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 都是这样的亲戚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空气中传来“啪!”的一声脆响。随着这声响姬牢的身子横着落到了地上,于此同时他身上那层淡黄色的光晕也被打的瞬间消失。这时候,席应真才出现在楼主的面前,看着他继续说道:“术士爷爷我什么时候说过,让你打他左边的?动手就动手,好好的右边不打,打人家左边做什么?
    我打他左边了吗?姬牢被打的心里直犯糊涂。不过随后他马上又恢复了明白了过来:你什么时候说过不让打吴勉的左边了?就在这位楼主想要争辩几句的时候,才发觉到自己的左脸脸颊火辣辣的疼。这半边脸已经高高的肿了起来。
    人会比巴掌到的晚,如果是用的术法还到罢了,现在自己的脸上留了一个实实惠惠的巴掌印。分明就是巴掌接触到脸才留下的印记。看似平平常常的一记耳光,已经让前后两位姬牢感受到了比自己要强大得多的术法。
    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姬牢深深的吸了口气,压下了心头的火气之后,对着面前的大术士说道:”不能打左边,那么我应该打哪里呢?“
    ”听不懂术士爷爷的话吗?“席应真皱着眉头对这位楼主继续说道:”是不是还想要术士爷爷再说一遍。想清楚了再说……“
    看着老术士一边说话一边挽袖子的模样。姬牢咽了口唾液之后,看了远处的吴勉一眼,阴沉着回答道:”我明白了,不打左边……“
    姬牢不敢招惹这位大休士,说不得这股火气只有撒在吴勉身上了。一句话说完之后,这位楼主的身体凭空消失。就在他消失的同一时刻,吴勉的面前便闪过了一到人影,手里出现了一团红色雾气凝结出来的长剑,对着吴勉的身体便劈了下去。
    这时候,白发男人已经举起来手里的龙鳞法器,正要格挡反击的同时。两个人同时又听到了老术士的声音:”谁让你用法器的?“这句话刚刚落地,又是”啪!“的一声脆响,已经冲到吴勉身前的姬牢应声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见到楼主倒地之后,吴勉的第一个反应是用龙鳞法器就势在姬牢的脖子上来一下。没有了那层光晕护体,估计姬牢也挨不住这一下。本来白发男人已经举起来了法器准备劈下去。不过动手的前一刻吴勉还是觉得太丢人,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放下了手中的法器。
    吴勉放下法器的同时,楼主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到了已经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席应真之后。姬牢深吸了口气,稳定了一下自己狂怒的心情之后。指着白发男人攥着的拳头,对老术士说道:”他不是也在使用法器吗?你没有看到?“
    ”嗯,术士爷爷我没有看到。“席应真看了楼主一眼之后,转头对着吴勉说道:”娃娃,术士爷爷问你,你刚才使用法器了吗?“
    ”没有“吴勉几乎没有任何停顿的回答了一声,随后还摊开了双手在老术士的面前比划了一下,继续不冷不热的说道:”什么法器?我从来没有用过。“
    远处的百无求听到之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笑眯眯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咱们家的亲戚都跟你这样不要脸吗?以前老子还以为咱们家就出了你这么一个。敢情小爷叔不说话归不说话。真到了胡说八道的时候,跟你比也差不了多少嘛。“
    ”傻儿子,别那么说你小爷叔,跟着爹爹我再过几年,你也差了多少。“归不归嘿嘿一笑,不再理会自己的便宜儿子。顿了一下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个爸爸也真是豁出去了,难得这么大的一个席应真了。“
    这时候吴勉对面的姬牢已经火冒三丈了,眼看着他不顾一切就要发作的时候。后面他另外一个自己开口说道:”下去休息吧,这里我来,大术士,除了不能打左边和不用使用法器之外。还有什么规矩请一起说出来吧。“说话的时候,一直在后面观阵的另外一位楼主慢慢的向着这边走过来。
    ”站住,术士爷爷什么时候说可以换人的?“席应真回头看了他一眼之后。冷笑了一声,继续说道:”说换人就可以换人的话,那么吴勉这娃娃是不是也可以换成老人家我了?好啊,这可是你们说的,来,术士爷爷让你们俩人。“
    听了席应真的话之后。已经走出来几步的姬牢停下了脚步。和对面的自己对了一下眼神时候,他又退回到了原地。默默的盯着吴勉和另外一个自己的方向,不在说话。
    站在吴勉身边的姬牢深吸了口气之后。对着席应真说道:”那么除了法器和不能打左边之外,大术士您还有什么限制吗?麻烦您现在就说出来。省的有什么没有叮嘱到的,一会动手再犯了您的忌讳。“
    ”打着看吧“席应真无所谓的看了他们两个人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你们打你们的,要是术士爷爷想起来有什么不合适的。就过来纠正一下,反正也就是一个巴掌的事。又不费什么劲。“
    这话说的就是赤裸裸的欺负人了,不过姬牢的脸上并没有再出现恼怒的表情。他反倒淡淡的笑了一下,回答了一句:”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这句话说完。楼主向后倒退了几步,和吴勉拉开了四五丈的距离。看到了这位姬牢这么听话之后,席应真多少有些意外。慢悠悠的看了吴勉一眼之后。这位老术士也跟着回到了小任叁的身边。
    ”我知道大术士想用我来给你喂招的,用我来给你提升术法。不过他做错了,你也错了。“说话的时候。姬牢的身上又出现了那层淡淡的黄色光晕,等到光晕覆盖到全身的时候。他淡淡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这样的话,我就只有想办法让你一击致命了。你连还手的机会都不会有……本来还想让你再把种子养上几年的,现在看来只能直接送你下去轮回了。“
    说话的时候,姬牢的手里又习惯性出现了那股红色的烟雾。不过随后他就将烟雾散掉,冲着吴勉笑了一下之后,再次说道:”习惯了,好在还没有结成法器……“
    最后一个字说出来的时候,姬牢身上的光晕瞬间变成了赤红色。随后他一步一步的向着吴勉的位置走了过去,这位楼主每走一步,都会在地面上留下来一个黑漆漆的脚印。黑脚印遇风之后”呼!“的一声着起来了大火。走到吴勉近前的时候,姬牢的深厚已经有了十来个还在呼呼着火的脚印。
    看到了姬牢身上的变化之后,吴勉又在身上掏了一把,也不知道他手中的法器是什么样子。不过看着手握的姿势应该是一柄刀剑之类的法器,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姬牢淡淡的笑了一下,对着吴勉说道:”如果你早一点炼化了种子,它现在也该长成参天大树了。可惜你明明有更好的东西,还是走了术法的弯路……“
    ”你的话太多了。“没等姬牢说完吴勉已经出手。他的手腕一翻好像将刀剑之类的法器向着楼主的身体刺了过去。
    不过这法器似乎无法突破楼主身上的红色光晕,看着吴勉的样子,姬牢再次说道:”就算大术士偏帮你又如何?你我的实力差的太多……“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眼前突然火光一现,随后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响了起来。姬牢的身体被炸的向后飞了出去,直到被炸飞起来的这一刻,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