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 弱离

    郑鱼说话的时候,屠蛊已经侧着身子穿过了被他凿出来的窟窿。经过洞口的时候,它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个不小心触碰到了旁边的墙壁。
    屠蛊出来之后,郑鱼也走到了窟窿旁边。这个白胡子老头左右看了一眼窟窿的两侧之后,深吸了口气。随后在屠蛊的接应之下,抬腿迈进了窟窿里面。
    看着这一人一妖小心翼翼的样子,吴勉和归不归对了下眼神。两个人几乎同时走到了洞口,围着洞口看了一眼之后。他们俩都将目光停在了左右两侧石砖的夹缝当中,吴勉还好,看到了之后并没有多说什么。不过归不归看到之后。先是一愣,随后转头对着已经进入门内的郑鱼说道:“老弟,想不到你搞出来这么大的手笔。知道的这里是齐国降王的陵寝,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始皇帝的皇陵。老人家我多嘴问一句,这一手是谁教你的。”
    “不归老兄,你已经猜对了,当初我就是得了始皇帝骊山皇陵的草图之后,才建造的这里。”郑鱼有些卖弄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这里除了几处机关仿造了皇陵之外。其他的还是不能和始皇帝的骊山皇陵相比的。”
    郑鱼说话的时候,百无求已经溜溜达达的走到了吴勉和归不归的身后。它将自己的大脑袋顺着归不归的目光看过去。就见窟窿夹壁墙的并不是石砖,而是无数个拳头大小好像水晶球一样的透明圆球。这些圆球里面隐隐约约能看到有液体在流动,只是想不明白当初是怎么把这些液体灌进这些透明圆球的。
    看到了这些透明圆球之后,百无求反倒是一脸的失望:“看你们说的那么邪乎,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敢情就是这些水晶球啊,这也有什么?里面有水它也叫水晶球。百里熙和广仁那里不是都有这种水晶球吗?比这个大得多的有得是。怎么?你们光记着吃饭了,没注意到还有这种东西吗?”
    说话的时候,这个二愣子竟然还要伸手去抓两侧夹壁里面其中的一个透明圆球。不过就在它的手刚刚抬起来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力量已经在归不归身上形成,随后瞬间将这个二愣子打的飞出去十几丈远。
    好在这股力量虽然霸道,却不凶险。百无求倒地之后一骨碌便从地上爬了起来。归不归少有亲自动手教训二愣子,而且还在两拨外人的面前,让这个二愣子有些下不来台。
    “老家伙你干什么!”百无求从地上爬起来之后。便冲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去了。这妖物大吼了一声之后,便再次冲着归不归的方向冲了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就见归不归脸上的表情变的有些凝重。随后老家伙冲着夹壁里面的透明球体虚抓了一把,虽然其中最上面的一个透明球体轻飘飘的飞了起来。缓缓向着归不归的方向飞了过来……
    归不归的手不和透明天涯圆球有任何接触,总是有几寸的距离。眼角的余光看到自己的便宜儿子冲着自己扑过来的时候,老家伙说道:“别动,不是你爹爹我吓唬你。傻儿子,里面的汤水要是溅到一点在你身上。这辈子你就算是过完了,不是老人家我吓唬你。就算你爹爹是大罗金仙也护不住你的周全。”
    看到归不归脸上的表情难得的一本正经。百无求这才知道自己刚才差点闯下了大祸。当下他再不敢撒野,身子一转远远的躲避了起来。而刘喜和孙小川也躲到了另外一个方向。
    控制着这颗透明圆球在自己的眼前转了几圈之后,归不归的脸色又凝重了几分。看了一眼躲起来的几个人之后。归不归开口冲着另外一个‘人’喊道:“任叁!出来,地下马上也不安全了……”
    “什么?下面怎么了。”归不归的话音刚落,小任叁的小脑袋便从他的脚下冒了出来。看到了小家伙露头之后。老家伙的手指一弹将那颗透明圆球远远的弹了出去。
    “啪!”的一声,透明圆球在摔落到地面上的一瞬间,便好像水球一样的散开。随后一阵“呲……”的声响。四溅的液体将地面烧熔出来一个二尺有余的窟窿。
    百无求抻着脖子看了一眼之后,冲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这也没什么嘛,老家伙,你吓了老子这一跳。老子的皮糙肉厚,这一点点毒汁酸水能把老子怎么……”二愣子的话还没说完,眼睛便直了起来。
    刚才液体烧熔地面的声音一直没有结束。百无求再次看过去的时候,地面上还是那个宽度在二尺有余的窟窿。不过走近看了一眼,只是瞬间的功夫。这个黑窟窿一斤深不见底,百无求找了个石子礽到了窟窿里面试试深浅。想不到石子扔下去之后,不知道石子是不是被烧熔掉了。竟然没有听到石子落地的声音。
    这个时候。二愣子终于知道害怕了。它咽了口唾液之后,缩了缩脖子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一个就够了。你别在拿出来了。这玩意儿得劲太大。就算你和小爷叔的皮囊抗揍,也受不了这个吧?这到底什么是什么玩意儿,以后遇到老子要躲着点。”
    “难得傻小子你也有怕的东西。”归不归向后退了一步,随后回头对着百无求继续说道:“记住了,这个不是什么水晶球。它叫做弱离,是商末时期修士们炼丹时,无意中炼出来的酸水。因为刚刚炼出来的酸水和传说种的弱水很像,那时候的修士们就给它取名叫做弱离。
    弱离炼成之后,用术法将其悬空。三个时辰之后,外面的一层就会凝固住,看着好像水晶石一样。不过一旦弄破了一个就是一场灾难。夹壁墙里面最少也有千八百的,有一个破掉了,这些弱离便一个都留不住。”
    “成百上千……”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百无求的眼睛便有些发直。一个已经不得了,这么多的弱离如果都碎了。周围的人一个人活不了。难怪刚才屠蛊和郑鱼刚才过去的时候那么谨慎了。
    不过由于炼制弱离的过程太过凶险,经常是炼制的修士连人带着丹炉都被刚刚炼成的弱离烧熔掉。就算侥幸能将弱离炼制出来,还有不少修士是死在了将弱离成型的过程中。像郑鱼这样能收集这么多的弱离。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解释完了弱离之后,归不归回过头来,对着已经走过去的郑鱼说道:“老弟,这么多的弱离,你不是把始皇帝的骊山皇陵挖开,把那边的弱离转移到这里了吧?”
    郑鱼笑了一下之后,说道:“不归老兄你说笑了,你被徐福请走清修的时候,这世上已经有了其他炼制弱离的法子。我虽然不是修士。不过得到这些弱离也不难。”
    就在郑鱼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顺着洞口走了过去。归不归也觉得自己站在这面弱离墙前不安全,当下也跟着钻了进去。后面的百无求和刘喜、孙小川三个人也从这里钻了出去。小任叁蹦蹦跳跳的惯了,最后还是百无求将它的三叔抱了起来,穿过了这面弱离墙。
    穿了过来之后,这里的地面上也都是死尸。不过这些死尸身上的衣服明显要华贵许多。而且有男有女,应该就是那位共王的什么亲戚。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