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 青龙与玄武

    吴勉翻着白眼看了看广仁之后,不冷不热说道:“你说的那个人还没死,去东海找他,东西本来就是他的,他说一句我马上就把东西给你。”
    说到了还在海上钓鱼的徐福,广仁的表情有些异样。这个时候,他也猜到了徐福的几分用意。有些苦涩的笑了一下之后,大方师想说什么。不过话到了嘴边又无奈的摇了摇头,将已经到了嗓子眼的话又咽了回去。
    看到了广仁的样子之后。归不归微微的笑了一下,说道:“占卜这种东西的变数太大,能批命就能改名。你也别太往心里去。要是占卜都准的话,现在还是周天下的天下……”
    刚才广仁占卜的卦象老家伙也看到了,本来他想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随便说两句遮过去就算了。想不到被吴勉直接说破了,现在只能说两句话安慰安慰这位大方师。不过话说到一半的时候,老家伙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完,他突然古怪的笑了一下,冲着坐在地上的广仁说道:“对啊,能批命就能改命。我的大方师。还记得那个乌龟壳吗?”
    “乌龟壳……”广仁喃喃的重复了一边这三个字,随后他的眼睛突然一亮,不过随后又马上暗淡下去了。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说道:“那件神器早就遗落民间了,这个时候或许已经被愚民当作鳖甲入药了。就算完好无损也不知去向,远水接不了近……”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仁看到归不归脸上那种得了便宜卖乖的笑容之后,大方师突然明白了什么,“噌”的一声从满是尘土的地面上跳了起来。随后盯着笑眯眯的归不归说道:“归……师兄,你知道占——乌龟壳的下落吗?”
    “乌龟壳嘛,又不是什么宝贝,随便找出来一座水塘里面都有。”看到广仁明白过来之后。归不归反而装起了傻。嘿嘿一笑之后,他继续说道:“老人家我记得别院的后面水池子里就养了好几只寿龟,我老人家当年吃了七八只。谁说寿龟的味道好来着?和一般的水鱼一个味道……”
    “那么归师兄你吃过龙肉吗?听说味道要比寿龟好一点。”广仁和归不归相识几百年,马上便明白了这个老家伙的意思,微微的一笑之后,他继续说道:“巧了,我方士的宗门当中就有一条死龙。听说青龙配玄武味道最好,现在有了青龙,就差一只玄武……”
    “你们这么说话有意思吗?明明都是人,就是不说人话!”这个时候,百无求实在忍不住了。这妖物的脾气一上来谁的面子都不给。当下冲着归不归和广仁说道:“老子在一旁都听明白了,小白脸(广仁)你想要什么王八壳。老家伙想要死龙。你们俩要换就直接说,扯青龙、玄武干什么?干脆加上白虎和朱雀炖一锅。说的就像煮熟了你们真的敢吃一样!”
    “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被百无求说破之后,归不归脸上没有丝毫尴尬的样子。反而嘿嘿一笑,冲着广仁继续说道:“不过老人家我存在宗门的那点私货,是不是也一起还给我老人家?怎么说老人家我也不是方士了,再麻烦宗门存东西也不好意思。”
    “只要那只乌龟壳到了,我们一切都好说。”广仁又重新看到了希望,当下冲着归不归微微一笑之后,又继续说道:“不过归师兄也要快点了,皇帝十天之后就要到了。现在一切都是变数,万千不要等到尘埃落地之后。你才带着乌龟壳过来,那样就太晚了。”
    “你把东西都准备好,别的就不劳大方师你操心了。”嘿嘿一笑之后。归不归冲着吴勉说道:“我们走吧,别耽误大方师休息。”
    吴勉看了老家伙一眼之后,没有言语,直接跟着他从别院当中走了出来。广仁猜到他们有话要说,当下也没有出来相送。走出了别院之后,趁着周围没有外人,吴勉拉住了没事人一样的归不归,说道:“老家伙,现在没有外人了,是不是该说说那只玄武了?”
    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说道:“就知道你等不及出去就要问,不过这里毕竟还是再方士宗门里面。天下可不止百里熙一个人会炼制传音传影的法器,先出去,一个乌龟壳而已,对别人是宝贝,对老人家我也就是那么回事。出去说,这事我老人家还不至于对你藏着掖着。”
    当他们走到了宗门大门口的时候,见到已经有一位小方士等在那里了。见到了他们几个人之后。小方士对着他们行了半礼,说道:“几位尊客,大方师下了法旨。将他老人家的马车赠予几位尊客。大方师请几位尊客早去早回,万误耽搁……”
    自打春秋时期,历代周天子登基之后。都会赐下方士一门大量的财物。其中必定有一辆不下王车的马车,作为历代大方师面见天子的座驾。周灭之后,秦始皇帝和汉朝历代皇帝都继承了这种传统。广仁送给他们的这架马车正是高祖皇帝刘邦的御赐之物。足以看出来大方师对那只乌龟壳的重视程度。
    依旧是百无求驾车,直到看不到方士宗门之后。吴勉才慢悠悠的对着归不归说道:“你现在不是想说到了京城再将那只乌龟壳的下落吧?”这个时候,小任叁也凑了过来。坐在老家伙的大腿上,瞪大了眼睛说道:“老不死的,说说。什么乌龟壳能让广仁舍得先把这辆车送出来。到底是大方师的座驾,比小刘喜的王车还要舒服。”
    归不归微微的笑了一下,这才算开口说了那只乌龟壳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和大方师口中的乌龟壳是当初商末时候。西伯侯姬昌占卜所用的法器。传说是姬昌在狩猎的时候,遇到龙种霸下产子,所生一雌一雄两子。两子产下之后霸下便遇到了天劫。一番苦斗之后霸下渡劫成功,两只刚刚生下的幼子也捡到了天大的便宜。母子三只霸下瞬间脱壳变成真龙飞升天界。
    远远看到了这一幕的姬昌,当下将三只龟壳捡了回去。霸下的大龟壳进贡给了纣王,两只小龟壳留在身边做成了一雌一雄两只占卜天命的法器。使用两只法器占卜起来从未失过手,最后姬昌给这两件法器起了占祖的名字。
    和其他的占卜不同,使用占卜批命之后,会有一次改命的机会。当初占卜的首位主人西伯侯姬昌本来应该死在纣王之手,最后还是用了占祖改名,父子两代人举兵灭了殷商的江山,成就了周朝八百年的基业。周立之后,两只占祖便被存放于皇宫的密室当中。
    后来周幽王锋火戏诸侯,引来犬戎攻占了都城镐京。两只占祖连同大量的珍宝一起都被抢到了犬戎一族当中,其后虽然有几次重新出现,不过也是昙花一现,随即马上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初归不归还是方士一门红人的时候,曾经无意当中得知了其中一只占祖的下落。不过老家伙当时的日子过的顺风顺水,也不打算给自己算命,去找那个不自在。虽然已经过了几百年,不过老家伙还是敢肯定东西还在那个所在。
    出了方士一门的范围之后,百无求便跟归不归要一个地址,他也好赶着马车行使过去。不过没等老家伙说话,吴勉先说道:“一直往前跑吧,你以为广仁只会送一架马车吗?他是没有亲自出来相送,可是派的门下弟子,已经送出来几十里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