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章 各人心腹事

    从密室当中出来之后,广仁长长的出了口气。整理了衣冠之后,便准备去讲道场准备给弟子上晚课,刚刚走了几步,便看见自己的大弟子火山从对面走了过来。
    施礼之后,火山对着自己的师尊说道:“归、吴四人已经带着龙尸离开。弟子询问了他们现在的住处,归不归说您知道。”
    广仁点点头,说道:“不用在纠缠他们了,稍后你带人去黄龙涧的别院。问天楼主将元昌藏在那里,去把元昌带到这里来。还有,皇帝现在如何了?围住宗门的十万御林军都撤走了吗?”
    火山没有想到问天楼那么大胆,竟然将他的弟子藏匿在黄龙涧的别院当中。自从上次黄龙大闹过之后,广义和广悌二人便轮流带着弟子在那里守着。地下的黄龙只要不被刺激,也不会轻易从再次出来。他们二人也就是上次围剿妖王。和这次接驾的时候同时出现过。皇帝一离开宗门,广义已经带着弟子回到了黄龙涧当中。算着问天楼就是利用上次围剿妖王,广义、广悌都不在黄龙涧的档口,才将元昌藏匿在那里的。难怪找了这么久也没有这人的下落。
    “宗门山下的御林军正在分批撤走,五千虎贲军跟着皇帝,并没有留下来的意思。”火山恭恭敬敬的回答了一句。这句话说完,他顿了一下,随后对着自己的师尊继续说道:“刚才弟子得知一件事,清河王刘闳今早死在了前往藩国的路上。报丧的人正在追赶圣驾,不过刘闳是虎贲军护送前往藩国的。虎贲军有自己的传信之法,皇帝已经一早就知道了清河王病故的消息……”
    听到了这里的时候,广仁眼角的肌肉无辜抽动了两下。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山门外的方向,嘴里喃喃的说道:“好定力,竟然一点丧子之情都没有流露出来……”
    火山不敢接话,只是站在广仁的身后默不作声。随后见大方师轻轻的摇了摇头,对着他继续说道:“将元昌接回来之后,将密室当中剩余的珍宝、修法图册分类装好。除了归不归的那一份平时要用到的法器和炼丹之物以外。剩余的东西分成四分。义、悌以及你各带一份分别收藏,剩下的一份交给归不归,就说是他的私物。请他带回。”
    火山愣了一下之后,对着自己的师尊说道:“还不至于如此吧。皇帝刚刚册封国师,又将太子送到方士门中。现在圣恩正隆,不应该是这个时候为难方士一门吧?再说还有占祖的卦象……”
    “去办吧”没等火山说完,广仁已经对着他摆了摆手。就在这个红头发的男人退下之时,大方师最后说道:“还有一件事。你挑选门中精明能干的弟子百人。找机会将他们逐出方士门墙……”
    看着火山呆楞的样子,广仁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是时候为方士一门留下种子了……”
    看着火山施礼告退之后,广仁抬头望着西边的一抹残阳,轻声的自言自语说道:“不得干预国运……那么这一劫又该如何渡过去……”说完之后,广仁重新整理了衣冠,随后好像没事人一样的向着讲道场走去。
    刚才他停留的暗室当中,那个没有脸的男人肚子里面发出一阵低沉的笑声。笑声之后,自言自语的声音从他的肚子里传了出来:“这就开始了吗?国运是什么?方士一门的劫数又是什么,广仁你还是分不清轻重吗?太难看了……”
    归不归的洞府之中,百无求在仇力的帮手之下,才将那条白龙搬到了洞府当中。也是因为这个洞府多少小了一点,无奈之下,在归不归的指挥之下,百无求光着膀子将龙尸一圈一圈的盘了起来,随后好像蛇盘一样的摆在了洞府的厅中。
    本来百无求一回来,那只小黑猫便从走了出来。不过看到了二愣子拖进来的龙尸之后,小黑猫突然吓得倒着跳了起来。一声“孽……”的轻叫之后。直接窜回到了百无求的洞室里面,说什么也不肯再出来。
    折腾完这条龙尸之后,百无求已经是满身的大汗。当下他直接将自己扒了精光。出了洞府去后山的小溪洗澡。看着妖物离开之后,归不归这才看了寻找龙尸逆鳞的吴勉一眼,笑眯眯的说道:“看来广仁那里是真正的遇到难题了。本来老人家我以为有了占祖,广仁能找到办法避开这一劫。现在看来是天要灭了方士一门……”
    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吴勉回头看了这个老家伙一眼。说道:“占祖不是可以改命吗?这也不能度过这一劫吗?”
    “如果真是上天要灭了方士一门,又怎么会给他改命的机会?”归不归收敛了笑容之后,对着吴勉说道:“老天爷是公平的。改命改不了运。如果说这次方士一门留下来了,天下的方士都要死,那改不改还有什么区别?”
    吴勉听到了之后。难得的叹了口气,随着老家伙说道:“该来的始终要来,这一劫就让广仁头疼吧。刚刚被封了国师,替徐福收了太子这个弟子……”
    说到太子的时候,吴勉想起来了那位前世的方士总管。当下自己转了话题,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想不到大汗的基业最后要落入那总管的手中。他前世也是方士。就算武帝废了方士一门,等到他登基的那一天,或许会再将方士一门再立起来。”
    归不归嘿嘿一笑没有说话。不过从他的表情当中,似乎还有什么吴勉都没看出来的内情。
    这条白龙身上的逆鳞和黄龙并不在一个位置上,而且由于体型所限,逆鳞也不会太大。吴勉找了半晌也没有找到那个透明的鳞片所在。就在他继续寻找的时候,就见光溜溜的百无求从洞府外面走了进来。见到了归不归之后,便扯着嗓子喊道:“老家伙,外面村子里驻扎的兵丁那边已经传开了,齐王那个小胖子早上得了暴症死了。小胖子的老丈人就是外面兵丁的将军,现在那个老东西已经换上了孝服。哭的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死的是他爸爸。你们说说,天底下哪里有老丈人给女婿穿孝的。”
    听了二愣子的话之后,吴勉和归不归同时看了对方一眼。白发男人依旧没有说话,只有老家伙归不归轻轻的咽了口气。这个动作看的百无求十分不解,当下它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人家死了女婿,你叹什么气?又不是你儿子——呸呸呸……”
    看着百无求把它自己也牵连了进去,归不归嘿嘿的一笑,不过随后他又跟着叹了口气。看了吴勉一眼之后,对着这个白发男人说道:“看来这次真是天注定了……”
    此次同时,已经出离了方士宗门范围的皇帝叫停了马车。随后在内侍的搀扶之下,下了马车。回头看着方士宗门的方向,叫过来被内侍抱着的太子,说道:“刘据,你来说说看,下面应该如何犒赏方士一门?”
    从怀抱中下地的小太子恭恭敬敬的对着父皇行礼,随后说道:“方士一门创建至今已经接近千年,这些方士们仗着术法目无君王。以儿臣所见,应对大方师广仁惩戒。大方师之位另辟贤德之人……”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武帝已经皱起了眉头,看着自己的儿子说道:“谁教你这么说的?”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