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二章 陈年旧事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精卫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随后叫住了已经转身准备离开的归不归:“你说徐福到过这里?什么时候?他来做什么?”
    归不归这才回过了身子,刚刚想要说话的时候。冷不防身后的便宜儿子一声大叫说道:“你们还有完没完?说两句意思意思得了。后面的话饭桌上说啊,都来了这么长的时间,不是走路就是说个没完没了。你们也学学广仁那个大方师。两句话说完就把酒菜摆上了。都是大方师,你看看人家……”
    自打百无求晕船这几天以来,一直都是水米未沾牙。按着陆地上的待客规矩,客气几句以后应该已经留客用饭了。这个叫精卫的大方师非但没有留客的意思,甚至还要撵人,这就让百无求饥、怒之火双烧了。
    听到了百无求这这样的言语之后。广治的脸色大变。这位精卫大方师在岛上无异神一样的存在,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和他们说话。当下,没等大方师说话。广治已经要准备这个妖物下手,来平息大方师的怒气了。而吴勉也看出来了广治的意图,白发男人冷笑了一声之后。伸手在自己的腰后虚抓了一把。将谁也看不到的龙鳞法器握在手中……
    没有想到的是,精卫只是看了百无求一眼,微微的笑了一下。对着广治说道:“看来是我的不是了,这也不是我们饵岛的待客之道。广治,你去安排酒宴,都是岛上的一些出产,希望客人们吃的惯。”
    现在的精卫和刚才让吴勉、归不归他们离开之时判若两人,分赴完广治之后,又对着归不归说道:“你们幸苦,先休息一下。这位首任大方师的师弟八成也有话要问你,稍后酒席宴间你再详细和我说说这么多年,方士一门的事情。广治,你替我送客人们到客舍休息。这是饵岛的第一波客人,不可怠慢。”
    广治恭恭敬敬的答应行礼之后,微笑着对着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说道:“我带几位到馆舍休息,自打我们迁居饵岛一来,搭建的客舍还从来没有人住过。如果有什么住不惯的地方和我说,我会让人安排的。”
    说完以后,广治便把吴勉、归不归四个人带出了长生殿。精卫象征性的走了两部,随后便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重新拿起来那卷书简,继续饶有兴致的读了起来。
    跟着广治走出了长生殿之后,吴勉、归不归这四个人走进了不远处的另外一个岔路。走了不久之后,他们便被带到了一个茅草舍当中。广治客气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他们去安排一会晚宴的事情。
    这个时候百无求已经饿的身子直打晃,好在不久之后便有人送来了谁也没有吃过的水果。两盆果子下肚之后。百无求才算缓过来一点。趁着二愣子吃果子的时候,吴勉对着还在装糊涂的归不归说道:“老家伙,现在可以说说这位精卫的来历了吧?广治的师尊,那他应该和徐福是一个辈分的,是吧?”
    封印还没有解开,归不归也不敢得罪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当下。只得陪着笑脸说除了这另外一个大方师的来历。和吴勉想的一样,精卫是和徐福同一时代的方士。如果不是因为后来千年难得一遇的徐福出现,后来大方师的位置就应该是他精卫的。
    精卫如方士一门要比徐福早得多。他也是当时大方师丘武真的首徒。按着方士一门的规矩,下一任的大方师几乎就已经是精卫的囊中之物。不过这一切在徐福横空出世之后,有了颠覆的改变。
    由于徐福的光芒太耀眼。连当时打上门的席应真都败在了他的手上。精卫很快便被他遮挡住。后来大方师丘武真和门中长老的商议之下,内定了徐福为下一位大方师的继承者。不过丘武真还是存了私心的,定下了徐福为自己的继承者之后。还是给他除了四大难题。想着如果徐福如果栽了,还有再扶植精卫的可能。哪曾想徐福只用了月余便解决了这四大难题,这才下决心定下了徐福。
    这让早就被许诺要成为下任大方师的精卫很是下不来台,他三次向大方师丘武真请求推出方士门墙都被拒绝。后来丘武真仙游之后,他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听说了徐福之所以又这样的本事,都是在丘武真那里得到了一件提高修为的宝物。
    想着自己身为首徒,这样饿好处便便宜了外人。当下精卫去找徐福评理,两边说僵之后动了手。精卫大败之下带着几位同门和门下弟子愤而离开了方士一门。这让徐福本来就不兴旺的同门师兄弟几乎断了根,半年之后,徐福的一个师兄仙游之后,同辈当中便只剩下大方师一个人了。这也就是后来归不归上门拜师只能拜在徐福门下的原因。
    事后,徐福也有些后悔。还几次派了广仁和归不归先去前去寻找他们那些人的下落。不过精卫这些人就好像彻底消失了一样。后来徐福曾经亲自寻找过一次,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那次虽然也是寻找未果。不过从那次之后。大方师便再没有过去寻找那些人的打算。现在看起来,那次徐福已经知道了这里,只是对谁也没说而已。
    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吴勉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对着老家伙说道:“那么说来,上次被败在徐福手里之后,这个精卫便带着人过来,占了这座岛,不过他是怎么知道这里的?”
    “左右不过是方士的典籍当中找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要是老人家我猜的没错,这里应该是那位修道之人的清修之所。上面的长生殿什么的,就是那位修士飞升之前留下的。就算精卫再有家底。也不会打造出来那座宫殿。”
    宫殿什么的吴勉倒是不在意,只是对精卫和他的这些同门子弟们的年纪有些疑惑:“刚才接我们下船的人,包括精卫和广治都不是你我这样的体制。你刚刚才说的。徐福的师尊都仙游了。为什么他们又活了这么多年,看着相貌也没有什么老相。这个说是驻颜之法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长生之法又不止徐福的丹药。”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怎么说精卫当年也是差点成为大方师的人,他连这座仙人岛都能找到。再在这里找到点什么长生之法也就不稀奇了。”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一个小方士打扮模样的人已经走到了草庐前,先是恭恭敬敬的施礼之后。说道:“广治师兄请二位客人跟我到宴厅,他已经准备好了酒菜。四位客人请跟着我走,稍后大方师也会前往宴厅。”
    “这屁大的小岛还那么多的讲究。”百无求看了一眼来人之后,继续说道:“回去和你们家大方师说活,他住着那样的宫殿,就把我们打发到着破草房子里。老子要是想住草房子,还有千里迢迢的赶过来吗?”
    “走吧,去看看他们这座饵岛上都吃什么。”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替小方士解了围,不过他随后说了一句古怪的话:“有座草房子不错了,傻儿子,你以为这草房子很容易吗?”
    小任叁听到了酒菜的时候,已经在擦口水了,当下这个小家伙忍不住说道:“快点走吧,吃什么好说,看看他们喝的什么酒。老不死的说了,这里以前是仙人的地方,谁知道有没有什么仙酒。”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