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七章 国师

    第二天天亮之后,两万人的御林军突然闯进了临淄城。这些御林军直接闯进了齐王王府和大小官衙当中,连同齐国国境内其他县郡在内,将包括国相、大将军在内的齐国大小官员抓捕了一百六十多人。
    齐王还在睡梦中被人叫醒,还没有弄明白出了什么事情,便看到了传旨官进了他的寝室。被人匆匆忙忙的套上了件衣服之后,就见在十几个御林军簇拥下的传旨官已经进了他的寝室之内,齐王刘闳还没有反应过来,传旨官已经对着他宣读了旨意。
    齐王刘闳贪婪、嗜杀成性。轻信佞臣致使齐国境内盗匪四起,百姓民不聊生。即日起废除刘闳齐王爵位,贬为清河王。齐境撤国改为州郡。可怜小胖子刘闳到现在都不明白这一场灾祸为何而来。
    刘闳带人前往清河国上任之时,一口气咽不下去,在上任的途中便得了急症亡故。就在清河王刘闳咽气的那天。武帝本人带着年幼的太子刘据,在五万御林军的护卫之下,终于进到了方士宗门之内。
    大方师率众出离宗门十里迎接圣驾,到了宗门之后,武帝亲自将御赐三宝交到广仁手上。随后竟然封了广仁贤圣尊辅国师的称号,广仁三次婉拒武帝三次加封。最后无奈之下,大方师便兼了这个国师的称号。
    本来以为这样就算完了,没有想到的是。广仁受封国师的称号之后,皇帝竟然又让太子拜在大方师的门下。还是之前的老样子,广仁借口太子是天上的星宿下凡,不敢收他为徒。这太子也是灵巧,没等皇帝发话竟然跪在大方师的面前。看这架势广仁如果不收太子为徒,这位大汉的储君便会长跪不起。最后大方师只能仿效昔日方士一门首任大方师,代替师尊徐福收了太子刘据为徒。
    自此以后,除了广字头的几个人称呼太子为湿地之外。方士一门所有的人都要尊称这位太子为师叔,当下,广仁受封国师的仪式结束之后,便开始广仁替师收徒的仪式。在人群当中观礼的人当中。一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家伙对着身边的白发男人说道:“看到了没?就差没奉方士一门为国教了。当初徐福都没有过的风光,现在广仁都办到了。自打有方士一门开始,现在就是最兴盛的时候。”
    “老家伙。不用暗示。盛极必衰的道理我懂。”白发男人吴勉看了一眼说话的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占祖已经到了广仁的手里,方士一门的命运就让他去揉搓吧。你我都不是方士了,也不用替他操这个心。”
    二人身后黑铁塔一样的百无求跟着嘀咕道:“老家伙,这还有完没完了。你说上面那个小崽子对着徐福的画像可俩头就完了,还墨迹的没完没了……”
    “这个小崽子前世也喜欢说个没完”吴勉难得的正经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太子的前世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想不到这一世刚刚学会说话便忍不住了,我倒想看看他日后做了皇帝又会怎么样了。”
    正在内侍的搀扶之下,对着徐福画像磕头的小太子正是那位方士总管大人的转世之人。当初虽说因为吴勉、归不归而死,死后又遭了几年罪。不过现在终于投胎转世成了太子,堂堂一国的储君也该知足了。
    不过就在太子被人搀扶着爬起来的时候,突然有意无意的对着吴勉、归不归这边笑了一下。这个笑容让归不归愣了一下,随后这个老家伙立即明白过来,嘿嘿一笑之后,冲着身边的吴勉说道:“这个小滑头,他投胎的时候将前世的记忆也一起带过去了。老人家我当时就感觉那里不对头的,原来问题处出在这里。”
    那个吃奶的太子爬起来之后,便没有再看吴勉、归不归一眼。当下在内侍的引领之下,继续着后面的仪式。
    吴勉几个人看的有些不耐烦了,趁着众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的从大殿当中走出来。三个人身穿方士的服饰,也没有侍卫和方士阻拦。他们三个人回到了待客的厢房之后,藏在这里的人参娃娃便忍不住问道:“你们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皇帝带娘娘来了吗?带了几个?这么早就回来——不是广仁和皇帝打起来了吧?让我们人参猜猜。嗯,广仁在长安城待过,他是不是和那个娘娘不清不楚被皇帝知道了。皇帝老子不确定太子是不是他亲生的,就过来兴师问罪了,是吧?老家伙,你快说是。我们人参等不及了……”
    小任叁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思,几个人都习以为常了。除了百无求没心没肺的哈哈大笑之外,吴勉和归不归只是莞尔一笑。老家伙笑着对这个小家伙说道:“幸亏你这辈子只是个人参娃娃,如果你是人的话,还有苏秦、张仪什么事吗?真想去挑事儿的话,你一个一尺半的小孩子跟皇帝说,广仁睡了你们家娘娘,皇帝可能还真的往心里去。”
    就在几个人说笑的时候,门口响起来一阵脚步声。随后有人轻轻的扣了几下门,说道:“归不归、吴勉二位先生在吗?大方师有请二位先生前往大殿,大方师想借着太子入门墙的机会。请二位归流……”
    门外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归不归在自己便宜儿子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百无求皱着眉头看了老家伙一眼。随后粗声粗气的说道:“你来晚了,他们俩刚走,你去外面找找,人应该还没走远。”
    外面那人谢了一声之后,随后脚步的声音越走越远。这个时候,百无求才瞪着眼睛说道:“老家伙,你什么意思?前几天不是还在骂徐福把你从方士宗门踢出去了吗?现在人家求着你回去,你还拿着什么架子。”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并没有直接回到自己的便宜儿子。他回头看了一眼吴勉之后,说道:“老人家刚才我替你做主了,你不会有什么意见吧?”吴勉翻着眼皮看了看归不归之后,并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老家伙的话。
    一直过了未时,外面的仪式才算结束。本来按着规矩太子是要守在徐福的画像前,经广仁师兄传道的。不过太子的年纪太小。等到他成年之礼之后,再回来接受广仁师兄的传道。
    最后广仁带领方士一门众人,恭恭敬敬的将皇帝和太子的仪仗送出了十里之外。回到了宗门的时候。远远就见到了归不归笑眯眯的站在大门口迎候大方师众人。
    看到了广仁众人回来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凑了过去说道:“你看看这话怎么说的?老人家我听说大方师要重新纳老人家我入方士的门墙,我老人家便马不停蹄的跑过来,结果大殿上一个人都没有。大方师现在还来的急吗?”
    归不归这话说的虽然急,但是脸上还是笑呵呵的样子,没有一点急躁的表情。当下,大方师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道:“入门墙还是可以的,只是代师收徒恐怕有些晚了。归先生你若不嫌弃的话,拜在我的门下,给火山做个师弟如何?”
    广仁这几句话说完,他身后的门人弟子都迎合这轻笑了起来。这个举动让归不归身后的百无求瞪起了眼睛,它一步窜到了广仁的面前,几乎就是脸贴着脸,瞪着大方师说道:“怎么,不是前几天你求我们家老家伙给你找东西那会了,你是他师尊,那老子是不是还要叫你一声爷爷?”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