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主仆

    隔了三条街道的一座民房当中,一个男人静静的坐在黑暗当中的角落里。片刻之后,另外一个人凭空出现在他的对面。在透过窗户的月光照耀下,可以看到这人的大氅里面是一身方士的服饰。
    看到方士出现之后,坐在黑暗中的男人说道:“你可没说要我等这么久的……”
    “你也没有告诉我,归不归不在房子里面。”方士冷冷的看了黑暗当中那人一眼。这句话说完。那人冷笑了一声,欠了欠身子,在月光之下露出来自己的相貌。竟然是跟着妖山太子疆域一起前来的大妖百疆。
    “你们那么神通广大,我还以为不用说,你们自己就会知道里面已经少了一个人。”百疆有些轻蔑的看了方士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开始我还以为那只老狐狸是你们弄走的,现在看来是我多想了……”
    方士和百疆二人对视了半晌之后,方士开口说道:“不要忘了,我们两方是同盟。这次的事情办不好。回到妖山你们妖山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同盟?对啊,我们是同盟,同盟过很多次了……”百疆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们除了同盟之外还是对头,你是不是以为我已经忘了你们陷害妖王那件事了?这次如果不是妖王陛下的特旨,我会把你的脑袋扭下来……”
    方士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道:“那还是说妖王的特旨吧,那几个人到底怎么回事?归不归到底哪里去了,这个你们应该多少知道一点吧?”
    “那只老狐狸自己失踪了……”虽然从心里厌恶这个人,不过看在妖王特旨得份上,百疆还是压住了火气,顿了一下之后,三言两句的将从百无求那里知道有关归不归失踪的消息说了出来。
    听了百疆的话之后,方士的眉头皱成了一个疙瘩。这一人一妖沉默了半晌之后,方士开口说道:“除了我们之外,还会有第三方势力进来了吗?妖山这几天没有听到有关方士一门的消息吗?广仁失踪了这么久,会不会趁着这个机会突然出现?”
    “这个就要去问广仁了”百疆的话语当中,依旧听不到什么好气。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们之前不是很有默契吗?”
    “这件事成了,就是你们妖山的翻身之日。”方士忍下了怒气之后,对着百疆继续说道:“这次没有方士一门的阻挠。天下易主之后,你们才可以划疆而治。想想之前是怎么失败的,现在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
    “如果不是这样,你以为你还可以这么和我说话吗?”百疆用着挑衅的语气继续说道:“不是妖王陛下和你们订下盟约的话,当年的仇我们早就应该报了,也不用现在和你废话……”
    “够了……”百疆的话还没有说完。屋子里面又传来另外一个人的声音。随后醉醺醺的疆域凭空出现在这一人一妖的中间,这时候的疆域浑身上下都是混杂着脂粉的酒气,微微上翘的嘴角还沾着没有擦干的血迹。
    本来以为这位妖山太子出现之后,二妖一人的局势会对百疆有利。没有想到的是疆域出现之后,突然抬起一脚踹在百疆的小腹上。不过那位大妖也对自家的太子有了防备,当下身子微微后撤。看着像是这一脚结结实实踹在百疆肚子上。实则只是轻轻的扫了一下。
    “百疆,妖王让你怎么样你就怎么样!什么时侯它问你的看法了?你以为你是你那个杂种弟弟吗?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吗?”当着方士的面,疆域一点面子都没有给百疆留下,一顿训斥之后,回过头来冲着方士说道:“回去和你的主子说,这一次如果你们再临阵背叛的话。群妖就会冲下妖山,到时候天下人就是我们散仙的粮仓。你们都是两条腿的牛羊,任我们散仙果腹。罪魁祸首就是你、还有你的主子,听到了吗?”
    听了疆域的话之后。方士的瞳孔一阵紧缩。就见百疆的脸上都露出来一丝紧张的神情。方士顿了一下之后,对着这位有几分酒醉的妖山太子欠了欠身,说道:“太子殿下的话,我一定转告。顺便我也要转告归不归失踪的消息。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在下告辞了……”
    说完之后,方士运用五行遁法离开了这里。等到他彻底消失之后。百疆看了一眼醉眼朦胧的太子疆域,说道:“殿下,你刚刚吃了生人?”
    “一个带着孩子的妇人,孩子我给吃了。怎么,嫌我没有给你带点回来吗?”疆域嘲讽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要是也馋了,去对面街道的房子里。妇人留给你,我用她消火了,你别嫌脏,哈哈哈哈……”
    百疆压了压心头的火气,随后对着面前的疆域说道:“殿下,出来之前。妖王特意嘱咐过的,不可以妄为。你吃了也就吃了,不该连嘴都没擦,就在那个人的面前出现。现在我们是敌是友还未必明朗……”
    百疆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疆域的身子一闪。突然到了大妖的面前,伸出来他漆黑的手紧紧抓住了百疆的脖子。盯着它的眼睛说道:“吃了也就吃了。我想在哪里吃就在哪里吃。没擦嘴又怎么样?下次我要当着他的面吃。还有,今天的事情如果我在妖山上听到只言片语,不止吃人,我连你和百无求一样吃了。别以为它是妖王指派我的兄弟,我就不敢吃它。大不了我连骨头都嚼碎了吞下,找不到尸首谁能找我的麻烦!”
    说完这句话之后。疆域将百疆狠狠的摔在地上。随后又在它的身上重重踩了一脚,看着地上的大妖说道:“现在本太子继续去喝酒吃人,想跟着来就分你一条腿。不想来也闭上嘴巴!”
    最后一个字说完。这位太子疆域已经消失在了百疆的面前。倒在地上的百疆缓缓低爬了起来,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看着刚才太子站着的位置。嘴里喃喃的说道:“我闭上嘴巴,我们都闭上嘴巴……”
    第二天一早,燕劫回到了自己的私宅。他直接去了吴勉的房间。对着这个白头发的男人说道:“昨晚大司马府中有人和我说了一件事,昨天归不归失踪之前,有过一个带着斗篷的人在大司马府中打听过归不归的事情。我问过那人的体貌。应该就是让归不归失踪的那个人。不过他除了打听归不归之外,还问过你、百无求和任叁的事情。看来他盯着你们不是一天两天了。听管家说,昨晚凤元候的管家来了?他来做什么?”
    吴勉看了燕劫一眼之后。实在懒得回答他的问题。当下看了小任叁和百无求一眼之后,对着小家伙说道:“你和他说吧”
    小任叁虽然是小孩子的心性,不过比起来云山雾罩的百无求来说,还是好的很多。当下好像讲故事一样的把昨晚凤元候管家的事情说了一遍,虽然多少有点加减,不过比起来百无求的演绎,已经基本还原了事实。
    “连凤元候的牵连进来了。”燕劫心里并不在乎这个人,不过毕竟牵扯到了一个贵族,谁知道后面还会有谁。当下,燕劫便要回大司马府将这件事禀告王莽,如果需要,可以抓来那管家来审。不过吴勉对这个并不抱有希望,他懒洋洋的说道:“现在去查,人可能已经凉了……”

第十二章 怪相回目录 第十四章 宫斗(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