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还有

    现在站在无脸楼主位置上的一具刚刚被烧死的焦尸,虽然是尸体,身上却散发出来无脸楼主的气息。难怪就连楼主身边的广义、广悌二人都没有感觉到楼主的异样,看到身边人换成了焦尸之后,两个广字头的人脸色大变。他们二人对视了一眼之后,同时在原地消失,看样子是去追赶楼主去了。
    不过广仁的脸上却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脸上瞬间还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看到了两个师弟(妹)使用遁法消失之后,广仁回头冲着吴勉和归不归几个人说道:“看来这件事情还不算完。楼主真的遁走会有些麻烦,我要过去帮忙,不陪几位了……”
    说话的时候,广仁就要带着身边的众方士使用遁法追赶。就在这位大方师身体消失的前一刻,吴勉突然冷笑了一声,说道:“那个乌龟壳还真是好东西……”
    听了这话之后,广仁回头看了吴勉一眼,两个白发男人目光接触到一瞬间,大方师的身体凭空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看着广仁众人使用五行遁法离开之后。吴勉转头看了归不归一眼,开口说道:“老家伙,现在是不是该说点什么了?你儿子等着和你同归于尽不是一天两天了。你真的想成全它吗?”
    吴勉说话的时候,百无求也在斜着眼睛看向自己的‘亲生父亲’,等着他给一个关于失踪这几年的解释。
    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这事真怨不得我老人家……”
    几年前在燕劫私宅门口,那个自称是归不归老朋友的人正是大方师广仁。只不过广仁易了容貌,隐藏住自己的气息。刚刚见面的时候,连老家伙都打了眼,没有认出来眼前这个人就是消失了百余年的大方师。
    广仁现露了身份之后,说了一个让归不归都拒绝不了的条件。这个老家伙便跟着大方师离开了长安城,替方士一门出现在了刘玄、刘秀。只不过老家伙也一直都没有现露自己的真实本领,只是以一个老谋士的身份辅佐刘秀。没有多久,由于归不归神出鬼没的心智。便在刘秀身边的众谋士当中脱颖而出。刘氏兄弟也对老家伙言听计从,不过还是没有人看出来归不归的真实本事。
    后来还是刘玄带兵攻打松山、洛阳和宛城三处要地的时候,贪功冒进没有听从老家伙的计策。三次被新朝突然出现的援军包围。归不归无奈之下才使用了术法救急。这也让自己的身份暴露。
    刘秀看出来归不归的真实身份之后,便要请他为前军将军去攻打新军。不过说了几次都被老家伙推脱,但是看到了老家伙施展术法的效果之后,刘秀便开始动了请修士加入军中的心思。自从广仁带着方士一门销声匿迹之后,天下的修道门派已经好像雨后春笋一样的崛起。只不过现在绿林、赤眉与新军的胜负未分,这些修士都不愿趟这个浑水。
    后来刘氏兄弟派人调查归不归来历的时候。无意中查到了还有一个白头发的吴勉。本来刘玄为表重视吴勉,想要亲自潜入长安城来请的。不过在临出发的时候被归不归发现,老家伙虽然没有阻拦,不过以军中不可一日无主为名,将刘玄留下,让刘秀去往长安城见吴勉。
    刘秀从长安城回到绿林军大营之后。便大病了一场。刘玄几次过去探望,都没有从刘秀的嘴里探听出来什么。不久,绿林军的大军便打到了长安城的脚下。
    已经到了这里再不回去看看便有些说不过去了,归不归这才潜入了长安城。就在他走到燕劫私宅的时候,见到宫内的内侍用马车将吴勉、燕劫他们几个都接到了宫中。当下老家伙便隐住身形,远远跟在马车的后面。跟着吴勉他们一起进入到了皇宫当中。
    从头到尾,归不归都在大殿外面看着里面的一举一动。直到看到吴勉和楼主开始拼命之后,才突然冲出来制住了楼主。不过广仁的出现却不是他们之前商量好的。当初大方师只是将归不归接出去,后面的事情他完全没有插手,这么多年两个人也是第一次再见面。
    听着归不归说完了之后。百无求还是一脸不信的样子。二愣子撇了撇嘴之后,说道:“老家伙,实话实说。你真不是又去置办了一个新家吗?是的话现在明说,别过两年再来个娘们抱着孩子来找你认爹,你那点家产可分不了几次。”
    “傻儿子,真那样了。老人家我还回来干嘛?”归不归冲着百无求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偶尔你也动动脑子,你爹爹我这一把年纪了。哪里还有那个心……”
    “那你就是在娼馆里面找了个相好的。嫖了这二年。”没等归不归说完,小任叁凑过来继续说道:“老不死的,你说说那个相好的漂亮吗?”
    归不归翻了翻白眼。正要说话的时候,吴勉冷哼了一声之后,冲着他说道:“能让你去这么卖命。老家伙,你说说广仁倒地给你什么好处了。这可不是一点珍宝能把你打发了吧?”
    “也没什么,看在过去的情分上多少帮帮他。怎么说老人家我也是看着他长大的,不好意思不打把手。”归不归嬉皮笑脸的嘿嘿一笑,随后岔开了话题,继续说道:“不过那个红眉毛的和我老人家可没有关系。赤眉、绿林两军联盟,他听说了刘秀进京城找你之后,自己才偷偷摸摸的……”
    “拿来”没等归不归说完。吴勉已经对着老家伙张开了巴掌。
    归不归愣了一下之后,说道:“什么?你看中什么了?传国玉玺?”
    “广仁给你的酬劳”吴勉盯着老家伙的眼睛,顿了一下之后。又从嘴里面蹦出来两个字:“储金……”
    这两个字说出来之后,归不归的笑容便僵硬在了脸上。老家伙干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储金——你不说老人家我都快要忘了。对,广仁是把那个小东西里面的术法储满了。足足一年,他、广义和广悌三个才把这个小东西储满。找人不容易……”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不情不愿的将那个黄金贝壳拿了出来,看了一眼之后递给了吴勉。没有想到的是,吴勉看都不看手里面的金贝壳一眼,依旧盯着老家伙的眼睛。再次从嘴里面蹦出来两个字:“还有……”
    归不归瞪大了眼睛看了一眼面前的白发男人,缓了半天都没有再说出来一句话。就在这个时候。吴勉再次重复了一遍他刚刚说出来的那两个字:“还有……”
    “你才是那个和广仁勾结在一起的那个人吧?他是不是把什么都告诉你了?”归不归嘴里嘀嘀咕咕的说了几句之后,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颤颤巍巍的又从怀里面掏出来了一个一摸一样的金色贝壳。
    归不归将第二个储金放到吴勉手上之后,不放心的问道:“你就是看两眼,看完之后会还给我老人家,是吧?这个小玩意儿你留着也没用,就看两眼,是吧……”
    不过吴勉还是只回答了两个字:“还有……”
    这时候的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已经带了哭腔:“真没了!老人家我要是还有储金的话,出门就被席应真那个爸爸一巴掌拍死,真没有储金了,你相信我老人家这一次。”
    吴勉翻着白眼看了看他之后,继续说道:“我没说储金……

第三十五章 宫乱回目录 第三十七章 新朝覆灭(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