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九章 三家分齐

    行尸是人死后怨气不散凝聚在尸体当中,阻断了魂魄从身体里面离开的途径。死人不会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因为怨气太深,行尸会将这股怨气发泄到其他人的身上。只不过每发泄一次怨气非但不会减轻,反而变得越来越凌厉。
    行尸对一般人虽然是生人勿近的怪物,不过修士来说,对付这种行尸却并不费事,有个三五年道行的小修士就能轻松的将行尸魂飞魄散。让吴勉和归不归这样的大修士来对付一个行尸,就好像是让天下闻名的武士去对付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一样。
    郑鱼叹了口气。说道:“如果单单是想让共王魂飞魄散的话,当初将它请到这陵寝的时候,我已经让人那么做了。共王是因为我才被活活饿死的。虽然不能不能将生前就将他救出来。死后也要消除共王的怨气,超度它的魂魄。”
    说到这里,郑鱼顿了一下,随后他脸色有些凝重的继续说道:“当时我也找了几位大修士,请他们前来超度共王的魂魄。不过谁看了都说他的怨气太深,让共王魂飞魄散容易,但是让他消除了怨气却是太难。最后还是一位大修士给出了一个主题,先将共王的遗体留在这里百年。等到百年之后再请大修士过来超度,只要没有生人的刺激。这一百年差不多也可以让共王的怨气慢慢消除一点……”
    “你这话说的早了。”没等郑鱼说完,站在棺椁旁边的归不归突然微微一笑。他说话的时候,已经将手伸进了棺椁当中,拉断了绑在共王上半身的十几根金线。就在金线被拉断的一瞬间,本来一直好像死人一样的骷髅突然睁开了双眼。它直挺挺的坐了起来,大吼了一声之后,张开满是枯黄牙齿的嘴巴,对着归不归枯树枝一样的手咬了下去。
    眼看着这一下就要咬到归不归手腕的时候,老家伙突然变了手法,伸出手指在骷髅的脸上轻轻弹了一下。“噗!”的一声之后,行尸骷髅再次躺到了棺椁里面。也不知道老家伙使得什么力道,行尸倒在之后就像被粘到棺椁里面一样。虽然一直在呲牙低吼,却再也没有向刚才那样坐起来。
    这样子和一百年前共王下葬的时候,几乎一摸一样。看的郑鱼心头一沉。他明白这条路行不通了。就在真的可以磨掉共王的这口怨气,照这个速度大概也要再过了一两千年。
    “他这样子和一百年前差不多吧?”归不归看了还躺在棺椁里面低吼的骷髅一眼,随后对着郑鱼继续说道:“要是你们家隔壁上吊死的小寡妇,这样磨掉她的怨气也许还可以。不过他是投降之后被活活饿死的一国之君,要是这样滔天的怨气一百来年也能被磨掉的话。那几位圣贤就要重现排名了,共王怎么也要排在孔仲尼的前面。”
    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郑鱼呆楞了起来。当初他将共王的遗体运到这里来的时候,秦已经统一了天下。怕走漏消息,郑老板并没敢请什么有名的大修士。本来以为这只是那些修士的道行不够。这次归不归这样的大修士找上门来,郑鱼还以为终于可以超度了共王的魂魄。让他早日投胎做人,想不到过了一百年。齐共王的怨气还是那么强烈。
    半晌之后,郑鱼这才回过神来。表情黯然的看了归不归一眼,随后有气无力的说道:“那么说来。这次就连不归老兄你都无法超度共王了。本来以为这次可以补救当年的过错,看来还要让共王在这里多住几百年了。不归老兄,以你的阅历。还要再过多久才能让共王散了折扣怨气?”
    郑鱼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一直笑眯眯的看着他,直到郑老板说完。归不归这才开口说道:“老人家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能超度这位共王殿下了?一具行尸而已,就算怨气大了点。可终究还是一具行尸,翻不了天。”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郑鱼的眼睛便亮了起来。他本来就是极聪明的人,只不过齐共王这具行尸一直都是郑老板的一块心病。关心则乱,他竟然忘了开口询问归不归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超度这个棺椁里面的行尸。
    看着郑鱼重新看到希望的表情。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郑老板搓了搓手指,没等郑鱼说话。老家伙抢先说道:“不过老人家我替你超度了共王,老弟,你用什么来报答我老人家呢?占祖不算,那个乌龟壳你早就答应送给老人家了。你自己经营齐国这么多年,除了占祖之外,不会在没有什么好东西了吧?”
    这个时候郑鱼哪里还顾得上讨价还价,他盘算了一下自己的家底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我倒是还收藏了几件上古时期的法器,只要不归老兄看的上眼。你尽管哪去。”
    “连名字不都报不出来,看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算了,还是老人家我便宜便宜你吧。”归不归轻轻的摇了摇头之后。回头将身后不敢靠前的孙小川和被他作伴的刘喜叫到了身前。指着他们两个白头发的年轻人说道:“这两位的身份你也知道,老人家我直话直说。刘喜做过几十年的淮南王,他少年成名的事情你应该比老人家我都清楚。他旁边的孙小川也是一个机灵鬼,难得的是咱们大家伙都是一样的体质。你们三个人合作的话,也不用担心谁比谁先走一步。老弟,你别看刘喜殿下的年纪轻。他的眼光可是独到。如果当年他给共王献计的话,也未必就是现在的这个局面了。”
    本来今晚让归不归将刘喜和孙小川一起带来,郑鱼便是存了和两个人合作的心思。郑老板这些年已经推倒了幕后,不过幕后也有幕后的不便之处。知道了刘喜和孙小川两个骗子进了临淄城之后,这位齐国的首富便心生了一个主意。将孙小川顶到幕前,他和刘喜在幕后操控。说实话。有关经商之道,天底下可能再没人能超过郑鱼。但是对于天下大事的把控,这位郑老板还是差了一筹,要不然的话,也不会献计给共王投降献国,最后落得一个被活活饿死的惨象。
    没等郑鱼说话,孙小川先忍不住对着归不归说道:“等一下,老神仙,不是说三分之一的齐国吗?怎么又变成我们给他打工了?”
    郑鱼微微一笑,替归不归解释道“不是打工,是合作。我的东西分给你,你便占了三分之一的齐国。”
    齐王他和刘喜是见过的,虽然年轻不着调课也不是这个白胡子老头啊。而且就算是齐王也不敢轻易将自己藩下之国分给他人三分之一吧?孙小川还想要说几句的。不过被刘喜用目光示意拦下。这才拉着昔日淮南王,到一边嘀咕去了。
    看到了自己满足了归不归的要求,郑鱼马上再次对着归不归说道:“不归老兄,人我收了,那么是不是就可以超度共王的魂魄了?”
    归不归还没有说话,已经有些不耐烦的吴勉对着郑鱼说道:“等一下,郑老板,你贵人事忙,忘了点什么的话,那么我提醒一下你,我们是为什么下来的?”
    “怎么会忘了呢?”郑鱼单单的笑了一下,回头冲着又做回他影子的屠蛊说道:“你将那件东西拿出来,不归老兄是见过的,是真是假他看一眼便知。”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