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 忘了什么

    现在归不归才算知道了百里熙都给吴勉炼制了那些法器,就连这个老狐狸一样的归不归都想不到白发男人嘴里还有这么一件法器。看他平时不言不语的,谁能想到他还有这样的心眼。
    少了整张脸的姬牢也会命大,法器在嘴里爆炸的时候,他已经要把枣核一样的法器吐了出来,虽然慢了一派不过好歹还是保住了命。不过在法器之下侥幸逃生。后面还有一个更加麻烦的广仁再等着他。
    这时候,广仁带着两位师弟和自己的弟子也走了过来。看到了脸被炸飞了的姬牢,大方师微微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着席应真说道:“大术士好手段,不过不知道妖王要怎么处理?如果今日能将问天楼和妖山的势力一起拔除,那就圆满了。”
    “怎么处理是术士爷爷我自己的事情,看好自己的锅里的肉,别总盯着别人碗里的菜。”看了大方师一眼之后,老术士继续说道:“带着你锅里的肉走吧,妖王什么的你就别惦记了。术士爷爷还有话要和归不归他们说,你们小孩子在这里听到不好。”
    席应真就像是当爹的在教训儿子一样,后面的火山听了眼里都快要冒出火来。就连另外广字头两个人的脸色也开始难看起来。不过大方师只是淡淡的一笑,再次对着老术士说道:“大术士真的想要放虎归山吗?现在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今日天下的修道之士已经和妖山结仇,妖王今日不死休养生息之后,早晚还是天下修道之人的祸害……”
    “娃娃你这话说的,现在修士和妖物就亲如一家了?”席应真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他继续说道:“只要修士遇到妖物,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喊打喊杀的。谁的人马多谁就占便宜,天下的妖物那么多你杀的完吗?妖王活着一天还能把它们管束在妖山上,妖王只要一死群妖从妖山上下来,谁还能管束的了它们?到时候天下不打乱,术士爷爷认你为师尊。”
    关于妖王,广仁有他自己的打算。现在看到无望之后,也只能叹了口气,随后带着几个师弟和火山对着席应真施礼。随后带着没脸的那位楼主离开了这里。今日一战方士一门已经伤了筋骨,回到宗门之后怎么也要三五年才能恢复过来。好在其余的大门派也遭受了灭顶之灾。妖王重伤之后,妖山的势力也受到重创。问天楼的两位楼主落网之后。他们的势力基本上已经覆灭。算起来还是方士一门得了大便宜,这样一来广仁此次的目地基本上也就算是达到了。
    看着广仁他们离开之后,归不归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少有的闭上了嘴巴,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看着广仁几个人走了之后,一身是血的百疆将还在昏迷的妖王背了起来。看它的样子也想从这里离开,不过地宫里面被席应真摆下了禁制,它不能使用妖法离开。从出口走又怕广仁他们埋伏,就在百无求的大哥纠结的时候。席应真用脚跺了跺地面,随后回头冲着百疆的方向说道:“小妖怪,禁制术士爷爷撤了。你看着办吧。对了,等你们家妖王醒过来之后,你替术士爷爷我带个话。今天这事情就这么晚了,它想报复术士爷爷我不也拦着。不过冤有头债有主,谁惹得你你去找谁。如果这个老家伙敢把这口气撒到一般百姓的身上,术士爷爷我就亲自上妖山。山上的妖物不死一半不下来。有本事先把术士爷爷弄死……”
    “你的话我一定带到。”百疆知道妖王都惹不起这个老术士。当下背着妖王,又把曹石头抱在了怀里。随后张口喷出来血雾一般的鲜血,趁着鲜血雾状散开的一瞬间。百疆将身子扎到了血雾当中,连同他背上的妖王和曹石头一起,消失在了血雾当中。
    看着大方师和妖王双方都离开之后。席应真这才脸色有些纠结的对着已经站起来的吴勉说道:“娃娃,术士爷爷还没见过像你这么轴的。术法打不过人家,你就不能试试种子的力量吗?一定要学归不归那个老家伙的阴谋诡计,他是不是好人你还不知道吗?”
    “大术士,这事里外都没我,您老人家不用把我扯进来吧?”老家伙苦笑了一声之后,总算说了句话证明了自己的存在。
    “那么你先告诉我,你们为什么都在惦记这颗种子?”吴勉说话的时候,从一个死方士的身上拔下来衣服。披在了自己赤裸的身上。刚才那把大火虽然没有烧死他,可身上的衣服已经成了灰烬。
    “呸!你以为术士爷爷这样的神通,还会惦记徐福老家伙的那颗破种子吗?”席应真当场就瞪起了眼睛。顿了一下之后,老术士有些不耐烦的继续说道:“下次你就算死在术士爷爷的面前,你看我会不会再帮你。术士爷爷脸都不要了,结果娃娃你还不领情。仨儿,老头儿我走了,下次他们再有什么麻烦。你就去找百里熙。他带着你找老头儿,除了你别人不要跟着来……”
    说完之后,老术士也不理会陪着笑脸的归不归。直接将晕倒的姬牢抗在了肩上。没有好脸色的看了吴勉一眼之后,转身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知道席应真完全消失之后,归不归这才嘿嘿一笑,冲着老术士消失的位置说道:“不是我老人家背后说人,席应真这个爸爸这次可是有点心虚啊……”
    他的话刚刚说完,刚刚消失的老术士突然再次出现在几个人的面前。冲着已经呆住了的归不归说了一句:“术士爷爷我就知道,你个老家伙会在背后说我的坏话,自己说,那边脸?”
    归不归这时候笑的比哭的还难看,恨的差点先给自己一嘴巴。当下颤颤巍巍的指了指自己的左脸,就见老术士对着自己的左脸抬起了巴掌。“啪!”的一声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到他再次睁眼的时候,就见自己已经从地宫中出来了。吴勉正把自己扔到了马车上,看到了老家伙醒过来之后。小任叁先跳到了他的身上,笑嘻嘻的说道:“看,老头儿还是看在我们人参的面子上,不能下重手吧?刚刚出来老不死的你就醒过来了。”
    “刚刚出来老人家我就醒了?”归不归看了一眼天上的大太阳,有些想不到的继续说道:“席应真那个爸爸什么时候那么好说话了?往常不躺足三五天都睁不了眼,这次见见风就醒了?”
    “可能真被你蒙对了,席应真心虚,被你说中了不好意思再下重手。”吴勉也跟着坐到了车里,随后继续说道:“老家伙,说句实话吧。你是不是也在惦记我身体里面的种子?”
    “老人家我要那玩意儿干什么?”归不归当下头摇的好像拨浪鼓一样,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现在早点把我老人家身上的封印破解开,比什么都强。老人家我和那些人不一样,术法回来我就知足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看了一眼车上的小任叁和吴勉。突然皱起来了眉头,顿了一下之后,喃喃的说道:“老人家我怎么觉得好像是忘了什么?就在嘴边了……”
    “老不死的你是被打糊涂了吧?还能有什么?”小任叁咯咯一笑,突然又觉得有些别扭起来。说道:“怎么还不开……百无求,老不死的,你儿子呢?”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