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章 姬牢发难

    见到了楼主被炸飞之后,吴勉先是愣了一下,他也没有想到刚才出手的短剑法器会有这样的威力。到底是百里熙打造出来的法器,加上用了龙鳞作底,想不到一下子就把问天楼主炸飞了。
    本来按着吴勉的设想,他打算先用一支短剑法器在姬牢身上的光晕打开一个缺口。然后继续打进只能能炸开的龙鳞法器。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第一支法器就有这么强大的力量,看来这位炼器第一人不是白叫的。
    姬牢飞出去五六丈之后摔落到了地上,爬起来之后,才他身上的红色光晕被炸毁了大半。这还是他提前做了准备。如果还是刚才那层黄色光晕的话,自己恐怕已经肠穿肚烂的倒在地上,任凭吴勉的宰割了。
    虽然他身上的红色光晕马上就填补上了缺口,不过随即这层光晕也变的稀薄了起来。姬牢也没有想到吴勉还有这样厉害的法器,这样看不见的法器实在太头疼,看不见也就算了谁能想到还能突然爆炸……
    不过这样以来。姬牢也终于起了杀心。忌惮着后面拉偏手的席应真,刚才这位楼至虽然说的狠,但还是不敢轻易的对吴勉一击致命。谁知道真要了吴勉的命,那个老术士会不会再给他一巴掌,然后说道:谁让你往死了打的?刚才的两巴掌席应真是不想要自己的命,但是吴勉有了一差二错的话,那就真的不好说了。或许这就是他命中最后一个巴掌了……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自己一个不留神可能就真的要了结在吴勉那古怪法器上了。就算要死,死在席应真的手上总好过死在吴勉的法器上。当下姬牢也不用什么术法,直接转身对着那个白发男人扑了过去。
    姬牢向着吴勉扑过来的同时,对面的这个白发男人突然对着他挥了挥手。由于吴勉那谁也看不见的法器,楼主一直再小心提防着。看到了白发男人手上的动作之后,当下惊的身子向着旁边躲了过去。也是这位楼主慌不择路,没有看到他躲避的位置正是洞顶掉下来的一块巨石。“咚!”的一声之后,巨石被撞的四分五裂,而楼主也被反弹回来,一阵一阵的眩晕差点一屁股做到了地上。
    这样一耽误的功夫,吴勉已经到了楼主的身边。对着他再次挥舞了一下手臂。在迷迷糊糊当中姬牢来不及躲闪,只能用手护住了自己的头部和心头的要害。只要这两处不被法器打中,自己就还有翻本的机会。
    不过后面发生的事情和姬牢想的不一样。这位楼主并没有等到吴勉那离手的法器打过来。当下就在他将当在头部的手挪开的时候,就见已经到了身前的吴勉举起了手,对着自己的脑袋劈了下来。
    一瞬间,姬牢便明白刚才除了什么事情。吴勉并没用他可以出手的法器,刚才只是吓唬他一下,就是要这样的效果。当下楼主的双手双脚同时发力,身子猛的向后窜了出来。就在他躲出去的一瞬间,已经感觉到了一股劲风扑面而来,刚才自己坐在得地面已经被砍出来一道口子。
    不过这位楼主毕竟是和燕哀候同一时期得人物。虽然因为自己的一时大意,被吴勉抢得了先机。不过等到他站稳之后,马上对白发男人作出了反击。
    吴勉一击未中之后。继续挥舞着长剑一样得龙鳞法器对姬牢砍了下去。就在他手起剑落的一瞬间,姬牢突然在他的面前消失。与此同时,消失的楼主出现在白发男人的身后,抬手对着吴勉的脑袋抓了过去。只要这一下抓到,白发男人就要落得一个头颅被抓碎的下场。就在这个时候,后面再次响起来席应真的话:“谁说你可以打头了?”
    这句话算是救了吴勉一命。姬牢慌乱之中只能变了攻击的方向,转而对着白发男人的后心抓了过去。楼主的手指接触到吴勉衣服的同时,还没有听到后面的席应真有什么说法。当下姬牢便不再犹豫,手中发力向前一进,要将吴勉的心脏挖出来。
    就在楼主发力的同时,伸出去的掌心突然一阵巨疼。随后看到自己的手掌掌心的位置突然裂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止不住的流淌了下来。中计了,吴勉的后面还藏着一件他看不到法器。不过还没等姬牢将手掌收回来,又是一阵巨响。吴勉后背的法器突然炸开,不将姬牢的这只手炸的一片血肉模糊。
    如果不是他身上的那层红色光晕,现在楼主的这条胳膊已经保不住了。不过就是这样。也还是将他这只手炸的好像鸡爪一样,看着已经不像是人手了。
    而吴勉也被这爆炸产生的气量顶的向前窜了出去,没有炸伤他是因为在有一快龙鳞被做成了护甲扣在他的后心处。这块龙鳞护甲上面有一处小小的机关。吴勉拉动机关之后便会弹出来一支七寸有余的短剑。算是百里熙为吴勉打造的一件防身法器。
    趁着姬牢身上的红色光晕再次变得稀薄,吴勉瞅准了机会。举着长剑模样的龙鳞法器再次对着姬牢劈了过去,连续几次中了吴勉的算计。加上老术士席应真给他的限制,姬牢这次不敢在托大,身子一闪之后,已经退到了身后十几丈的位置。
    和吴勉拉开了距离之后。姬牢看了一眼已经开始慢慢愈合的手掌。最后回头对着另外一个自己说道:“你在邯郸城说的那句话应验了,吴勉比想象的要难对付一点。不过真的要了结他,应该也不会太难。哪怕是有了这些限制……”
    没等另外一个姬牢回答。站在席应真附近的百无求忍不住开口说道:“这话说的好像刚才那个一直挨打的不是你似的,先把手上的血擦干净了再说。刚才光看见你说狠话了,说一次就被揍一次。怎么了?你现在这么说是不是在暗示我们小爷叔再揍你一顿?记得啊,不许动法器,不许打左边,不许打头。好了,你动手吧。”
    “好!”百无求说完之后,姬牢只回答了一个字。‘好’字出唇的时候,楼主的人影再次消失。不过这次消失之后他这个人便没有再轻易出来,而吴勉则将身子退到了宫墙边,依靠着宫墙小心翼翼的防备着。
    “你的法器不错,不过如果看不见了对手。看不见的法器还有用处吗?”这个声音虚无缥缈的传了过来,最后一个字出来的时候,吴勉的身体突然向后一仰。撞到了后面的宫墙上。将整整一面的墙壁都撞塌下来,瞬间把白发男人压在了下面。
    还没等吴勉从里面爬出来,他倒塌的位置再次发出一阵一阵的巨响。上面堆积起来的砖瓦竟然都化成了粉末,好像无形当中有一个巨大的锤,一下一下的敲击吴勉被埋起来的位置。顿时被砸成的粉末飘散在半空中,将那片区域笼罩了起来。
    这个时候。心里有些不托底的百无求忍不住对着身边的席应真说道:“老爷子,都这样了你也不管管吗?是不是再来个不许扬土,声音不许太大什么的?你倒是说一句啊”
    席应真斜着眼看了看这个二愣子,叹了口气之后,说道:“术士爷爷已经不要脸了,你干脆说姬牢不许动手,让吴勉直接揍他就好。术士爷爷是想让那个娃娃长点劲的,发泄我自己来就好,干嘛和他客气?”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