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邀请

    “刚才你说自己是赤眉樊崇是吧?还以为又出了一个赤眉的复姓。”吴勉看着樊崇赤红色的眉毛,顿了一下之后,用他的惯用语气继续说道:“吴勉先生就在你的眼前了,有话就说……”
    樊崇对吴勉的语气丝毫不以为意,当下对着白发男人行了大礼。本来吴勉会走出房间还礼,没有想到的是。白发男人无动于衷的看着自己行完了整套的大礼,没有丝毫要出来还礼,或者出来搀扶的意思。直到樊崇的大礼做完之后,吴勉这才继续开口说道:“你不是为了行礼才来见我的吧?”
    “能见到先生,樊崇就算在门前跪上三天又有何妨?”赤眉男子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樊崇是琅琊人,儿事便听乡邻们说过有异士登上神仙岛成仙得岛的事情。在琅琊当地,还有供着吴勉先生与归不归先生的庙宇。这几年有听说先生的大名出现在京城当中,本来应该及早拜见的。不过被乡邻推荐做了赤眉军的首领,俗事太忙,直到现在才来拜见先生,还真是罪过。”
    说到这里的时候,按道理吴勉应该客气几句了。不过白发男人就好像说的不是他一样,翻着眼皮看着还在滔滔不绝的赤眉男人。樊崇无奈之下,只能继续干说下去:“樊崇所在赤眉义军当中,还缺少一位知天懂运的异士辅佐,如果吴勉先生不嫌弃的话,请到我赤眉军当中。哪怕是将大首领的位置让与先生……”
    “我嫌弃……”没等樊崇说完,吴勉三个字便让他住了口。当下白发男人对着愕然住口的樊崇继续说道:“没有别的事情了吗?那么吴勉先生不留你了,知道出去的路怎么走吗?”
    樊崇不甘心这么三言两语便被吴勉拒绝,怔了一下之后,正要再说几句话的时候。冷不丁空气里面传来一个带着讥笑的声音:“这位吴勉先生已经说嫌弃你们小小的赤眉军了,你听不懂他的话吗?”
    话音落时,身穿修士服饰的人影凭空出现在了院子里面。这人满头的白发,正是不久之前从吴勉这里拿走一颗长生不老丹药的广孝弟子——灌无名。
    现身之后,灌无名并不理会正在盯着他的吴勉。目光对准了樊崇之后。继续说道:“长安城不是你们赤眉军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既然来了,就和我一起去见过新皇陛下吧。如果知道了赤眉匪首竟然自投罗网。陛下还不知道会笑成什么样子呢。”
    “你们师徒这就算是给王莽卖命了吗?”等到灌无名说完之后,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用他那特有的语调说道:“不过我也有些好奇,长生不老的丹药你们也送出去了。怎么不见王莽给你们师徒俩什么官职,还是说他封了你师尊娘娘,你是太子?”
    “住口!”灌无名对着吴勉喝了一声之后。继续对着这个白发男人说道:“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把你如何吗?现在没有什么方士一门了,广仁自身难保,又怎么会还记得住你?”
    “谁在这里胡说八道呢?咦?你不是那谁家的小谁吗?”这时,百无求和小任叁也被惊动了出来。看到了灌无名之后,继续说道:“老子也就纳闷了,你们这些人就认准这个房子了吗?别人还知道敲敲门。你连门都不走,还好意思说老子是妖物。你瞪什么眼睛?老子说错了吗?”
    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灌无名不再搭理吴勉和百无求几个。回过头来对着樊崇说道:“跟我走吧,新皇陛下还等着用你的人头来祭奠大旗。你死之后,我会把你的人头直接送到赤眉军中。到时候赤眉军中为争首领之位必然大乱,新皇大军一到。自然这一触即溃……”
    这个时候,樊崇已经开始后悔了。当初他听说刘秀代表刘玄去了长安城中见过了吴勉等人,不过吴勉似乎并没有加入到刘氏兄弟的绿林军中。由于樊崇幼年之时对吴勉、归不归渡海求仙的故事耳闻目染。以为看在当初祖辈的情份上。吴勉或许可以加入自己的赤眉军。赤眉、绿林虽然都为义军,不过两家势力相仿。王莽的新朝覆灭之后,说不得这两家或许还有一场恶战。有吴勉这样的异士在自己的军中,何愁刘氏兄弟俩的绿林军?
    就是为了拉拢吴勉,樊崇才会在这个时候潜入长安城中。不过非但没有把吴勉拉拢到赤眉军中,反而被王莽手下的修士发现。早知道这样,他还不如安安稳稳得待在自己的军中。当时候凭着兵马势力,未必不能和绿林军一战,也不至于落得现在这个下场。
    眼看着灌无名就要过来拿人,这个时候,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终于从房间里面出来。站在樊崇得身前,对着灌无名说道:“在我这里就是我的客人,想要这个红眉毛跟着你走,你要先从我这里走过去……”
    “我也是这么想的”灌无名说话的时候,手里面凭空出现了一柄长剑。当下,这位广孝的弟子一边向着吴勉这边走过来,一边继续说道:“正好解决了你我当年的那一战,那一次如果不是归不归,你现在还会站在这里吗?我今天要将樊崇带走。可没说这里不能死人……”
    吴勉从这越走越近的灌无名冷笑了一声之后,虽然伸手在背后摸了一下,随后那只手飞快的缩了回来。对着灌无名的位置甩了一下。
    灌无名也在小心翼翼的放着吴勉怪异的透明法器,见到了这个动作之后,他的身子突然向左急退。手里的长剑迎着吴勉甩手的位置猛挥过去,虽然落剑之处没有什么异常的感觉,自己身上也没有疼痛的感觉。他见过吴勉用法器伤人,问天楼主那样的人物都无法躲开,自己都不信能够全身而退。
    不过这个时候,灌无名已经没有时间观察自己是否受伤,当下再次挥剑对着吴勉扑了过去。而对面的白发男人还是老样子,就在灌无名扑过来的一瞬间,吴勉再次对着他漫不经心的挥了挥手。
    灌无名第二次挥剑格挡的时候,已经明白过来这连续两次吴勉只是挥手,并没有什么法器施展出来。当下,灌无名索性不再躲避。身子突然凭空消失,就在他消失的一瞬间,空气中突然响起来一声大叫。随后半个身子都是鲜血的灌无名在他消失的位置重新现出身形,灌无名的后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打中,如果不是他长生不死的体质。这个时候已经倒在地上,一边抽搐一边等死了。
    “你的法器会从背后打过来……”这个时候,灌无名明白了第二次吴勉挥手的时候,已经使用了法器。只不过那件法器绕了个弯之后,从背后打中了自己。
    “还要把我的客人带走吗?”吴勉没有顺着灌无名的话说下去,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还不死心的话,那就继续吧……”
    吴勉说话的时候,灌无名的伤势已经恢复。仗着他的不死的体质,只要护住了要害。未必没有和吴勉的一战之力,当下灌无名也不说话。身子一闪之后,同时有六七个一摸一样的灌无名凭空出现。
    这几个灌无名同时向着吴勉的位置冲了过去,要看着最近的一个已经到了白发男人身前的时候。吴勉突然对着另外没有人的空地挥手,一阵爆炸声中,灌无名满身是血的身子从空气中掉了出来。

第二十九章 赤眉回目录 第三十一章 宣召进宫(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