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 房倒屋塌

    到了方士宗门之后,果然见到里里外外的方士都在忙活着张灯结彩。大门口人来人往的,不停有方士进进出出。上次这么热闹还是百年前徐福东渡之前大祭天地的时候。
    由于四个人都变了样子,里里外外的方士们都没有认出来这四个人。只以为这他们几个人是前来上香的香客,还有小方士要带着几个人前去上香。看他着急的样子就是催促四个人上完香之后赶紧离开,不要耽误他们接驾。
    几个人装模作样的到了大殿,正要准备上香的时候,便看见火山在众人的簇拥之下到了几个人的面前。这个红头发的男人脸上多少流露出来一丝不耐烦的表情,一边走一边对着身边的同门安排接驾的事宜。
    见到了空空如也的大殿上突然出现了四个香客之后。微微的愣了一下,对着身后的弟子说道:“不是说振威将军已经拦住了通往宗门的要路了吗?为什么还会有人进……”
    说话的时候,火山的眼睛一直盯着这四个人。说到一半的时候。他突然从人数上发现了一点端倪。深吸了口气之后,难得的冲着他师尊之外的人笑了一下,随后迎着吴勉、归不归这四个人走了过来,边走边说道:“外面那些凡夫俗子又怎么可能拦得住几位?不过回到宗门,几位为什么还要易容示人?”
    “还不是老人家我这个傻儿子吗?”见到被火山识破,几个人索性将自己脸上的易容之物一把撤下。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他看见有大队的汉军向着宗门进发,还以为朝廷终于开始和宗门动手了。怎么说老人家我不管走到哪里,都会被人以为和方士一门又牵连。我老人家想看热闹又怕死,想来想去还是换个模样吧。我们都是一起的,要易容的话当然一起来了,心齐嘛……”
    听完了归不归的胡说八道之后,广仁的脸上又恢复了他那老子天下第二的表情。冲着吴勉和归不归点了点头之后,说道:“既然来了,还是随我去见大方师吧。最近的俗物太多,大方师正在别院休息,几位请给我来。”
    听到了广仁现在住在宗门别院,归不归微微的怔了一下。别院是给需要顿悟的方士清修的地方,广字头的几个人,归不归和火山都曾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别说他们几个。就连前任大方师徐福也曾经在别院清修过。就是在别院当中,让徐福在一夜之间顿悟到了大神通的境界。
    不过像广仁这样的境界,根本不需要再去别院寻求顿悟。大方师挑皇帝马上就要驾临方士宗门这个时间躲到别院又是什么意思?
    不过既然已经被火山拆穿。去见火山也是早晚的事。在红头发男人的带领之下,几个人到了宗门后面几间破败的房子当中。如果不是归不归示意这里就是别院的话,谁都不会相信大方师广仁会在这种地方休息。
    这座所谓的别院到处都是一番杂草丛生的景象,走进院子里马上就能闻到一股青草腐败的味道。似乎自打有这座别院,就从来没有人收拾过。几间破房子上面的房瓦都不齐,众人走到院子里之后,草丛中便有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小任叁好奇向发出声音的地方看了几眼,就见一条手臂粗细的大蛇正向着草丛深处游走过去。
    人参娃娃天生怕蛇。见到大长虫之后,小家伙的脸色煞白。一声大叫瞬间躲到了归不归的身后,老家伙也看到了那条大蛇。嘿嘿一笑之后,说道:“没事,这条蛇是放在这里抓耗子用的。比起这条大蛇。耗子才叫可怕呢。老人家我还的时候,亲眼看见一个小方士来别院顿悟,结果晚上睡觉的时候,被耗子把脸都咬破了。现在老人家我还记得清清楚楚,那孩子也算是有点天赋的。那时候也就十五六岁的年纪,当时胖乎乎的,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样了。那一头的红头发就像是头发着火了一……”
    说到最后的时候,归不归这才想起来,那个晚上被耗子差点咬死的小方士正是面前这位大方师首徒——火山。也就是那次之后。广仁看这个红头发的小孩子可怜,心生怜悯之心将火山收到了自己的门下。
    火山好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带着这四个人走到了最破旧的一间房子外面。这间屋子实在太破旧,房门早已经不知去向。站在门口隐隐约约能感觉到里面有一个人坐在地上,火山好像有门一样,抬手轻轻的敲了敲门框,随后恭恭敬敬的对着里面说道:“吴勉、归不归两位带着百无求和任叁前来看望大方师……”
    “请进来吧”里面传来广仁懒洋洋的声音,好像大方师正在睡觉还没有起来一样。
    “是”火山恭敬的说了这个字之后,回头冲着吴勉、归不归四个人说道:“大方师请四位进去,宗门当中还有些事情需要火山照料一下。请恕在下照顾不周。”说完之后,火山冲着几个人行了一个半礼之后,转身走出去了别院。看他的样子还是在忙乎迎接武帝的事宜。
    进了房间之后。便看到整间房子的地面上也到处都是杂草。大方师广仁随随便便的坐在地上,看他身上满是污渍看起来他在这里已经待了有段时间了。不知道广仁再玩什么,见到几个人进来之后。将散落在地上的几枚铜钱收了收了起来。
    没等广仁说话,归不归先是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大方师好清闲,整个方士宗门都在忙着迎接圣驾。大方师却在这里逍遥快活……”
    “如果连偷懒都不行,那还做什么大方师?”广仁哈哈一笑,对着几个人招手,继续说道:“我也没有想到你们几位会在这个时候造访,是为了重建地宫的事情吗?等皇帝走了之后,我马上就安排人去做。”
    “宫殿什么的不急,我们这样体质的人,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来也来了,老人家我还有点小事情,要和大方师你商量一下。是这样,当年老人家我还是方士的时候,借给了咱们老师尊一条真龙的尸骸。还有一些家底也收藏在宗门里面了,都是一些不起眼的小玩意儿。老人家我早已经不是什么方士了,那几样小玩意儿是不是一起还给我老人家?”
    广仁好像听到了一件有趣的笑话一样,一阵哈哈大笑之后,继续说道:“真龙的尸骸?剩下那些小玩意也不是凡品吧?归师兄,你我都知道这些东西的来历,这本来就是方士一门的东西。身为大方师,我为什么要把这些宝贝给你?”
    “因为方士一门差不多了。”没等归不归说话,第一个坐在广仁对面的吴勉开口说道:“大方师刚才捡起来的铜钱实在占卜吧?刚才收的那么急,看清楚卦象了吗?没看到我告诉你,卦象主大凶,是房倒屋塌之像。房子都倒塌了,里面的东西能早点搬出来还是早点搬出来的好。”
    听到吴勉说出来房倒屋塌的时候,广仁的瞳孔一阵的紧缩。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大方师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道:“吴勉先生你也有猜错的时候,刚才那一卦是我替你们起的。你说的对,是房倒屋塌之像。那么你从前任大方师手里得到的宝物,是不是还来呢?”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