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通元法

    在一阵轰鸣声中,几十个火球和数不清的雷电对着鲸鲛的后心打了过去,当中还有广治那柄古怪德长剑。几十声巨响连在一起,伴随着一阵浓烟,整个地面都跟着颤抖了起来。看着鲸鲛没有躲避的机会,火球和雷电打过去的一瞬间,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的心里都是一个想法——成了……
    当浓烟慢慢开始消散的时候,吴勉和归不归二人从残留的浓烟当中,隐隐看到了一个白头发的男人倒在地上。那柄长剑插在他的后心上。刚才的雷火都是障眼法,夹杂在雷火当中的长剑,才是真正要鲸鲛性命的东西。
    不过吴勉和归不归悬着的心还没有落下,从消散的烟雾中心,发现除了倒地的白发男人之外,还有另外一个身穿盔甲的白发男人。正站在倒地男人的身边。这人正是从海上回来的鲸鲛。而倒在地上的白发男人则是应该和他们在一起的广治。
    广治什么时候过去的,两个人竟然一点都没有发觉。吴勉到还算了,但是有两个储金作为后盾的归不归也没有发觉。这就有点不可思议了。看到了两个人脸上惊诧的表情之后,鲸鲛笑了一笑,说道:“觉得不可思议吗?一会你们俩也会躺在这里,不过我不会动归不归的,便宜你了,今天只要再死一个吴勉就好了。”
    说话的时候,鲸鲛对着吴勉的方向抬起了手,隔着七八丈远的距离虚抓了一把。就在鲸鲛的手虚抓的一瞬间,吴勉竟然从所在的位置消失。等到归不归反应过来的时候,吴勉已经到了鲸鲛的身边,他的脖子被鲸鲛死死的掐住。不知道这个从海上回来的白发男人使了什么手段,吴勉竟然连一点还手的力量都使不出来。好像大筋被人抽走了一样,半躺在地上。
    “你从徐福哪里,借了他的术法和种子……”看到了吴勉被鲸鲛不费吹灰之力便制住之后,归不归已经猜到了缘由。老家伙脸上满是苦涩的表情。鲸鲛现在施展的术法他是亲身经历过的,只不过那一次动手的是徐福,好像吴勉一样被制住的人就是他……
    眼前这个叫做鲸鲛的白发男人。满算着应该是徐福当年带走的三千童男童女当中的一人。就算天赋在搞也不过是吴勉相仿的术法技业。现在能瞬间制住吴勉和广治,不借助外力是不可能的了。
    看着鲸鲛微笑不语的样子,归不归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你有这样的本事,却现在才施展出来。看样子徐福的道行虽然借给了你,不过也不是想用就能用的,老人家我说的对吗?如果不是刚才你被逼急了。现在还是会仰仗那两根蛛丝链……”
    说到这里,归不归突然想到了什么。当下这个老家伙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对着鲸鲛说道:“通元法——你不会真的用了通元法了吧?徐福那个老东西也会做这种事情吗?他没告诉你通元法之后会怎么样?”
    “可以了,你说的够多了……”听到归不归说出来通元法的时候,鲸鲛的眉头便紧皱了起来。之前他脸上那种什么都不放在心里的表情一扫而空,变得有些急躁起来。
    “好了。还有什么话,等到吴勉下葬的时候,你再和他说吧。”鲸鲛冷笑了一声之后。掐着吴勉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随后另外一只手对着吴勉的心口抓了下去,眼看着这一下子之后,白发男人的心脏就要被鲸鲛掏出来的时候。空气当中突然响起来一个还算熟悉的声音:“鲸鲛师弟。还是放了吴勉吧……”
    说话的时候,几个身穿方士服饰的白发男人从空气里面走了出来。为首的一人正是王莽死后,便再没有露过面的大方师广仁。广仁的身边一左一右站着广义和广悌,那个影子一样的火山依旧站在广仁的身后。
    这些广字辈的方士出现之后,又有一些他们三人的门下弟子,也逐渐的凭空出现。转眼之间,战场上面便聚集了三四十名方士。将鲸鲛团团包围在了里面
    看到了广仁众人出现之后,鲸鲛冷笑了一声,随后对着大方师说道:“广仁。你忘了师尊是如何训教的吗?师尊让你助我抓获吴勉。现在这个人已经在我的手上了,你还要让我放了他。你忘记师尊所说的话了吗?”
    “那个是你口中说的,话从你的口中说出。并非是我师徐福之言。”广仁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况且你短短的几天已经杀了千余人,前任大方师又怎么会放出来你这样的人为祸人世?除了你头上的白发。和使用的术法算是我师所教之外,还能拿出一丝一毫的证据是前任大方师的指派吗?”
    之前,鲸鲛的计划是先找广仁。由徐福的魂魄亲自和大方师说清楚他的来意。不过因为临时发现了吴勉的踪迹,这才临时改变了计划,想不到这样的一点点漏洞,竟然会被广仁利用。
    “那么千草方呢?这个也是假的吗?”虽然已经有了徐福的几成道行,不过鲸鲛也不敢轻易的和广仁翻脸。使用这种不属于他的力量,会有极大的伤害。当下鲸鲛还是只能和广仁争辩。顿了一下之后,鲸鲛继续说道:“大方师,你的体质不同。那十三天要靠丹药支撑。这个千草方是做什么用的,只有你和我师尊才知道吧?”
    广仁听到之后,摇了摇头,说道:“那只能说师尊心里牵挂我,派你前来送送药。除此之外,连他老人家亲手所写的书简都没有带来。你还敢说是前任大方师派来抓获吴勉的吗?更何况你连方士门中的规矩都不知道。还敢说是前任大方师派你而来的……”
    说到这里,广仁顿了一下,随后他继续说道:“方士门中以现任大方师为尊。就算我师真从海上归来。也要他先对大方师行本门之礼,之后才是我还待师之礼。从方士一门建成之日起,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前任大方师要现任大方师发号施令的。”
    “那么说来。大方师你是铁了心要违背师命了,是吧?”看着围拢他的方士走到了距离他四五丈的距离便停下之后,鲸鲛冷笑了一声。说道:“这个也简单,大方师你和你的人跟着我渡海去找东海船……”
    说到这里的时候,鲸鲛的脸色一变。就见本来好像喝醉了酒的吴勉突然睁开了眼睛。随后两只手抓住了鲸鲛掐着他脖子的手腕。一瞬间,吴勉身体里面的什么东西和鲸鲛产生的共鸣。
    “嘭!”的一声巨响,吴勉的身体倒着被一股气浪掀翻。而鲸鲛比他也好不了多少,鲸鲛也被一股气浪吹飞了出去。广仁等众方士看出来便宜,各自拿出法器来,向着鲸鲛扑了过去。
    鲸鲛的双手一甩,两根蛛丝一样的法器将这些方士逼退了出去。看到吴勉已经被广仁几个方士护在了身后,知道今天已经错失了大好机会,不可能挽回之后,鲸鲛冷哼了一声,随后再次催动五行遁法。当着这些方士们的面,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由于忌惮鲸鲛的法器和术法,众方士都没有阻拦他的意思。当下眼看着这个人消失之后,才回到大方师的身边,就见广仁身后的吴勉已经昏厥。他的双手已经血肉模糊,半晌都没有自己恢复过来的迹象。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