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绝口不提

    看到归不归现身之后,半大老头的心便提了起来。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见过这个老家伙,百多年前还隐约听过归不归的消息。不过这一百多年再听说老家伙出现过,本来还以为他以为死了,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归不归这个老家伙。
    半大老头之前在归不归的手上吃过大亏,不知是他,就连半大老头的师尊都惹不起这个老家伙。当下,他强忍住丧子之痛,深吸了口气之后。用力陪了个笑脸,对着归不归说道:“想不到是您老人家,其实您来了说一声就好了。不就是个儿子嘛。我亲自把人头给您送过去就好,还麻烦您亲自过来……”
    半大老头的名字叫做王峥,是那位方士一门仅存徐福同辈燕劫的弟子。只不过那一对师徒俩早年已经翻脸。如果不是这样,他早就从燕劫的最里面知道归不归已经再次出世了。凭着燕劫亲手教授的夺舍之术才换了几十个身体这才活到如今,那位将刘玄大军打的落花流水的王中正是他的老来子。因为身体不是自己缘故。燕劫也好,王峥也罢都很难得到子嗣。
    有了这个王中之后,王峥自然是将自己这儿子如珠如宝。帮助王中得了阙里侯的爵位之后,更加形影不离的守在自己儿子身边。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王中还有个什么闪失。
    之前之所以三番两次的打败了更始帝的军队,都是因为王峥在暗处相助。刚才听到军营外面有一莽汉闯营,自称是王中的老子,还打死打多名兵丁。王峥一听就不干了,占便宜占到他身上来了。这口气当然要找出来。
    开始王峥只是派了自己的弟子出去,本来以为一个莽汉而已,自己的弟子足够解决。不过片刻之后传回来的消息是王峥这弟子也死在了营外莽汉的手里,这时候,王峥才觉得事情有些不对。让大队人马守住自己的儿子,他亲自出来了解闯营的莽汉。想不到就这么一会的功夫,自己这个老来子便和自己阴阳两隔了。
    不过自己实在惹不起归不归这个老家伙。对着老家伙说尽了好话。就差说:您杀的好,这个小兔崽子我早就看不顺眼了。您不动手,早晚我也要把他宰了……
    归不归到很是满意王峥对自己的态度。嘿嘿一笑之后,对着毕恭毕敬的半大老头子说道:“这也怪你,早点说王中就是你的儿子嘛。大家都是老熟人了,看在你师尊的份上。老人家我怎么也能留他一条活路,王峥、王中这名字谁能想到是父子?明明就是哥俩嘛……”
    “是,您说的对……名字是他妈起的……”自己的亲生骨肉明明丧命于这个老家伙同伴的手里。自己还要如此的巴结他。想着王峥便闹心,哭笑了一声之后,他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既然那个小畜生的脑袋您已经拿走了,那一定还有您老人家的打算。我就不耽误您的正事了……”
    “人头老人家我虽然拿走了,不过这话咱们说到前面。是更始皇帝刘玄下的圣旨,老人家我只是被放了外差。”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听到刘玄名字,脸色便有些发青的王峥说道:“你们家汉中王不在了,大军就在你的手里掌握了吧?老人家我再和你商量个事情。你把人马分给我一半回去交差。剩下的你自己留着解闷。”
    听到归不归没有将他的大军全部收走,当下王峥的眉毛一挑,赶紧答应了老家伙。将手中四万八千六百人分出来一万三四的老弱残兵,让这些人的将军守在原地,等着不日间汉军的授降。自己则带着剩下的三万多精锐退走草原。
    一个时辰之后,归不归、刘喜和孙小川三个人便拿走人头到了皇宫当中。孙小川亲自将王中的人头交给了内侍总管。经由新朝降将的辨认,正是阙里侯王中无疑。这时,孙小川对着刘玄说道:“本来我们师兄弟二人应该全歼逆军的,不过逆军匪首王中之父乃是我们的同们晚辈。小川我的心软,经不起他的哭求。分神之下没有一举全歼逆军,现在有一万多人的降军在原地等候收编。还有小股逆军逃到了草原、沙漠。算起来也就千把人的样子,陛下可以派出大军一举将他们扫平。”
    “两位大修士已经有了天大的功劳,晾起千人的匪患在兴不起什么风浪了。”刘玄哈哈大笑之后,命人飞鸽传书让守在附近的汉军前去收编那一万多人的逆军降将。随后继续摆下酒宴宴请这三位大修士。
    本来以为孙小川会借着酒兴继续游说更始帝建造那座三十三层的黄金通仙塔。刘玄连托词都已经想好。现在国家初定正是百废待兴之时,各处都在用钱。那座黄金高塔要举国之力建造,刘玄实在建造不起,只能相送黄金万两,以表更始帝的心意。
    想不到这次三个人带嘴就是为了吃喝来的,除了更始帝劝酒的时候,他们三个人跟着说几句客气话之后,片字不提通仙塔的事情。酒宴吃了一个时辰之后,三个大修士起身告辞,刘玄一直送到了宫门。
    第二天一早,宫中便收到了来自汉中的飞鸽传书,证实已经降敌一万四千余人。现在卫尉将军已经带着一万铁骑,按着皇帝的指使追敌于草原。想来不久之后便会将残敌一举荡平。
    一万铁骑追击千人的残军,这个数字没有任何翻盘的可能。当天晚上,刘玄想到自此之后,王莽残部便可以一举荡平。有了太申军的这几个大修士,何愁赤眉、铜马和逃出生天的刘秀?想到这里,更始帝的心里便有些得意。为此,更始帝给自己安排了酒宴。将宫中的妃嫔、皇子公主都召集到了一起,准备提前来一次庆功宴的时候,汉中第二封飞鸽传书送到皇宫中。
    当着自己的妃嫔和皇子公主的面,刘玄让内侍将传来的军报念出来。以显示自己的文治武功。没有想到的是,内侍口中的军报竟然是卫尉将军带领孤军犯险。遭遇到了逆军的埋伏。一万铁骑加上卫尉将军本人只有十余人逃出升天,现在斥堠已经将卫尉将军的尸体抢回。
    这个消息说完。让本来还满心欢喜的更始帝脸色铁青。当下盛满酒菜的桌子掀翻,把一肚子的怒气都撒到了自己的妃嫔和皇子的身上:“还吃什么!饿死鬼托生的东西!没听到一万铁骑全军覆灭了吗?”
    当下,更始帝也顾不得脸色吓得煞白得妃嫔和皇子。一脚踹到了刚才读军报得内侍,随后在侍卫得簇拥下到了正殿。就在更始帝忙着召集大臣商量对策的时候,又有军报传过来。
    赤眉已经拥戴汉室宗亲刘盆子为帝,正式造反。现在已经攻下来十几个郡县,直逼京畿而来。听了这个之后,更始帝一屁股坐到了座位上,身上的冷汗已经止不住的冒了出来。
    好在更始帝已经有了准备。自己的主力大军都在地方赤眉军。不过现在那个神出鬼没的王莽残军实在太出乎刘玄的意料,如果这个时候这支残军再次回到汉中,直奔长安而来,京城完全没有可以防御的兵力。
    更够坐上皇帝的位置,刘玄也不是笨人。他马上明白过来早上孙小川的话不尽不实,逃走的逆军绝对不止千把人。现在刘玄明白为什么酒宴的时候,他们三个都不提通仙塔的事情,这就是在逼着他自己说。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