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 狩猎

    继续跑出去七八里路之后,吴勉、归不归这辆车突然无缘无故的停在了路边。随后就见驾车的百无求跳了下来,站在路边将裤子脱了下来。将裤子搭在肩头上,光着屁股站在路边尿了起来。
    小任叁在车厢里面露出来脑袋,笑嘻嘻的冲着光屁股地百无求说道:“大侄子,你说谁尿尿向你这样把裤子都扒下来的?不是我们人参说你。你到底是在尿尿,还是在耍流氓?”
    “这样凉快,老子让屁股也通通风。”百无求一边尿着一边说道:“你以为老子赶车很容易吗?你们在车厢里面还能活动活动。老子坐下去可是一直都没有换地方,屁股沟里面都是汗,一边尿尿一边晾晾屁股。省的一会放屁你们说有味道……”
    “没有味道的还叫做屁吗?”小任叁被百无求的话逗得哈哈大笑,随后不知道车厢里面的归不归对他说了一句什么。小家伙这才止住了笑声。
    车厢里面安静起来之后。百无求却尿起来没完。照着它这个尿法,二愣子三分之一的体重已经都鸟走了。这个时候,空气当中传出来有人说话的声音:“中计了……”
    话音落下之时,一个方士突然出现在距离马车三四丈之外的地面上。而站在路边的百无求好像没有看到一样,依旧一边在自言自语的叨叨念念,一边哗哗的尿个不停。
    这位突然出现的方士,正是当初从广义转到广仁门下的弟子——左慈。这个看起来六七十岁的老头子慢慢的走到了马车旁边,仔细看了几眼马车之后,回头冲着空气中喊道:“都出来吧,我们都中了归不归的幻术……”
    说话的时候,左慈抬手对着马车轻轻的抹了一下,他的手接触到车厢的一瞬间,就见整个马车连同尿起来没完的百无求同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整个马车唯一真实的只有那条掉在地上的裤子……
    这个时候,左慈的身后又出现了三四个和他一样装束的方士。几个人愣愣的看了一眼被左慈捡起来的裤子,其中一个年纪大点的方士说道:“只有不到一刻钟,我们还有机会追上他们的马车。”
    “那就是自找没趣了。”左慈将百无求的裤子收起来之后,对着身后的几个人说道:“他们在这里摆下幻阵,就是知道我们跟在后面。这次算是警告,下次我们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我要回去向大方师复命,你们要跟着来吗?”
    左慈身后的几个人相互对了一下眼神之后,默认了左慈的说法。随后几个人同时运用了五行遁法。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几个方士消失的同时,距离这里三四里外的官道上,刚才消失的马车正行驶在了路上。驾车的百无求已经从头到脚换上了一套崭新的方士服饰。这套衣服和一般的方士服饰约有不同。衣衫的边缘都用金线走边,看着很是能衬托穿衣之人的尊贵。
    “老家伙,这什么衣服?穿着怎么那么别扭?你说老子好端端的一条裤子,洗洗还能穿啊,你说扔就扔了。”百无求一边驾车身子一边抖个不停,好像再担心它树皮一样的皮肤被这真丝衣服划破一样。
    坐在车厢里面的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知足吧,这件是大方师的便服,整个方士一门出了广仁之外。就只有你穿过了。广义、广悌和火山都没有资格穿这个。那个反出门的广孝就是知道自己穿不上这件衣服之后,才彻底和方士一门闹翻的。”
    “老子我就说这衣服怎么那么难穿,原来没人穿过。”百无求皱了皱没有之后。回头对着归不归说道:“到前面记得给老子置办几件粗布的衣服,麻的更好,怎么说你这当哥哥的也要给自己的兄弟置办几件衣服吧。”
    听到百无求又变了称谓。归不归便将脑袋扭到一边,不再搭理它。这个时候,坐在老家伙身边的吴勉开口说道:“现在后面的尾巴也没有了,也该告诉你的儿子弟弟,我们要去哪了吧?”
    “本来挺好爸爸儿子的关系,都被你送了人情。”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不过归不归还是不敢得罪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干笑了一声之后,对着驾车的百无求说道:“傻小子,知道齐国都城临淄吗?我们就去那里。你手头快一点,我们明天下午就能到……”
    临淄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是齐国的国都,现在武帝将自己的第二个儿子刘闳封为齐王。都城依旧建在临淄。战国时期,归不归这个老家伙就是几位齐王的座上宾客。当初他还是方士的时候,曾经代表方士一门做过几年齐王的宫廷方士总管,对那里非常熟悉。
    知道了目的地之后,吴勉还想询问那占祖到底在什么地方。不过说到具体的事情之后,老家伙便笑嘻嘻的左顾右盼。什么都说就是不说占祖到底在什么地方。有些报复吴勉不说地图所在的嫌疑,白发男人问了两句,见老家伙没有回答的意思。当下也就闭上了嘴巴,反正一路走下去,一定会又那个占祖的消息。
    百无求驾车的技术要高过归不归的预想。这一路上他们几个人吃喝都在这马车里面,出了下车方便之外,就连晚上睡觉都没有下车。百无求倒是是妖物的底子。一天一夜没睡竟然看不出来一丝困乏。也是广仁让给他们的这架马车配的都是千里名驹,一般的马这个时候已经累的快要吐白沫了。
    第二天上午,他们就到了临淄城二十里外的地方。顺着官道一直走就能到达临淄,眼看着距离齐国国都越来越近的时候,突然从树林里面冲出来一支人马。为首的一人冲着了马车近前,对着赶车的百无求喊道:“停车!齐王殿下正在前面狩猎。你们将马车停好,不要冲撞了王驾。”
    百无求一瞪眼,正要对着来人骂街的时候。车厢里面传来了归不归的声音:“傻小子,听他们的吧,这是齐国殿下的地盘。我们客随主便。”
    有了老家伙的话,百无求这才气哼哼的将马车靠边停下。那对官兵见到车停之后,除了暂时不让他们前进之外。也再没有其他的要求了。
    虽然停了车,但是百无求还是一脸的不情愿,他回头冲着车厢里面的归不归说道:“老家伙。几个当兵的怕他们做什么?看看谁敢拦我们这架马车。”
    “跑了这么久,我们不休息马也要喘口气吧。”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趁着这个时候休息一下,就当看看风……”
    老家伙的话还没有说完,前面的方向突然响起来一阵嘈杂之声。随后有十几个衣衫褴褛的男女从前面跑了出来,而周围的官兵却没有阻拦的意思。反而让出来一条道路,让这些好像流民一样的人们跑过去。
    这些流民从官兵当中跑出来之后没有多久,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箭矢飞过的“嗖嗖……”之声。几乎每次放箭的声音之后,都会有一名流民倒下。转眼之间,十几个流民已经有一半倒在地上了。
    生下的六七个流民的脸上都是惊恐之色,这些人也顾不得身边同伴倒下。只是拼了命的向前跑去,希望自己能侥幸的留下一条活命。当这些人跑到马车旁边的时候,一支箭矢向着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后心射了过来。眼看着这个小孩子就要穿心而亡的时候,从车厢里面突然伸出来一只手,瞬间抓住了那支箭矢,随后一个带着棱角的声音传了出来:“这也叫狩猎吗?那么现在猎物要换人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