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地保马二

    几个时辰之后,换上了礼服的樊崇带领着赤眉军的将领十几人,来到了燕劫的私宅门口。发现大门虚掩,叩门之后半晌无人应答,樊崇便带着众人推门进去。
    这座私宅里面已经空无一人,围着这里转了一圈之后,发现厨下的灶膛还是热的。虽然这些人走了没有多久,不过樊崇明白,想要再追到他们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看着当初吴勉所住的房间。樊崇显得有些落寞,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自言自语的喃喃说道:“不是刘玄。也不是赤眉军。那你门挑选的是谁呢……”
    樊崇不知道的是,他在这里感慨着抓不住几个活神仙心思的时候。藏在皇宫里面的黄金已经凭空消失了三之一,库房大门上面还是贴着黄麻纸的封条。站在门口的赤眉军也没有发现意思异样的情况。
    七八天之后。六架马车的车队进入了河北鄗城。除了第一架马车上面坐着的老少四人之外,剩下五架马车上面摆放的都是金玉细软。除了两块十斤的金锭之外,就是一些珍贵的珠玉之物。
    马车上面的四个人正是吴勉、归不归、百无求和小任叁四个。长安城破之后不久,归不归便和孙小川、刘喜二人分别。将黄金分给了他们俩之后,他们四个边将所有的细软装上车,向着河北境内行驶过来。除了他们几个人之外,剩下几辆车赶车的搜是燕劫逃走时候留下的管家和仆人,他们都是这些年用顺的人,还都没有什么家眷。长安城兵荒马乱的,那他们留在这里也不放心。马车从长安城出来的时候,所有的赤眉军都好像瞎了一样。几架大车从眼前经过,就是没有一个人发现。
    出了长安之后,小任叁便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以前没发现你这么财迷啊?怎么当了圣修王之后,连黄金都看顺眼了?你说说,要是吧最后一辆车空出来,能装多少美酒?”
    “老人家我那是为了以后做打算!”归不归看了一眼小任叁之后。继续说道:“我老人家不像是你们,这点术法坚持不了二百年。术法在耗光之前,要是再找不到揭开封印的办法。身上再没点钱。那心里不久更没底了吗?趁着现在多攒二两金子,就算术法了,做个富家翁也能再熬几年……”
    归不归早就有搬到鄗城的打算,老家伙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竟然在鄗城大街上最好的地段置办了一座大房子。虽然比不过他在长安城的圣修王府,不过也算是鄗城之中。一等一的好宅子了。
    到了地方之后,管家开始指使佣人将细软搬到了宅子里面。趁着这个时候,吴勉、归不归几个围着这座大宅子转了几圈。管家将正堂打扫干净之后,请他们几个人坐了进去。
    百无求东看看西看看之后,冲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宅子是不错。明天是不是找个木匠,刻一个圣修王府的匾挂上?一会和管家他们说一声,还得称呼老子王太子。叫了一年多了。冷不丁没人叫了,老子还有点不适应。”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说道:“不是说封你一个无求王吗?直接诸侯王,也不用什么王太子了。”
    “呸!老子再和你说一遍,老子是愣!不是傻。”百无求瞪着眼睛淬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老家伙你才无毬!老子过黄河的时候就反应过来了。老家伙你是拐着弯的骂老子。老子是你的儿子,没毬对你有什么好处!”
    归不归嘿嘿一笑,正想要再说点什么的时候。远远的看见管家从大门的方向跑了过来。到了归不归的身边之后,说道:“老爷,外面有这条街的地保和官差求见。说是要登记户籍的。老爷您要是劳乏了,我就出去和他们回一声,让地保他们明天再来。”
    “老人家我才刚刚坐稳,就有人找上门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了不客气坐在主位上的吴勉。见到吴勉好像没有听到一样,手里拿着一卷竹简正在端详。当下老家伙也没有和他商量,让管家请地保和官差到这里来。
    片刻之后,管家带着一个三十岁多脸色黝黑的中年男人和一个官差到了大堂。
    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应该就是地保了,他笑嘻嘻的对着几个人行了半礼。随后说道:“小的见过几位老爷了,小的是这街上的地保。姓马行二,家里人也没给起过什么正经名字,您叫我马二就成。几位老爷要是有什么用的着的地方,请管家到大街上喊一嗓子,马二我就过来听老爷们的吩咐。”
    “马二,这个名字好,大气。我们都在这条街上住着,以后短不了麻烦地保老爷。”归不归哈哈一笑,从袖子里面掏出来两颗金锞子给了这个地保马二和他身边的官差。官差看了一眼也就收下了,马二满脸堆笑的又对着归不归行了半礼。
    “小的也就是一个地保,可担不起什么老爷。本来不想这么快就来麻烦几位老爷的,不过您也知道这市面上不太平,上面发话外来户都要查户籍。”说话的时候,马二和身边的官差交换了一下颜色。随后,他从怀里面掏出来一封竹简,问管家借来笔墨之后。马二陪着笑脸对着吴勉几个人继续说道:“请老爷们把名字和籍贯赏下来……”
    看到吴勉还是没有搭理这个地保的意思之后,归不归笑了一声,随后对着指着自己的鼻子。对着马二说道:“你记住了,老人家我叫做冯异,是颍川父城人士。看见那位白头发的先生了吗?他叫做邓禹,是南阳新野县人士。那个大个子叫做吴汉,是南阳宛县人士。我们这个小家伙叫做岑彭,和邓禹是老乡,都是南阳新野县人。怎么样?地保老爷,你都写明白了吗?”
    开始归不归说出自己叫做冯异的时候,地保马二的身子顿了一下。不过他马上又恢复了过来。随后将归不归所说的都写在了竹简上面。最后还不忘重复了一边。看到了归不归点头之后,这才将竹简上面的墨汁吹干之后,这才合上了竹简。
    看着地保收拾停当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马二再次说道:“地保老爷,我们这几个人都是躲避战火搬到鄗城的。出来的时候匆忙,没有来得及将户文带出来。还麻烦地保老爷通融一下。”
    地保马二陪着笑脸说道:“这个没说的,现在兵荒马乱的,能活命就算不错了,谁还能记得把户文带出来。小的还有几家要走,就不打扰几位老爷了。您有什么事情,吩咐管家开门喊一声马二就好了。”
    看着两个人要走,归不归笑呵呵的一人又给了一个金锞子。随后看着他们俩千恩万谢的离开了这座大宅子。
    地保和官差从归不归的府上离开之后,两个人又穿过了几条大街,最后进了另外一座大宅里面。两个人轻车熟路的到了这座大宅的正堂,这时,里面已经坐了五六个人,为首的一个人,正是两年前被广仁救了一命的武信侯刘秀。
    看了一眼地保和官差的脸色之后,刘秀微微一笑之后,对着对地保说道:“怎么样冯异,被我说中了吧……”
    地保正是刘秀的手下大将冯异,听到了自己主公的话之后,脸色微微一红,说道:“主公料事如神,刚才冯异去查了冯异的户籍……”

第五十三章 更替回目录 第五十五章 惊变逃遁(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