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 布局

    广仁微微笑了一下,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看到老家伙没有什么其他的表情之后,大方师再次说道:“占祖的卦象有点怪异,有的地方我也不能尽然。不过从卦象上看,确实和你们二位有些关系。如果能换得方士一门平安,一条龙尸和千百件法器、珍宝还是合算的。”
    “老家伙我就知道这次又是赔了。”归不归苦笑了一声,刚刚想要继续说话的时候。就见他的便宜儿子已经走到了龙尸近前,刚刚看了一眼,便条件反射的向后退了一步。有些慌乱的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这条龙是活的!谁说是龙尸?你过来看看,还会喘气——它身上的鳞片还会动……”
    “死的,你能感觉到它身上有生气吗?”归不归冲着百无求说了一句之后。注意力也转移到了到了那条龙尸的身上。就见这条白龙胸前有规律的起起伏伏,身上的鳞片也跟着张张合合。看着这条龙就是睡着了而已……
    龙本来就是妖物的克星,如果是死的还无所谓。现在百无求已经拿不准这条龙是死是活了。当下这个二愣子也不敢靠前,开始慢慢的向着归不归这边退回来。
    看着自己这傻儿子也知道什么叫做害怕,归不归呲牙一笑。随后继续说道:“这条龙死后魂魄被封在了身体里面,它的龙身浸泡过芽露,所以肉身不腐。别说你了。当初老人家我第一眼看到这具龙尸的时候也以为它没死。”
    “死了,魂魄被封在肉身里。肉身还不腐……”百无求嘴里嘀嘀咕咕的重复着这几句话。顿了一下之后,他看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老家伙,你是不是在糊弄老子?这和活的有什么区别?”
    “想知道什么区别吗?”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你去摸它一下,轻轻的……”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二愣子的手已经搭在龙头之上。就在接触到龙头的一瞬间,本来还好像睡着了一样的白龙突然睁开了眼睛。露出一双已经浑浊的眼睛,随着一声低吼的龙吟。白龙身体的龙鳞猛的炸开,身体的肌肉不停的涌动。看样子是想一下子将百无求扑倒,只不过它的身体被用术法固定到了墙上,用尽了力气也不可能从墙上挣脱下来。
    不过就是这样还是将天不怕地不怕的百无求惊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二愣子的冷汗瞬间便湿透了衣服。明明知道这条龙不可能把它怎么样,可它还是不敢站起来。用屁股挪着一点一点的挪出去一丈多远,这才从地上跳起来。远远的躲了出去。
    看到了百无求的样子之后,归不归呵呵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如果人这样就叫做行尸,魂魄不能脱身而出,怨气太大便会撒在活物的身上。人的行尸那点怨气已经闹的鸡飞狗跳了,这条龙的怨气还了得吗?”
    “那你不早说!”百无求回头瞪了老家伙一眼。二愣子的心里已经觉得不对头了。当初它在黄龙涧的时候见过真龙的。那个时候心里虽然恐惧,不过不像现在这样吓得发抖。敢情毛病是出在这里,想起来刚才龙尸睁眼的那一瞬间,百无求还是忍不住的哆嗦。
    这个时候,广仁没有心思在这里浪费时间。他从占祖那里得到的卦象不止归不归和吴勉两个人,当下,大方师淡淡一笑,对着归不归说道:“归师兄,龙尸就在眼前了,那么我刚才说的事情,你是不是也要给一个答复了呢?”
    “既然得了大方师的东西,虽说这些小玩意儿不怎么值钱。不过必经拿人手短嘛,那老人家我就代表吴勉说句话。”说到这里,归不归将手里的占祖递还给了广仁,随后继续说道:“大方师你需要的话,只要找得到我们俩。我们都是绝对不会推辞的,你有这个小玩意儿,想找到老人家我和吴勉。不难吧?”
    “那就多谢归师兄和吴勉先生了。”广仁接过占祖之后,轻轻的出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龙尸就在这里,我就不打扰归师兄将它取走了。方士一门还有一点俗物。我就不继续陪同了。如果还有什么需要的话,归师兄吩咐火山便好。”
    说完之后,大方师对着归不归行了半礼,随后转身便离开了这件密室。将火山留在这里,说是将他留下来听候吩咐的,实际是监视归不归和百无求。必经这密室里面的珍宝太多。留着归不归父子在这里没人看着,弄不好再下来的时候,这里也就剩下四面墙壁了。
    这条白龙虽然比不过当初黄龙涧里面那条黄色巨龙那般的庞大,不过也足有十丈有余。想把它运走也只有运用五行遁法了,再着之前,归不归让百无求去寻找吴勉和小任叁。将他们带到这里之后,在用五行遁法将这条龙尸带走。
    就在他们几个人忙乎龙尸的时候,在宗门当中另外的一间密室当中,一个人默默的盘腿坐在地上。这个人的前脸凹陷,脸上的眼耳口鼻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看上去脸部就像是一个大坑一样。
    这人虽然脸上已经没有了五官,不过还是从他的肚子当中发出了一阵冷笑的声音。在他的冷笑声中,广仁的身影凭空出现在这人的面前。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无脸男人的肚子发出来说话的声音:“今天我似乎听到了外面有礼乐之声,听着应该是皇帝的圣驾到了。皇帝突然驾到方士一门,是来封圣呢?还是来封大方师你为国师?不过大方师,盛世急转而下的道理,你应该懂吧?”
    广仁默默的看着坐在地上的无脸男人,顿了一下之后,一直等到他说完,大方师才淡淡的说道:“楼主你虽然身居这陋室当中,方士门中大大小小的事情还是瞒不过你。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那么我说你的弟子九和莫离已经在方士门中做客,是不是有些画蛇添足了?”
    听到广仁提到了九九和莫离已经被擒获,无脸男人这才沉默了起来。当下他低下了头,由于这人已经没有了五官,也看不到他此时的表情。
    无脸男人的反应在广仁的意料当中。大方师淡淡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现在这栋楼已经算是塌陷了,三十三位主事之人不是轮回,就是失踪了。相信失踪的人也不想再回来趟这个浑水,我看在首任大方师的面子上,一直礼遇两位楼主和其门下弟子。眼前有人托我寻找楼主一位叫做元昌的弟子下落。不知道楼主能不能透露一点此人现在身在何处?”
    “元昌……”无脸男人的身子突然僵硬了一下,他沉默了片刻之后,肚子里面又有说话的声音传了出来:“大方师,现在还没有被方士们擒获的人,恐怕也就只有他和另外几人了。你真想将问天楼连根拔起,楼众诛杀干净吗?”
    “楼主将话题转的巧妙。”广仁盯着坐在地上饿无脸男人,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元昌此人的底细,楼主知道,不巧广仁也知道。我用此人与楼主不同,就算楼主不说的话,我一样可以找到此人。”说话的时候,广仁从怀里将占祖取了出来,放在无脸男人的面前。
    无脸男人虽然看不到,但也能感觉到面前摆放的是什么东西。怔了一下之后,抬头对着广仁说道:“大方师你有这东西,还要我说什么……”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