在这个时候你已经变成变成一缕冤魂了,那样凑不起来四个人,你们也结不成针对本王的阵法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字头的四个人脸色都是一遍。他们四个人曾在徐福的亲授之下,连成过一个针对妖物的阵法。和以往对付一般妖物的阵法不同,这个是徐福从妖山上下来之后,针对妖王量身打造的一套阵法。如果不是这样,广仁也不用将已经叛门的广孝重新招了回来。想不到只有他们四个人知道的阵法。竟然会被妖王猜到一个大概。
    “既然人已经齐了,那么你们就开始吧。本王杀伐决断了一辈子没有拖沓过,今天的事情最简单了,要么本王死要么你们亡。没有第三条路走的……”说话的时候。妖王身上的衣物再次被一股大火烧掉。这身大火随后固定在了妖王的身上,变成了一身火焰铠甲。它的手里面也同时出现了一根火焰的大棒。挥舞当中妖王周围的空气都开始扭曲了起来。
    而广字头的四个人也站在了相对的位置上,四个人的手中都是一柄一摸一样的长剑。他们的目光盯着对面已经随时准备冲过来的妖王,眼看着一场大战在所难免的时候,妖王突然一声大笑。随后对着带头的广仁说道:“大方师,有件事情本王要请教一下。你们都冲过来了,那么姬牢怎么办?你真的以为贵弟子能看得住这个人吗?”
    妖王说完之后,广仁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异样的表情。他的眼睛虽然还在盯着妖王。口中却对着自己的首徒说道:“火山,送姬牢先生先去轮回吧。看在首任大方师燕公的面子上。留姬牢先生一个全尸……”
    “尊大方师法旨!”后面已经做好准备的火山突然宁笑了一声之后,突然一伸手插进了姬牢的身体里面。等到他的手撤回来的时候。就见火山的手上多了一个还在怦怦直跳的心脏。而姬牢瞪大了眼睛,低头看着自己胸前不断流血的窟窿。无力的吸了几口气之后。身体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姬牢倒地的一刹那,火山手中的心脏突然着起来了大火。几乎就是眨眼的功夫那颗片刻之前还在怦怦直跳的心脏已经变成了一缕灰烬。广仁四人当中。只有广孝的目光从妖王的身上移开。看着这位问天楼主咽气之后,他兔死狐悲的叹了口气。随后又将目光重新回到了妖王的身上。
    小任叁和曹石头看到之后,两个小孩子齐刷刷的打了个哆嗦。两个人参娃娃同时躲到了吴勉和归不归的身后,就这样小任叁的嘴还是不闲着:“我们人参听错了?刚才大方师不是说看在我们老头儿的份上,留楼主一个全尸吗?这心都掏出来也算是全尸吗?石头弟弟,你看心口那窟窿的血流的,见过鲁国的涌泉吗?”
    广仁几个人也不去理会小任叁的胡说八道,眼角的余光见到了这么多年的对头终于解决掉了之后。大方师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对着面前妖王说道:“殿下,如果你再没什么事情的话,那就要请恕我们四人不恭敬了。你说的对,今天要么你死要么我们几人亡……”
    说话的时候,广字头这四人的身上突然出现了一层淡淡的红光,随后他们身上的红光开始向着手中的长剑转移。就在他们几个人要做出来下一步动作的时候,就见妖王身边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光影,光影里面传出来一阵乱哄哄的声音,就好像几千几万个人聚集在一个紧密的空间里,谁也听不到旁边的人说的是什么。
    见到了这个光影,广字头的四个人脸上都出现了一股异样的表情,广义、广孝和广悌三个人的眼睛都盯着站在最前面同样脸色不好的广仁身上。这个时候,妖王突然一阵大笑,笑声过后它对着面前的四个人说道:“本王可从来没有说过是自己来的——众儿郎,今天本王特旨让你们杀个痛快!”
    没等妖王说完,广字头的四个人已经同时将手中的长剑对着妖王摔了出去。长剑脱手之后好像有了灵性一样,自动对着妖王刺来砍去。而广仁四人则重新取出来自己的法器,同时冲着那块黑色光影冲了出去。
    几乎就在几个人动作的同时,从黑影当中冲出来一个全身漆黑的妖物,正是百无求的哥哥大妖百疆。跟着百疆不停的有妖物从里面冲出来,瞬间将广仁四人和后面冲过来的火山淹没在了妖物当中。
    远处的众方士、修士看到之后也一起冲了过来。不过从黑影里面源源不断的有妖物冲出来,转眼冲出来的妖物已经比修士多了四五倍之多。虽然从头顶上的窟窿里面还有修士跳下来,不过还是比不了好像潮水一般涌出来的妖物……
    远处的吴勉见到之后,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这就过分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