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闯营

    半个时辰之后,阙里侯王中的大营门前,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身穿王袍的大个子。大个子现身之后,便在城门口嚷嚷着要求见阙里侯。
    半晌之后,一队百余人的骑兵从大营里面出来。马队瞬间将大个子围住,为首一个带队的头目用手里匈奴马刀指着大个子说道:“什么要求见汉中王?说!”
    大个子愣了一下之后,说道:“不是阙里侯吗?怎么又改成汉中王了?老子我要见阙里侯王中,王中到底在不在大营里面?你让他出来,就说他们家亲戚到了。有点好玩的东西要便宜他……”
    “亲戚?”马队头目愣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汉中王殿下就是阙里侯,殿下的什么亲戚到了?大个子?这个亲戚不会就是你吧?”
    “对,就是老子!”突然出现在军营门口的正是那位圣修王太子百无求。二愣子哈哈大笑之后。对着马队头目说道:“老子不管什么阙里侯还是汉中王,去,去核王中去说。就说他的干爹到了。让他一步一爬的出来,将他的干爹我背进大营去。要让他带老子如同亲爹一般……”
    “你找死!”马队头目大吼了一声之后,突然策马向着百无求冲了过来。手里的马刀对着二愣子的脑门劈了下来。
    眼看着这一刀就要将百无求的脑袋一劈两半的时候,二愣子也跟着大吼了一声,随后猛的对着马头一拳挥了出去。一声闷响之后,斗大的马脑袋已经消失在了一团血雾当中。本来还挥刀的头目失去了平衡之后,跟着没有了脑袋的马身子一起倒在了地上。慌乱当中,匈奴样式的弯刀刀尖竟然刺进了他自己的心口,略微挣扎了几下之后,便一动不动的倒在了地上。
    “老子来找儿子,不找死。”看了一眼被自己捅死的头目,百无求淬了一口口水。刚刚想要抬头对着对面剩下一百多人的马队说话的时候。就见这一百来人竟然都拔出来自己的佩刀、佩剑,同时向着百无求的位置冲了过来。
    这样的骑兵战阵本来是在战场上杀敌用的,向今天这样一百多人对着一个人冲锋的还是第一次。王中治军极严,如果一队队长战死,杀害队长之人没死的话,那么这一队人都要被处死。也不是说这么骑兵和刚才被自己刺死的头目关系有多好。只是百无求如果不死的话,这一百多的骑兵就要被全部处死。也是为了自保,这些骑士也只能豁出去了。
    看到了对面所有的骑兵都对着自己来了。百无求狞笑了一声之后。突然抓起来那只没有脑袋的死马后腿,将这匹死马抡起来。随后自己快速的转起了圈,一百多骑兵就觉得自己的眼前一花。百无求的身影瞬间模糊了起来,随后就好像一个巨大的圆圈一样,向着自己这边窜了过来。
    凡是被死马马尸扫过的,不论是马还是人。瞬间就被打了出去,运气好的摔在马身上,再掉落下来也就是个腿断胳膊折。运气不好的被马压在身下,瞬间便被马的重量压死。
    眨眼之间一百多人的马队一半已经被百无求手里的马尸打飞出去,后面的骑士急忙拉住缰绳。已经被百无求的蛮力吓得傻了,当下有反应过来急忙调转马头。策马退回到了大营当中。反应慢一点的也急忙从自己的马上跳了下来,防着一会被打飞之后,自己在死在这胯下的战马身上。
    直到所有的马队不是被打出去。就是自己跑了。百无求这才停了下来,将手里的马尸扔掉之后,二愣子的身子还是不受控制的转了几圈。还不容易抓住了一棵小树才算稳住了身子,当下搂着这棵小树开始哇哇大吐起来。
    还没等百无求吐完,军营木墙上面出现了几百名弓箭手。几百人仞扣搭弦箭尖都对准了还抱着小树吐起来没完的百无求来,眼看着为首一人只要一声令下,百无求就要被射成刺猬的时候,军营大门突然再次打开,一个身穿修士服饰的男人闪电一般从里面飞驰而出:“都住手!弓箭对他无用。让我来……”
    话音未落之时,这人已经到了百无求的身边,左手对着百无求放出一个火球。右手手里举着一柄长剑,对着二愣子的右边横扫过去。这样的招数这名修士已经施展过多次了,大部分的人在躲避左便火球向右闪身的时候,正好被这柄锋利的长剑一分为二。
    不过遇到了这个大个子之后,修士这种手段终于出现了偏差。见到修士的火山打过来之后,二愣子突然张嘴“哇!”的一口秽物吐在了火球上。百无求早上也不知道都吃了什么。这一口秽物竟然瞬间便将火球压灭。随后它握着小树的手突然松开,百无求的身体一头栽倒在地。
    就是身子突然倒地,这才避开了扫过来的这一剑。等到修士打算对着已经倒在地上吐的百无求一剑劈下来的时候,突然见到二愣子已经滚到了修士的脚下。两只手突然抓住了这修士的小腿,双手微微一用力,将这修士扑倒。随后好像恶虎扑食一样将修士扑倒。还没等这人挥剑向百无求斩来。二愣子已经趴在了修士的身上,抬起脑袋对着修士的脑袋用力撞了下去。
    “嘭!”的一声响,修士的脑袋已经消失。而百无求满脸都是修士的鲜血。一阵刺鼻的血腥味直冲脑仁,百无求再次“哇”的一声,对着修士还在呼呼冒血的腔子哇哇吐了起来。看着大营墙头上的弓箭手都是一阵一阵的干呕。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有些空旷的声音响了起来:“好本事,百人骑兵奈何不了你。就算成了名的修士也不是你的对手,真的不愧是一只难得一见的大妖……”
    说话的时候,一个上了几岁年纪的半大老头出现在了百无求的身前。等着百无求吐完之后,半大老头的手里也凭空出现了一柄已经离鞘的长剑。他慢悠悠的对着百无求说道:“吐完了吗?那么现在可以说你来找汉中王的用意了吗?”
    “老子说了……他是老子的儿子”已经将肚子里面的东西都吐出来的百无求,有些虚弱的看了这个人一眼。半大老头微微的摇了摇头之后,不在和这个二愣子废话。正准备一剑下去结果了它的性命的时候。冷不定身后的大营大门再次打开,就见一个一身从头白到脚的年轻人。手里面抓着一个的木匣从里面走了出来。
    白发男人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军营里面的士兵好像没有看到这个人一样。所有人的目光还是都停留在半大老头和百无求的身上。
    半大老头子见到白发人出来之后,脸上的表情大骇。他的眼睛直勾勾盯着白发男人手中的木匣,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小心翼翼的说道:“你是什么人?匣子里面装的是什么……”
    白发男人用古怪的表情看了看他之后,说道:“我说里面装的是个猪头,你信吗?”
    半大老头这时候的眼睛已经瞪了起来,咬着牙再次说道:“说。里面倒地是不是王中的首级?”
    “知道就可以了,一定要说出来吗?”白发男人冷笑了了一声之后,将手里面的木匣对着半大老头子扔了过去。半大老头哆哆嗦嗦打开了木匣,看到了里面一刻冰冷的人头之后。半大老头子的眼前一黑,身子一晃差点摔倒。
    这个时候,从远处溜溜达达的走过来一个老得不像样子的老头子。老头子走过来之后。冲着半大老头嘿嘿一笑,说道:“老人家我就知道你也在这座军营里,王中是你的儿子?难怪两万人就能打败八万人的大军。”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