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二章 最后的手段

    姬牢说出这句话之后,没等到吴勉回答,一边还没有离开的席应真看了白发男人一眼,随后说道:“凭术法你是赢不了他的,你们俩的术法本来就是一个路子。不过人家是有正经师尊的,术法是人家师尊手把手教出来的。你的术法是得到了图谱之后自己悟的吧?差的就是那么一点口传心授。还有。他比你多活了几百年,吃了盐能齁死你几个来回。术法你赢不了他,不过你还有能赢他的。娃娃,术士爷爷今天也不要脸了。该说不该说的都说了,该做不该做的也做了。你还不开窍吗?”
    “我也很奇怪,你们为什么那么着急要我催生种子的力量?”吴勉看了席应真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你也好,问天楼主也好,甚至广仁都暗示过我快点催生种子。既然大术士你不该说的也说了,那就再说几句?”
    听了吴勉的话之后,席应真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尴尬的神情。不过这位老术士的性子和归不归有几分相像,两个人都是不要脸惯了。当下无所谓的冲着吴勉笑了一下,随后再次说道:“那么后面术士爷爷可就真的不管你了。娃娃,后面就靠你自己了……”
    最后一句话说完的同时,席应真的身子已经从吴勉的面前消失。随后又出现在了小任叁的身边。老术士对白发男人话里有话,让一边的姬牢心中多了几分遐想。看了吴勉一眼之后,他转头对着已经抱起来小任叁的席应真说道:“大术士刚才的话,是不是说已经撤了对我的禁制?”
    “你可以试试看,术士爷爷让你提前选好那一边的脸挨嘴巴。”席应真斜着眼看了看这位楼主之后便不再理会他,转头冲着一脸笑模样的归不归说道:“老东西,这么多年你守着这么一个弄不懂好赖话的刻薄鬼,都是怎么过来的?”
    归不归陪着笑脸说道:“习惯了……他偶尔也能听得懂好话的……”
    两个老家伙说话的时候,吴勉身上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姬牢看了他一眼之后,说道:“想不到你能熬了这么久,如果不是有人偏袒的话。就算有那古怪的法器,你也倒下多时了。不过你的法器差不多也都使用过了吧?如果再没有新的话。你这一世也就到了尽头了。”
    “有没有你过来试试就知道了……”说话的时候,吴勉的手对着姬牢虚甩了一下。不过这位楼主好像没有看到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对着吴勉说道:“看来你是真的没有可以出手的法器了。”
    一句话说完,姬牢最里面念念有词的向着吴勉的方向走了一步。就在他迈出去的这一步踏到地上的时候,一股罡风猛的向着吴勉吹了过来。瞬间将这个白发男人吹出去十五六丈远,直到他的身子撞到了后面宫柱上,才算止住了吴勉的继续飞出去的势头。不过就是这样,这个白发男人好像被固定在了石柱上一样,动弹不得。
    看到了姬牢的这一手术法之后,远处的席应真微微的皱了皱眉头。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原来他还有这一手,看来这是对着广仁来的。到底是方士一门出来的人。这世上能克制方术的人也就是他们俩了。辛亏现在露出来了……”
    说话的时候,老术士还不忘转头向着远处倒地的广仁那边看了一眼。摇了摇头之后,不再言语。
    这时候。那边的楼微微的笑了一下,主再次向着被罡风挤在石柱上的吴勉迈出去了一步。这一步落地之后,吴勉身后的理石宫柱上面开始出现了一丝一丝龟裂的纹路。吴勉身上的血管也一根一根的浮现了出来,就好像随时就要爆开一样。
    “滋味不好受吗?这才是刚刚开始,一会你身上的血管会爆开,然后是你的内脏也会爆成浆糊一样的东西。”说到这里的时候。姬牢转头看了一眼席应真。见到这位老术士没有阻止的意思之后,才继续对着吴勉说道:“我们是同样体质的人,我也知道怎么才会让我们这样的人死掉。除了断头和挖心之外。身体里面的血流光,也会让你魂归阴世去的。我说的可能有点多,一会你自己就会明白了……”
    说着,姬牢迎着石柱上面的吴勉,又向前迈出去了一步。
    随着“喀吧喀吧……”的一阵声响,吴勉紧贴的石柱密密麻麻满是龟裂的纹路。已经不断的有理石碎块从石柱上面掉落下来。而上面贴着的白男随着全身的毛孔开始流血,片刻之后他就变成了一个血人。
    守着归不归和席应真的百无求有些看不下去了,它也不管自己的‘亲生父亲’和‘亲生父亲他爸爸’。自己在地上捡起来一柄不知道哪个方士丢掉的长剑,剑尖指着姬牢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骂街:“差不多得了啊,还看不出来行情吗?想弄死你的话早就弄死你了,这不就是要你说几句软话吗?你让老子的小爷叔揍一顿,然后跪在说几句好话。去方士宗门悔过个千八百年的,就把你们放出来了。现在要揍你还敢还手?这都是跟谁学的臭毛病……”
    百无求骂骂咧咧的还要继续,归不归看到了皱了皱眉头。对着自己便宜自己的位置虚点了一下,就见本来骂得正在兴头上的百无求身子突然被定住。他的身体僵住还是保持着骂街的姿势,嘴里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这孩子骂他的街。你定住他做什么?”席应真有些不以为然的看了归不归一眼,有些扫兴的继续说道:“你这孩子骂街的本事不错,有机会借给术士爷爷俩月。我带着他堵着皇宫大门骂街去……”
    看到这样席应真都没有阻止。姬牢微微的一笑,冲着挂在石柱上面的吴勉走出来第三步。他迈出来的脚踩在地面上的一瞬间,吴勉的身上突然“噗!”的一声冒出一股血雾,随后就见他背后的石柱突然坍塌。吴勉的身子好像被狂风吹过的一张绢帛一样瞬间飞出去,撞到了宫墙之后才摔落下来。
    有了上次的事情之后,姬牢在白发男人飞出去的一瞬间便收了术法,吴勉虽然撞到了宫墙上,却并没有将后面的宫墙撞塌。看着这个白发男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样子,姬牢一闪身到了吴勉的身前。微微的笑了一下,转头对着身后的席应真说道:“大术士,真的要我了结他吗?留他一线生机换我们姬牢的命,可以吗?”
    “不可以……”没等席应真说话。倒在地上的吴勉已经将身子翻了过来。他也顾不得自己满身满脸的鲜血,眼睛死死的姬牢继续说道:“你刚才怎么说的?你我这样的人流光了身上的血才能死,现在我的血还有不少。胜负还没有分出来……”
    姬牢盯着吴勉的眼睛,沉默了片刻之后,对着这个好像血葫芦一样的人开口说道:“你现在还有翻……”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吴勉对着他的嘴巴吹了口气,随后姬牢的嘴巴里面好像进去了什么东西。他的脸色大变,正想要吐出来的时候。就听见“嘭!”的一声巨响。姬牢的半张脸都被炸碎,身子向后一仰晕倒在了地上。
    看到了这个场景之后,席应真有些恨恨的对着远处同样倒在地上的吴勉说道:“你的这点心眼,倒是吃不了亏。可惜了那颗种子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