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烟雾

    方士躬身说道:“那人臣在码头上见过,是和几个方士一起上岸的。下船的时侯这人还身穿方士的服饰,虽然宫中没有这个人的纪录,不过臣敢保此人是方士无疑。而且……”
    说到这里的时侯,方士顿了一下。偷眼看了中年妇人的表情之后,这人继续说道:“而且这名方士也是满头白发。和吴勉一摸一样的白发……”
    方士说到这里的时侯,中年妇人的脸色变得有些激动起来。她一下子从坐垫上面站了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方士说道:“你说这个人也是长生不老的神仙?”
    方士将身子低了低,说道:“臣空口无凭,不过已经有人替臣去查探这人的底细了。不日便会有消息传来,此人是不是和吴勉一样的长生不老之人,到时候自然会有分晓。”
    中年妇人点了点头之后,对着方士说道:“这件事一定要尽快办好,我可不想再过几十年到了将死之时。你才有了长生不老药的下落。记得你和本宫的约定,你也没有多少时间了——走吧……”
    方士迟疑了片刻之后,对着中年妇人行了大礼。最后起身离开。就见这人走了三四步之后,身体突然在原地凭空消失。而这位中年妇人也明显是不止一次见过方士的手段,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人离开之后,妇人起身走到了一面铜镜前。仔仔细细的打量了铜镜里面的自己,看到了眼睛几条不易察觉的皱纹之后,妇人轻轻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长生也到罢了,不老……”
    说完妇人微微的叹了口气,将铜镜扣在了桌子上,几乎就在她将铜镜扣下的同一时间,寝宫外面传来了内侍的声音:“大司马、安汉公王莽大人奉召前来参见太后娘娘……”
    中年妇人不慌不忙的坐回到了自己的坐垫上,随后对着宫门外的内侍是说道:“请安汉公进来吧……”
    王莽进宫拜见太后的同时,他的大司马府中突然出现了刺客。这些刺客也没有想到这个时侯王莽竟然不在自己的府中,冲进了王莽的书房之后,只见到一个白发男人坐在这里。当下。这些刺客找不到王莽便冲着白发男人去了。毕竟这人能在大司马的书房中出现,必定是王莽的亲朋贵友。
    不过动了手之后,这些刺客才发现书房当中的白发男人竟然是个修士。术法施展开之后。几十个刺客瞬间便伤亡过半。最后在府中护卫的协助之下,将剩下的刺客擒获,关在大司马府中的私牢当中。等着王莽从宫中回来之后发落。
    就在刺客被擒获的同时,大司马府隔壁的一间空房当中。一个人凭空出现在这里,这个人刚刚站定之后,房间的角落里面便传来了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怎么样?那个人没有察觉吧?”
    “应该没有察觉。死士们都没有暴露。”来人冲着角落里面的人欠了欠身子算是见过了礼,最后,这人继续说道:“法器伤了那人的小指,鲜血瞬间止住。照这个来看确实长生不老的体质无疑。”
    听了来人的话之后,角落里面那人走了出来。这人身披斗篷,不过在斗篷里面还是能清晰的看到里面那一身方士的服饰。现身之后。方士的眼睛盯着来人,一字一句的说道:“你确定他的伤口瞬间自愈吗?”
    来人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我是亲眼看到的,那个白头发的男人虽然术法高强。不过邻敌的经验太少,法器是混在死士们的暗器中发出去的。那个人没有想到才被伤了小指的,不过法器做的巧妙,他应该看不出来。”
    方士迟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那就错不了,上次你说发现了刘喜和孙小川的行踪,查的怎么样了?”
    听了方士的话之后,来人的表情变得有些紧张。迟疑了一下之后,说道:“那两个白头发比泥鳅还滑。我的人只是说了几句话,就被刘喜发现了马脚。当天晚上他们俩就从沙城逃了,我的人在方圆百里都查过了。他们俩应该是染了头发,找个没人的地方藏起来了。”
    方士沉默了片刻之后,看着那人说道:“方圆百里找不到就在方圆千里去找,一定要从他们的嘴里套出来是怎么变成白头发的。王莽家中的白发不用管了。你专心去找刘喜二人的下落就好。给你一个月的期限,找不到他们俩,我就去找你……”
    听方士说到最后几句话的时侯。来人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不过他的术法相差方士太多,当下也不敢反抗。施礼之后,转身利用五行遁法离开了这里。看着这人离开之后。方士走到了大门前,从门缝里面看着对面大司马府中的情况。一边看,嘴里一边念念有词的说道:“孙小川、刘喜现在又多了一个广治,你们给我的惊喜真是越来越多了。下一个白头发的人会是谁呢……”
    大司马府中闹刺客的时侯,燕劫正在回到自己私宅的路上。得到消息赶回府上的时侯,行刺的刺客已经被护卫们拿下。这时候燕劫不敢大意。亲自跑到了皇宫门口。护送着王莽回到了自己的府中,听说自己不在家的时侯,竟然闹起了刺客。王莽有些诧异,不过片刻之后,他便命令自己的护卫先一步回到府中。将行刺的刺客送到了廷尉府中,让廷尉大人去审。
    就在当天深夜,还没等到廷尉大人审讯,这些刺客突然在狱中暴毙。当下,廷尉因为办事不利被平帝革职。新任的廷尉是王莽的近人,不过他对这件事情也没有什么办法,最后这件事便不了了之。
    不过王莽说什么都不让广治走了,如果没有这位异士的话,自己府中的家人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厄运。当下,广治便留在大司马府上,通过这位大司马的嘴里。知道一些近年以来的时事变化。
    知道了大司马府中闹刺客之后,老家伙百无求竟然溜溜达达的过来看了一下。有燕劫的关系,老家伙便被带到了出事的书房。和广治了解当时发生的事情之后,归不归又看了刺客留在这里的兵器、暗器。
    看了一遍之后,归不归从暗器堆里面找到了一柄双面开刃的飞刀。和其他的暗器对照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突然嘿嘿的笑了一声。随后对陪着他的广治说道:“听说闹刺客的时侯,你也不大不小的受点了轻伤,是吧?”
    广治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红,凭着他广字头大方士的身份。会在这样的情形下受伤,已经是非常丢人的事情了。不过广治自以为掩饰的非常好,就算是大司马府中的护卫都没有看出来,这个老家伙又是怎么知道的?
    从广治的眼里,归不归就猜到了这个白发男人的所思所想。当下他嘿嘿一笑,指着手里的双刃飞刀说道:“这些刺客还真是照顾你,专门为你配了这件法器。你离开陆地几百年了,对这个没有见识也没什么……”
    说话的时侯,老家伙轻描淡写的将手里的飞刀对着广治的胸膛甩了出去。这位饵岛大方师的首徒不由自主的伸手格挡了一下,几乎就在他伸手的同时,就见已经飞在半空中的飞刀突然消失。就在广治发愣的的时侯,自己抬到胸口的手掌突然一痛,随后温热的鲜血便流了下来……

第七章 逆流回目录 第九章 归不归的心计(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