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二章 骗子、傻子、老虎和王老六的关系

    见到了妖王的反应之后,百疆已经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当下它在呆楞的妖王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看到自己的王机械得点了点头之后。大妖百疆会过身来冲着还在攻向广仁他们得妖物喊道:“停手!殿下王旨后撤二十丈!”
    一句话喊出来之后,本来还闹闹哄哄的群妖突然安静了下面。随后它们开始后队变前队慢慢的向后退去,而众方士也没有趁机杀过去的意思,人、妖两方面都是小心翼翼的盯着对方。直到众妖物退出去二十丈之后,方士们才算是送了口气。不过广字头的广仁、广义和广悌三人已经将目光对准了正在流着冷汗的广孝。
    这个时候,归不归用从假姬牢身上拔出来的钉子在死人的脸上比划了起来。片刻之后,老家伙笑嘻嘻的站了起来,对着妖王、广仁两方面的人说道:“老人家我知道你们都不好意思过来查看,那我老人家就受累给你们说说。这人肯定不是问天楼主无疑。脸上有几处不易察觉的刀痕,应该是姬牢找了和他极为相似的人,在脸上细微之处做过手脚。之前动手封印了自己。就是防着有人看出来这人和姬牢气息上面的区别……”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顿了一下,随后对着广仁的位置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大方师,回去之后记的查查另外一个被你留在方士宗门中做客的楼主,这个不是真的。那个也够呛啊。老人家我就说这位楼主什么时候那么大方,还什么解决了妖王之后他就以死谢罪。废话,用别人的名发誓,老人家我也能做的到。比方说大方师如果不赔偿这座宫殿的话,那么广孝就会死在乱刃之下。看看,不是自己的命老人家我说的多遛。”
    听到归不归用自己的性命发誓,已经好像惊弓之鸟的广孝脸色如同死灰一般。当下他主动的将手里的长剑抛下,苦笑了一声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千算万算还是被算计了,祸水东引之下,差一点就让方士一门和妖王同归于尽了。真是好计谋,可惜把我也算进去了……”
    随后,他对着昔日的广仁师兄说道:“大方师,如果我知道姬牢是假的,还会冒这个险吗?本来以为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和大方师你与两位师弟修好的,想不到姬牢会连我都不放过。也罢,这次算是我自投罗网,就算死在大方师的手中也只能算是我自己找的。”
    广孝说话的时候。他身边的火山已经从怀里面掏出来一根小拇指粗细的锁链。这个本来是要用来捆绑妖王用的,想不到妖王没用上,倒是便宜这位往日的师叔了。当下,广孝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任由火山将他绑好,随后带到了后面。
    看着广孝被火山带到后面之后。广仁这才深吸了口气,随后对着远处的妖王说道:“殿下,看来我们这是都中了姬牢的奸计。好在这次并未铸成大错,现在补救也为时未晚,如果殿下相信广仁的话,在人世间追捕姬牢的事情就交由我们方士一门来办……”
    “大方师。你不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听了广仁的话之后,妖王冷冷的笑了一下,随后看了一眼已经被逼到角落里面的几十个方士。继续对着广仁说道:“如果现在是我们散仙被你们方士逼到这种境地,大方师你会放过我们散仙吗?现在本王放过你们,等到没有了问天楼的内忧之后。是不是就该轮到我们散仙这些外患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妖王的脸色变成郑重了许多。叹了口气之后,对着远处的二、三十个人继续说道:“是姬牢从中挑拨不假。但如果不是你们一心想要本王的性命,又如何会上这个恶当。今日如果放过了你,日后早晚有一天,广仁你会再次带着天下的修士和军队来扫平本王的妖山,到时候又有谁会放过我们妖山上的散仙?大方师,将心比心,如果你是本王,会如何处理想要本王性命的人?”
    最后一句话说完,百疆立即一声长啸,随后众妖物再次手握各种的妖器一步一步的向着广仁众人那里靠近。现在众方士已经都是强弩之末,最后虽然广字头的几个人可能会逃脱,不过这些小方士就难免命丧当场了。
    看着一场恶战马上就要开始。老家伙归不归突然“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他好像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笑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完全住不了口。引得妖王都忍不住转头,冷眼看向这个老家伙:“归不归。有什么好笑的事情,说出来也让本王开心一下。
    归不归好容易止住了笑意之后,对着妖王说道:”老人家我突然想到一个笑话,实在忍不住才孟浪了。妖王殿下你当作没看到就好,你们忙你们的,不用管我老人家。哈哈哈哈……“
    说到最后的时候,归不归又忍不住放肆的大笑了了起来。不过笑了几声之后强制忍住了笑意,看到了妖王的脸色已经挂了冰霜之后,老家伙又再次说道:”好像老人家我不说点什么不合适,是吧?其实就是想起来我老人家小时候听过的一个笑话。说一个傻子和骗子交了朋友,后来傻子的老婆跟着骗子走了,他去要老婆的时候。骗子和他说,知道吗?山上的老虎会吃人的,我也是怕你老婆被老虎吃了。才替你看着的。这样,你去把老虎打死,我看到你老婆没有危险了自然就会还你。后来傻子还就真的去了,和老虎打了三天三夜之后,傻子和老虎一起同归于尽了。后来骗子卖了虎皮、虎骨,得了钱带着傻子的老婆过日子。转过年来女人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大胖小子,你说这事儿多可笑——哈哈哈……“
    看着归不归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妖王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你在嘲讽本王是老虎,大方师是傻子吗?“
    ”不是……老人家我哪敢?“归不归还是笑的浑身直颤,一边笑一边对着妖王继续说道:”后面的笑话还没完,你们猜傻子老婆肚子里面的孩子是谁的?是隔壁王老六的,哈哈哈哈……忙乎了一圈,谁也没捞着好……“
    ”归不归,你在家里的排行不是在六吧?“妖王的嘴角难得出现了一丝笑意,不过他的笑容还没有退去,便听到老家伙说道:”老人家我是家中独子,不过有个邻居家孩子还真有个人行六……“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虽然笑的不像刚才那么疯癫,不过还是露出来一副老狐狸的笑容,冲着妖王呲牙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我老人家的邻居姓徐,生个兄弟姐妹八个人,徐老六也不是外人,就是上一任的大方师——徐福。现在他人正在东海钓鱼,徐老六和笑话里面的王老六都是一个脾气,从来不吃亏……“
    ”细品品,你这个笑话还真是好笑。“终于听明白了归不归说的是什么意思,当下妖王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老家伙继续说道:”可惜,本王虽然不是老虎,可也是吃人的。而且看样子这里的傻子也不会和老虎同归于尽,老虎下山之后会吃了骗子。不管孩子是谁的,都和老虎没有关系。只是可惜了傻子的老婆,最后还一不定会便宜谁。“
    ”那么老虎为什么不放了傻子,让傻子去和骗子拼命。到时候他们俩同归于尽,傻子的老婆可能跟了老虎,隔壁老王六的孩子在老虎手上,投鼠忌器还不敢把老虎怎么样,最后还要出面划块地让给老虎……“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