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一点瑕疵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两位楼主一直都在冷眼看着这个老家伙。老家伙说完之后,两个一摸一样的姬牢同时淡淡笑了一下,两个人同时向着吴勉、归不归的方向走过去,他们俩一左一右的将归、吴二人夹在当中。其中一人开口说道:“这件事我们谋划够久了,本来真的以为这次可以瞒天过海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另外的那位姬牢开口接话,对着归不归说道:“如果不是知道你最近的行踪,我们会以为你一直藏在我们的身边。从头到尾都探听到了我们的一举一动。现在我们才知道为什么徐福要把你赶出方士门墙,说什么你惹怒了他都是假的,是因为你多智近妖已经威胁到了下一代大方师的地位。如果是我们,定下后继者之后也不会把你这样人物留在方士门中。不过可能我们的做法要比徐福更加的决断一些……”
    言下之意他们俩如果是大方士的话,为了下一位大方师能坐稳这个位子,可能会把归不归直接解决掉。
    不过老家伙没有一点意外的感觉,当下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幸好老人家我没早生几百年,不过既然话已经说的这么直白了,那么我老人家就有什么说什么了。两位楼主,接下来是不是就该到了解决掉我老人家和吴勉了?我们俩轮回了之后,大方师和妖王他们就只有任你们宰割了。到时候别说什么国运了。天下运事都是你们两位楼主说的算了。不是老人家我夸你,除了几处一点点的瑕疵之外,今天这件事差不多就是圆满的了。”
    “瑕疵?”其中一位楼主淡淡的笑了一下,随后看着归不归继续说道:“归先生你在说你和吴勉吗?你们俩的确是个变数。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是影响不了大局,如果只有一个姬牢的话,可能对现在这个局面有些头疼。不过可惜了,两个姬牢在一起,就算你身边再加上一位大方师还是改变不了局面。或许归先生你想说那位席应真先生……”
    说到这里,两位楼主同时讥讽的笑了一下,随后另外那位姬牢开口说道:“席应真现在正在长安城的飘香馆里作乐,据说馆里来了一位匈奴美人。二八的年纪正是人比花娇的好时光,你也是知道那位应真先生脾气的。那样的美事就算是我们这里的人都死光了,他也不会从温柔乡里走出来。更何况你们几个人都在这里,还有谁会去给他报信?既然不是席应真的话。那么除非徐福从海上回来。不过如果那位前任大方师现在能为了你们回来,那么当初他也不会放下方士一门,出海避难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位楼主闭上了嘴巴。这两个一摸一样的人就好像是商量好了的一样,这个闭嘴之后,另外一个人马上接口说道:“除了席应真和徐福之外,如果归先生你还能再说出来一个瑕疵。那么我们俩也认了,总不会这里都是你们做的戏吧?为了我们俩死了几百个人,上千的妖物。真要是那样的话。我们俩也认了。戏演的这么好,总是要给点奖励的。”几句话说完之后,两个一摸一样的问天楼主同时对着归不归做了一个一样的笑容。在他们俩看来。只要席应真和徐福不出来,那么大势已定。现在的归不归只是故弄玄虚,这只老狐狸不是想借着徐福和席应真的名头将他们俩惊走,就是趁着他们两个姬牢不注意的时候,趁机暗算他们。不过现在两个人已经算好了一切,眼看着谋划了几百年的大业就要功成。就算归不归说破大天,两位姬牢都不会相信了。
    “那你们就太高看老人家我了”归不归也跟着笑了一下之后,说道:“演戏演出来那么多条人命,我老人家哪有那个本事。不过既然两位楼主开口了,那么老人家我就说两句。耽误不了你们多少时间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清了清嗓子,笑呵呵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吴勉之后,继续开口说道:“本来两位楼主想的不错,先借用妖山的力量制住大术士席应真。继而绑了妖山三位太子逼着妖王下山寻子。顺便见见百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们。然后在挑拨大方师和妖山之间的关系,让他们之间先小小的摩擦一下。最后两个西贝货登场,说动大方师广仁连同天下的修道之士来铲除妖王。
    只不过这些年老人家我和吴勉这里的变数越来越大,为了防着最后因为我们俩让你们功亏一篑。这才索性把我们俩也都拉了进来,是吧?如果真的是按着两位楼主想的,就这么一步一步按着计划来的话,那么到这时别说老人家我了,就算大罗金仙下凡,也没有什么用处了。不过可惜了,就差了那么一点点。”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用手比量了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动作。看着两位楼主冷笑的样子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可惜了。第一步两位楼主都没有做好,马上又开始第二步第三步。着急了……太着急了,最大的变数不是我和吴勉。是席应真那个爸爸。他只要一天在,你们后面的计划就有随时随地翻盘的可能。”
    听到归不归说到席应真的时候,两个姬牢开始有了不详的预感。虽然明知道这个时候席应真还在长安城中作乐。两个人来之前是亲眼见到的。而且吴勉、归不归和那个人参娃娃一直都在自己的监视范围——等等,那个叫做百无求的妖物哪里去了?
    两个姬牢本来就是一个魂魄分裂出来的两个产物,两个人的心意相同。一个人想到的同时,另外一个人已经做出来了反应。就见其中一位楼主说道:“百无求真的去给妖王报信了吗?它哪去了?”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那个傻儿子的确是去报信了,不过它去找的是百里熙。我们虽然不知道大术士的下落。不过那位炼器第一人是知道的,虽然他总是装作不知道……”
    “不可能……”另外的姬牢对着归不归说道:“我在你们和妖王分别的地方安置了法器,亲耳听到你说的,百无求去找妖王报信,它被广仁……”
    “老人家我说的话自己都不当真,想不到楼主这么给面子。”归不归打了个哈哈之后。继续说道:“这就是我老人家说的另外一个小瑕疵了,昨天晚上你的替身主动找上了门。还说什么解决了妖王之后你就要以死谢罪,这句话吓到老人家我了。咱们打交道不是一年两年了,能说出来以死谢罪这样的话,那就不是隐忍几百年的问天楼主了。当初燕哀候渡劫失败,两位楼主那时候就应该以死谢罪了。几百年后就突然开窍了?老人家我不信……不信……”
    归不归一边说话一边配合着摇了摇头,这个时候,两位楼主的脸色也发生了变化。看的出来两个人开始犹豫起来,归不归说的话可能是真的,但是让他们俩放弃等了几百年的机会,又是一万个不甘心。
    两个姬牢相互对视了一眼之后,其中一人开口说道:“还在浪费时间吗?,你自己刚刚说的,你说的话自己都不当真,我们俩又怎么知道你哪句是真哪句是假?还有,不是说百无求去请席应真了吗?这里的人、妖都快死光了,怎么还不见那位老术士驾到……”
    “那是因为带路的自己就不认路!百无求,你不认路就直接说是燕哀候的地宫就行,什么叫你三叔他们家?要不是术士爷爷我最后打听明白你三叔是谁,咱们爷俩就要逛遍了整个辽东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空气中传了出来,归不归听到之后长长得出了口气,而两位楼主脸上的表情开始紧绷了起来……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