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 祸起萧墙

    当初围困方士一门的军队并没有走远,第二天凌晨的时侯,五万大军连同三千虎贲军便冲到了方士宗门之内。他们进来的时侯,才发觉整个方士一门当中已经空无一人。就连库房也空空如也,看来就在他们被围困的一年当中,已经连人带东西的将整个方士一门搬空了。
    就在方士一门围剿的同时。被关在天牢里面的大方师广仁突然消失。随后天下都开始围剿方士一门来,一夜之间,好像早就准备好了一样。汉境之内所有的县郡都贴满了有关捉拿方士一门妖孽的公文,不过那些几乎天天都能看见的方士们这个时侯都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除了一些喜欢用方士帽子吓唬人的假方士之外,这么多年也没有看到真的抓到过什么有名的方士。反倒给了朝野当中一些官员勾心斗角的借口,一时间。相互揭发的借口。一时间,武帝的朝班当中反而抓出来不少方士一门的余孽。整个朝廷当中受到株连的不下千余人,景帝时期留下来的两个诸侯王被牵连其中。一位诸侯王自杀,另外一位诸侯王被免了王爵。
    这十几年闹的一直轰轰烈烈,虽然各地几乎天天都有方士一门余孽被诛灭的消息。不过照着整个算法,八年前方士一门的人应该都死绝了。
    问明白之后,归不归便放了那位到处去传旨的黄门。他们几个人继续前往方士宗门,虽然那里已经人去楼空。不过按着广仁的性子,还会多少留些只有他归不归才能看懂的印记。
    当下,四个人继续运用术法向着方士宗门的方向遁去。几次落脚之后,这几个人终于到了宗门山下。虽然虎贲军的术法在他们几个看来并不入流,不过这么多年过去,谁知道有没有已经取代了方士宗门的修道门派已经抱上了朝廷的大腿,已经埋伏在宗门里面,就等着向他们这样的人自投罗网了。
    吴勉和归不归四个先是到了宗门山下,看到满山遍野都是官兵之后,吴勉和归不归便打算去借几身官服穿穿,装扮成奉旨前来查看方士宗门的官员。不过他们在兵营门前转悠的时侯,有两个当头的已经注意到了他们几个。
    还没等归不归动手。带头的小校已经吩咐手下的兵卒回到了兵营。片刻之后,带出来一个上了几岁年纪的老兵。指着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对着老兵说了几句。老兵注意到了四个人之后,先是揉了揉眼睛。确定了在军营门口一直在转悠的几个人就是他一直在等候的人。
    当下,老军哆哆嗦嗦的从怀里面掏出来一把珠宝递给了两个兵头。道谢之后老军颤颤巍巍的到了两个人的身边,远远的看着老军,吴勉就觉得别扭,等到老军到了身边之后,才看到他虽然上了几岁年纪。不过脸上无须,皱皱巴巴的脸上竟然还带着几分脂粉之气。
    “几位可是吴勉、归不归两位位先生吗?”老军眼巴巴的看着这两个人,等着他们的回答。
    “内侍大人的眼光不错嘛,连名字都说出来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连名字都知道了,看来内侍大人是专门在这里堵我们了。老人家我猜猜看,大人你是宫中的内侍,不过陛下和我们几个也没什么交情。那么说来,大人是太子殿下派来等候我们的了?”
    听到了归不归三言两语便说出来自己的来历。老军就是一愣。不过事态紧急也顾不上想这个了,当下,老军突然“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老泪纵横的对着四个人说道:“几位大修士救救太子殿下吧,再不动手就晚了,救救太子殿下……”
    这次就连老谋深算的归不归都愣了一下。他和吴勉对了一下眼神之后,对着正在磕头的老内侍说道:“你要是再不说出了什么事情,那可就真的来不及了。”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老内侍的情绪这才稳定了一点。说出了不久之前皇宫里面发生的一件大……
    差不多是三个月之前,汉武帝在甘泉宫中一连几晚在睡梦当中梦到冤鬼向他索命。开始他还以为这是方士一门的余孽在施展妖法害他,当下水横都尉江充与内侍总管苏文请来大修士进宫探查邪祟。
    没有想到的是,查了一大顿之后。竟然在太子宫中查到了有巫蛊魇镇的痕迹,江充和苏文没有请旨直接在太子宫中挖掘。最后竟然挖出来用桐木制成的人偶,人偶掩埋在浸泡了黑狗血的泥沙当中。偶身上刻着武帝的生辰八字……
    当下,江充、苏文等人如获至宝。当着呆若木鸡的太子,又继续在太子宫中挖掘。最后出了刻着武帝八字的人偶之外,还有几个分别刻着李夫人、以及昌平王八字的人偶。
    太子本来就有前世方士总管的记忆。虽然术法也是将就,不过也不会用木偶巫蛊这样耗时耗力还不靠谱的术法。他看着武帝一年一年的老去,只要再熬上五六七年这位父皇晏驾之后,这大汉的天下早晚都是他的。何苦还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去争早晚都属于他的东西。
    这个时侯太子也明白这是江充、苏文等人在坑他,刘拒平素便和这二人有间隙。本来看在他们俩都是武帝宠臣的份上,太子也不打算和他们一般见识。反正皇位早晚都是自己的,等自己登基之后再和这二人算旧账。
    想不到他们俩竟然敢找上门来欺负自己这个太子,而且还是往死路上逼他。刘拒一股火上来,直接命令太子宫的军士去捉拿江充、苏文二人。带着这两个人去长安城外的甘泉宫找自己的父皇评理。当下太子宫的侍卫便和江充的人马打在的一处。
    也是这位太子的运气不好,只是当场斩杀了江充一个人,另外一个罪魁祸首苏文趁乱逃离了京城。跑到了甘泉宫中再武帝的面前先告了太子一状。而且他变本加厉的诬陷太子已经谋反,请武帝早作决断。
    当时,京城大乱的消息已经传到了甘泉宫。一向精明过人的武帝这次竟然偏听了苏文的话,命令丞相刘屈牦和贰师将军李广利率军去京城捉拿太子。当下,刘屈牦和李广利的军队在京城前大败太子刘拒的人马。太子在慌乱之中带着十几个人逃走,临走之前嘱咐了身边亲信的内侍去找吴勉、归不归二人。
    太子交代的清楚:你早点找到归、吴二人我还有救,如果他们二人出现的晚了。那我就在黄泉路上等着轮回了……
    不过刘拒在匆忙之间也没有说清楚这二人在哪,好在这位老内侍平时发现太子殿下在留意这二人的行踪,便查了二人的底细。不过也就是知道二人都是方士出身和面貌特征,其他的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现在方士一门已经诛灭,上哪里去寻找那两个人的下落?无奈之下,老内侍只有到已经没人的方士宗门堵着。如果老天爷开眼就让那两个人露一面。一旦太子的命不好,自己跟着自杀尽忠就是了。
    没有想到,他才刚刚到了这里。花钱疏通了军营门口的军校,这几个人就到了。就好像这二人是专门为了太子来的一样。
    听了老内侍的话之后,归不归回头砍了一眼吴勉。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十几年攒的事情都赶过来了,既然当初是你我送他去投的胎。那还真的不能不管他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