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自以为的调虎离山

    更始帝刘玄本想连夜将那几个大修士请进宫来,不过还是急躁的心情。第二天一早才让内侍大总管去圣修王府请几位大修士过来,要不是当时将皇帝过府看望臣下视为不详。刘玄都想亲自跑到圣修王府,求几位大修士帮帮手,直接了结这一股逆军。
    就在刘玄亲自将三位大修士迎进大殿的同时,已经不知道第几封军报送来。还是那‘千把人’的逆军,突然杀回到了汉中。将刚刚进城不久,还没有坐热乎的汉军杀的四散奔逃。根据吓破胆的溃兵回来说,这次突袭汉中的敌军不下十万人马。而且敌军有修士在帮忙。本来汉中仗着城墙高耸。也可以支持几天,不过敌军攻城的时候,队伍里面不停的有修士发出斗大的火球打在城门上。竟然将整面城门连同城墙一起被轰碎。
    随后潮水一样的逆军涌进了汉中城内,汉军一触即溃,八千人的守军片刻便烟消云散了。汉中失守之后。长安城已经无险可守,大兵都在防守赤眉又无军可派。如果任由逆军长驱直入的话,最晚天黑之前逆军的骑兵便可到长安城门前。
    看到了军报之后。刘玄便开始坐立不安起来。犹豫了一番之后,他对着归、孙、刘三人说道:“三位大修士,现在逆军不日便可打到长安城下。朕打算暂时迁都洛阳,等到三位大修士将逆军一举剿灭之后,朕在还都长安。”
    “十万逆军?”孙小川听了之后,哈哈一笑说道:“陛下不用着急,这是下面的人被吓破胆了,三五千的逆军看成了十万。算起来当初逆军逃走了千把人,就算还有援军加一起也不会超过万人,陛下只管再派大军定能一举剿灭。”
    “不瞒大修士,现在朝廷的大军都在压制赤眉逆党。实在无法抽出一兵一将增援”说话的时候,有不断又军报送上来,无非就是逆军已经开始想着长安的方向开跋,目测逆军人数大概有二十万人……逆军先锋已经到达距离长安城外一百里五十之处,目测逆军人数先锋人数十五万人……逆军先锋已经到达距离长安城一百里之处。目测逆军先锋人数二十万人……五十里,三十万人……
    听着不断缩小的距离,和不断曾加的人数。刘玄已经跳成了一个。如果不是三个‘大修士’还能给他壮胆,这个时候的更始帝已经下旨立即迁都洛阳了。
    听着逆军先锋已经到了长安城外五十里的位置之后,归不归这才微微的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刘玄说道:“陛下莫慌,左右不过是一股叛军而已。千把人是它,一万人是它。十万、二十万还是它。老人家我这两位师……伯能剿灭它一次,就能剿灭它第二次。这一次必定将次逆军剿灭干净,不负陛下索托。”
    “那样自然最好,有三位大修士帮手,就算再来百万大军又如何?”听到了归不归终于松了口,旁边老家伙那俩‘师伯’又没有什么异议。刘玄自然高兴。加上到现在都没提那座通仙塔的事情。更始帝还是装作不知道就好,事成之后,孙小川和那个叫做管伯的大修士一人给个王爵。连之前那一万两黄金都省了。
    大半个时辰之后,在一万多正在想着长安城奔袭的骑兵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光着膀子的大个子,看到了骑兵身上的号铠之后,大个子直接将身边一棵两人合抱的大树从地下连根拔起。随后挥舞着这棵大树迎着上万的骑兵反冲了过来。
    饶是在沙场上见过世面的这些骑兵,也没有见过这样的情景。犹豫是万马奔驰,前面的骑兵想要停住马头也是不可能了。当下趁着这个大个子距离尚远的时候。前面的骑兵将弓箭取下。
    就在马上对着奔跑当中的百无求弯弓搭箭,随后箭矢好像下雨一样的对着百无求射了过去。就在众骑士射箭的同时,百无求将大树竖了起来。将自己的身体藏在大树的身后,任凭箭矢射过来,最后也都打在了大树的上面。
    算着差不多和骑兵缩短了距离之后,弓箭已经派不上用场之后。百无求将大树再次横了起来,抱着大树的末端,两脚用力一跳从天而降的冲到了这一万多骑兵的中心。随后猛的抡起来大树在里面横扫起来,眨眼之间。几百匹马已经倒地。除了前面三五百个骑兵驾马跑出去之后,后面的骑兵不是连人带马被百无求打倒,就是被前面倒地的战马绊倒乱做了一团。
    好不容易后面有骑兵勒住了缰绳,停稳了马匹之后。从马上跳下来扒出佩剑,骑兵改了步兵向着二愣子扑了过去。不过百无求将一棵大树挥舞的风雨不透,别说刀剑了,就见箭矢都射不进去。
    将身边所有站着的不管人还是马都打倒之后,百无求又挥舞着大树向着后面人马多的地方冲了下去。下马那二三百人瞬间被百无求打飞之后,二愣子继续挥舞着大树向着后面那数不清的骑兵扑了过去。随后一副奇景出现了,一个光着膀子的大个子,手里举着一个大树,开始追赶万八千的骑兵。
    在对面山头上面看热闹的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更始帝找了这么一个傻小子给他卖命,真是值了。不过老人家我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好占的。”
    一边的小任叁皱褶自己的小眉头,看了好像猛虎下山一般的百无求之后,愤愤不平的说道:“大家都是妖物,凭什么老不死的你儿子就这么生猛。我们人参看到风声不对就要往地下钻?什么时候我们人参也能想这个二愣子一样这么威风?老不死的。你一百多年前就说要教我们人参术法的,你倒是教——不对,不是说那个叫王峥的也在骑兵队里面吗?人呢?不好!我们人参知道了!姓王的调虎离山,他得罪不起老家伙你,就去找皇帝撒气了……”
    小任叁本来就是个机灵鬼,加上跟着归不归这么对年。耳闻目染的也能看出来一点门道。当下小家伙马上一把抓住了归不归的袖子,说道:“老不死的,快点回去救皇帝吧。他死了你就不是圣修王了。就没有大房子住了……”
    “别急,老人家我已经给王峥留下一个大礼了。”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呵呵一笑,最后再次说道:“不是老人家我说你,这一路上你看见吴勉了吗?”
    与此同时,在五十里之外长安城的皇宫当中,更始帝刘玄已经换好了百姓的衣服。只要逆军打到长安城门前的风声,他便会马上从长安城的西门逃走。那里已经准备好了车马,除了乔装改扮的侍卫之外。还有之前太申军中没死的那几个修士。虽然远不如归不归这样的大修士,好歹在乱军中保着刘玄出离长安城,逃到兵员充足的地方还是没有问题的。
    每一次大殿门口有内侍进出,刘玄的心就会提到嗓子眼。好在没有什么不好的消息传过来,就在更始帝慢慢的将心放下去的时候,他的眼前一花,一个身穿修士服饰的半大老头子凭空出现在他的面前。
    “昏君!还我儿王中的命来!”说话的时候,半大老头的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柄长剑,对着已经惊呆了的刘玄劈了过来。
    来人正是自以为调虎离山了的王峥,眼看着这一剑下去就能将始作俑者一劈两半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来一个带着刻薄和不屑的声音:“下辈子记的,先动手后说话……”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