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消失了百年的人

    一声闷响之后,老家伙的身子闪过一串电弧,随后身子高高的飞了起来,又重重摔落在了地上。
    “刘秀没有和你说过我的话,让你死在外面吗?”说话的时候,吴勉对着还趴在地上的老家伙挥了挥手,一道粗大的电弧顺着吴勉的手臂打在了归不归的身体上。一时间,老家伙的身体抽搐个不停,顺着嘴角不停的流淌着白沫……
    看到归不归出现之后。无脸楼主便感到不安起来。这个老家伙已经从吴勉的身边失踪了几年,他虽然也派出自己的弟子去查过。不过这个老家伙的心智不是自己那几个弟子比得了的,最后也只是查到归不归曾经再刘玄、刘秀兄弟的身边出现过。具体老家伙干过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刚才打在老家伙身上那一下。虽然说是针对吴勉去的,下手的时候留了分寸。不过打在归不归身上,除了那口应景的鲜血之外。再没有什么受了伤的样子。之前两位问天楼主都查过归不归时有时无的术法,知道他是因为储金之类的术法才变成这样的。但是这么多年储金早该见底了,为什么这个老家伙还有能力挡住自己的术法。
    看着突然出现的归不归,楼主不敢贸然动手,他对着跟着自己进来的几个修士挥了挥手之后。那几个人心静神会的对着吴勉、归不归的方向扑了过去,这些人虽然不是同门,不过这几年一直在楼主的指导下,一起精研阵法。无脸楼主将当年徐福传下来的阵法加了变化,现在不止是妖物,就是对上修士也有极大的威力。
    看着这些修士扑过来之后,吴勉这才算放过了归不归。白发男人用脚尖轻轻的踹了踹这个老家伙,从牙缝里面蹦出来了几个字:“别装死,小心一会真死了……”
    吴勉的话音未落,老家伙本来还在不停抽搐的身体瞬间恢复了正常。冲着吴勉呲牙一笑之后,归不归突然在地上消失。随后他又凭空出现在修士们的中间,老家伙一眼看出来这些修士们的破绽。他们的阵法是对外的,如果有人冲到他们当中的话,阵法自溃。
    老家伙现身阵法当中之后。特没见他如何,两个修士当场翻了白眼倒在地上。随后就像他刚才那样,身子不停的抽搐了起来嘴里面一口一口的吐着白沫。剩下的几个人正在转身对着归不归下手的时候。就见这个老家伙呲牙一笑,随后两只手合十轻轻的拍了一下。
    “啪!”的一声轻响之后,归不归的的身体瞬间向外迸发出来无数道大小不一的电弧。电弧顺着几个修士手中的法器为载体,瞬间将这些修士打到在地。和刚才那两个人一样,所有冲过来的修士都倒在地上抽动起来,你一口我一口的喷着白色的沫汁。
    看着归不归转眼之间便解决掉这些修士。这连无脸楼主都没有想到。刚才他本来可以借着归不归动手的空荡离开的,不过又不甘心这样就完了。当下冷眼看着会过头来冲着他嘿嘿之笑的老家伙说道:“想不到你失踪了几年,这个时候却突然冒出来了。刘玄哥俩给了你什么好处?你会为他们俩干涉国运。”
    “瞧你这话说的,国运早就乱成一锅粥了,再乱点也没什么。”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老人家我也不明白。你干嘛那么向改变国运?从里到外你一点好处都没有,坐天下的不是姓刘就是姓王的。你又不想做皇帝,何苦呢?养个傀儡皇帝有意思吗?就算他不反你,他后面的子孙呢?自己养出来皇帝,成天到晚琢磨着怎么要你的命。就算你是成生不死之人,用大神通的术法又怎么样。早晚有一天会想办法送了你的命。与其君临天下,都不如做个富家翁来的自在……”
    “几年不见,你的话倒是越来越多了。”楼主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你真的以为能拦得住我吗?归不归,就算是广仁来了又如何?”
    “那你为什么还不过来?”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有说话的时候。你早就应该冲过来,了结老人家我这条老命了。不过为什么你一直都不动手?是刚才用了引流之法,术法还没有复原吗?你看这事怎么说的,那么不小心,这不是就要阴沟里面翻船吗?”
    刚才就是因为太忌讳吴勉的龙鳞法器,无脸楼主已经用了引流之法。将自己的术法贯穿了全身才接住了那几件法器。不过就是这么短短的时间,已经耗费了楼主大半的术法。本来楼主还以为自己掩饰的好,不过既然归不归能这么说出来,说明这个老家伙早已经出现,只是隐藏住了自己的身形,没有被人发现而已。
    这个时候,吴勉夜明出了什么事情。当下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冷哼了一声之后,也不管现在的场合,插嘴说道:“老家伙,一会我们在算算你躲在一旁看戏这笔帐。”
    “老人家我说刚才是猜的,你信吗?”归不归自知失言,嘿嘿笑了一声之后。慢悠悠的向着晕倒在地的百无求和小任叁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继续对着无脸楼主说道:“现在我老人家加上一个没有了法器的吴勉,楼主你的术法又打了个大折扣。后面的话不用老人家我说了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走到了小任叁和百无求的身边。他看了一眼昏倒的两只妖物之后,笑着说道:“还不起来么……”
    一句话刚刚出唇,倒在地上的百无求和小任叁一起睁开了眼睛。两只妖物醒来之后第一眼便见到了这个百家伙,它们一起揉了揉眼睛之后,小任叁眼泪含在眼圈里,喃喃的说道:“怎么见到你这个老不死的了?我们人参这是死了吗?”
    “还用问吗?三叔……咱们这是……在奈何桥呢。”没等归不归答话,百无求的眼泪已经吧嗒吧嗒的流了下来。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的二愣子一把将归不归抱在了怀里,嘴里哽哽咽咽的说道:“老家伙……够意思。还知道……在奈何桥上……等着老子,好……就算……下辈子咱们处哥们。老子也拿你当大哥——咦?小爷叔,怎么你们也在这儿,咱们爷几个就算同归于尽了?”
    看到了吴勉和无脸楼主也在身边之后,二愣子这才反应过来。这妖物虽然愣一点,心智却没有损伤。当下将归不归一把一推开,眼睛瞪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说!你什么时候来的?不是又躲在什么地方看戏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无脸楼主看准了时机。突然施展五行遁法想要从这里离开。王莽什么的他已经顾不了了,当下只能趁着吴勉、归不归没动手的时候先一步离开。不过等到他的遁法施展一半的时候,才发现这座大殿已经被人下了禁制。
    “楼主,这就要走了吗?还以为你会等我们。”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之后,几个白头发的男女打开了宫门,从外面走了进来。为首的一人正是一百多年都没有露过面的广仁,广义和广悌两个人站在大方师的身后。
    看到了楼主面如死灰的脸色之后,广仁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托你的福,方士一门终于可以再启。楼主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楼主见到大势已去之后,冷笑了一声,说道:“你没赢,我也没输。大方师你不是一样操控国运了吗?”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