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章 心智似鬼神

    洞口的位置已经打好了架子,两根粗大的麻绳系在一个大号的箩筐上面。早上过来送礼的小吏还有另外的四个人远远站着,看样子他们是不想听到自己老板和吴勉说的话。
    看到了归不归带着两个白头发的年轻人出现之后,正盯着洞口向下观望的郑鱼便眯缝起来了眼睛。笑眯眯带着好像他影子一眼过的妖物走了过来。走到近前看了两个白头发的年轻人之后,说道:“小老儿应该怎么称呼两位呢?是大方师师徒?还是淮南王刘喜殿下?”
    这句话说出来,让还在眩晕状态下的刘喜状态顿时好了起来。他先是看了身边的归不归一眼。没有看到两个老家伙有什么眼神交流之后。这位昔日的淮南王这才淡淡的笑了一下,对着郑鱼说道:“难得临淄城中还有认得刘喜的人,那不知道我又该如何的称呼您呢?张明方?何崇元还是谭冲?又或者您还有其他的名字?”
    “淮南王少年成名,今日一见果然不简单。”郑鱼哈哈一笑,对着两个白头发的年轻人行了半礼。自从知道归不归再次出世之后,郑鱼便命人在暗中去调查吴勉、归不归的下落。从他们二人进入淮南国招贤馆。到淮南国都城寿春被汉军攻下。两个人行事十有七八都没有瞒过郑鱼的耳目,后来寿春城破之日淮南王失踪。郑老板也派人去查过,知道城破之日吴勉和归不归都不在草庐当中。而且几天之后。淮南国附近便出现了一个和失踪淮南王很是相像的白发男人。和他结伴的另外一个白发男人称呼此人为殿下,将几件事情串联起来,真相便呼之欲出了。
    听到了面前这个白胡子老头说出了刘喜的身份。孙小川便皱着眉头看了身边的归不归一眼,说道:“老神仙,不是说殿下的身份不能泄漏……”
    “小川。不要乱说。归先生肯说出去的话,寿春城破之日我已经死在乱军当中了。”没等孙小川说完,刘喜已经打断了他的话。顿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孙小川说道:“天下心智近乎鬼神者归先生算是一位,这位先生又算一位了。你不知道的事情未必这位先生也不知道。”
    郑鱼听了哈哈一笑,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对着刘喜说道:“我们这两个老家伙只是活的久了一点,见识多了那么一点点而已。如果殿下早生几年,哪里还有我们这几个老家伙的活路。”
    “你们都是一路人,要互相吹捧的话回家照照镜子就可以了。”这时候,已经等到不耐烦的吴勉对着他们这几个人继续说道:“如果你们想相互吹捧到天亮的话,那我们就自己下去了。”
    郑鱼也是调查过吴勉身份的,这个连归不归都不敢惹的白发男人。这个八面玲珑的生意人自然也不会轻易招惹,当下,郑老板陪着笑脸和归不归一起,带着两个白发年轻人走了过来。
    看了一眼脚下三尺见方的黑窟窿之后,郑鱼再次说道:“当初共王的陵寝是我一手操办的,里面也放了一些我的私物。今天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将里面的东西整理一下。”
    说话的时候,他身后的妖物已经将一个不是很大的包裹背在身上。在郑鱼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这个动作让吴勉身边的百无求很是不以为然。二愣子的嘴一撇,学着自己小爷叔的样子翻了翻眼皮,继续用吴勉的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好好的妖,还要学人交头接耳。慢点说不着急。别一句话没说上来再噎死了……”
    出门之后,郑鱼已经叮嘱过自己的妖物不要和百无求翻脸。当下妖物也只是瞪了二愣子一眼,也不说话直接顺着黑漆漆的洞口跳了下去。看样子这妖物是替自己的主人打前站去了,也有可能就好像归不归说的一样。它将身上带着的占祖藏到墓室的某一处所在,等到他们下去之后,再装模作样的将这个乌龟壳从里面取出来。
    看到了妖物跳下去之后。吴勉回头看了还在学他翻眼皮的百无求一眼,说道:“为什么我突然想在你脸上打一拳?”
    吴勉的样子不像是说笑,百无求的表情顿时僵住。最后低着头不再学吴勉的表情动作。自己慢慢悠悠的走到了归不归的身边,压低了声音嘀咕道:“还有活路吗?老家伙,你叔叔这算是自己看不惯自己吗?”
    归不归侧了侧身子。避开了吴勉的目光之后,叹了口气,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傻儿子。你现在知道老人家我这一百多年是怎么过来的了吗?”一句话说完,这一对没有血缘关系的亲生父子异口同声的叹了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洞口下面的位置传来了妖物瓮声瓮气的声音:“先生,阵法已经关掉了,您可以下来了。”这句话众人才明白了妖物刚才下去的目地。
    郑鱼站在洞口答应了一声之后,招手将对面的小吏几个人叫了过来。从他们的手上接过来一只灯笼之后,回头冲着吴勉、归不归这边说道:“本来应该请不归老兄和吴勉先生二位下去的,不过大家都是自己人,小老儿也就不客气了。郑鱼我在共王的阴宫当中恭候诸位。”
    说完之后,在小吏的搀扶之下,郑鱼坐进了洞口的箩筐。随后小吏几个人慢慢的将箩筐放到了下面,片刻之后郑鱼落地。小吏几个人又箩筐拽了回来,冲着吴勉这边的人说道:“小的伺候几位老爷,不知道哪位老爷先下去?”
    “不用麻烦你们了。”吴勉低头看了看自己脚边的小任叁。小家伙心领神会的嘿嘿一笑,随后身子向下一矮,整个人已经钻到了地下。
    看着小任叁消失之后,吴勉对着刘喜招了招手,说道:“殿下,过来吧,我伺候你一程。”
    听到了吴勉的话,刘喜急忙快步的走了过来,嘴里说道:“弟子可担不起先生这句话,其实弟子可以和那位老先生一样,坐着……”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吴勉已经抓住了刘喜的肩膀。随后身子跳起来。带着刘喜一起顺着黑漆漆的洞口跳了下去。
    看着吴勉和刘喜跳下去之后,归不归冲着孙小川嘿嘿一笑,说道:“看来老人家我要伺候你下去了。娃娃,一眨眼就到下面了。”
    这个时候,洞里面已经传来刘喜呕吐的声音,孙小川的脸色又把发白,陪着笑脸对归不归说道:“老神仙,咱们都是自己人就不用那么客气了。您还是让我坐着箩筐下去吧。小川我身子骨弱,经不起……”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已经被笑嘻嘻的归不归抓住了衣服领子。就这么揪着他也从洞口挑了下去,孙小川一阵破了音的尖叫声到了下面才停。当下,上面除了小吏几个人之外,只剩下了百无求一个孤零零的站在那里。这个妖物有些纠结的走到了洞口旁,看了下面一眼之后,说道:“呸!老家伙,到底谁才是你亲生的?你儿子还在上面,你倒带着别人下去了。等你摊在床上的那一天,别指望老子我侍候你。”
    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百无求已经抬腿从洞口跳了下去。地面上只留下了目瞪口呆的小吏几个人。小吏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深吸了口气之后,对着几个同伴说道:“都是神仙一般的人物,这下子热闹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