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铁板

    广仁虽然火山的决定不很满意,不过现在方士一门以火山为尊,他这位前任大方师也说不出来什么。
    自打当初吴勉、归不归等人从海上回来之后,便一直都在广仁耳目视线当中。火山只说了去某地找某人,鲸鲛便心知肚明的离开了皇宫。看到这个让谁都有些头疼的男人离开之后,广仁这才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我还以为你不会说的。现在看来,大方师做事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了。”
    “如果弟子不是大方师的话,必定宁折不弯。”火山顿了一下之后,继续恭恭敬敬的对着自己的师尊说道:“不过做上大方师的位置,为了方士一门着想,说不得也要做了。”
    广仁看了火山一眼之后。慢慢的说道:“看来我的话你还是没有听进去,罢了,既然你是大方师。你来做主吧……”一句话说完,火山的脸上都是惶恐的表情。急忙在自己师尊面前赔罪。
    广仁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回头看着宫殿外面的景色。说道:“看那几个人的造化了……”
    不过事态的发展还是出乎了广仁的意料,想不到一天之后,鲸鲛竟然会被人打晕仍在自己的宗门口。当下广仁只能让人将鲸鲛抬回到了宗门之内。不过并没有想办法唤醒他。而是任由鲸鲛自己的能力,慢慢的苏醒过来。
    就算鲸鲛那惊人的恢复能力,也足足昏迷了七天。一直到了第七天晚上这才慢慢的苏醒过来,不过他头上的伤势未愈,额头还是塌陷了一个大坑,轻轻一动便疼的好像要裂开一样。
    这样的情形又过了三天,最后鲸鲛头上的伤势才慢慢好转。等到他能说话的时候,马上便找来了广仁、火山发难:“两位大方师,你们好手段。一边将吴勉他们的行踪告诉我,一边又通知他们防备。不知道埋伏的人里面,有没有你们两位。还是说那一下暗算,就是你们两位大方师下的手……”
    “如果是我们师徒动的手,鲸鲛你现在还能在这里说话吗?”见到鲸鲛刚刚好了一点,便开始乱咬人之后,火山的眉头便皱了起来。这还是做了大方师之后有了些城府,若是以前,广仁不在身边的话,火山这时候早就和鲸鲛动手了。
    “鲸鲛先生刚刚恢复一点。心里还是有些混乱。”这个时候,广仁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大方师说的不是没有道理,我们师徒真和归、吴勾结的话,这个时候鲸鲛先生已经再入轮回了。而且这个黑锅会由归、吴来背,日后徐福大方师清算。和我我们师徒无干。”
    广仁的几句话打动了鲸鲛,不过他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吴勉那些人会提前得到消息。如果不是自己命大的话,那个时候已经死在他们的手上了。看着鲸鲛沉默不语的样子,广仁看出来了他的心思。微微一笑之后,他看了火山一眼。大方师心领神会的说道:“鲸鲛先生。归、吴等人交友甚广。上到当今陛下、各路诸侯,下到贩夫走卒他们都有交集,和徐福大方师齐名的大术士席应真。当时炼器第一人百里熙。甚至统领天下群妖的妖王,和这几个人也有交集。鲸鲛先生你的行踪说不定已经在他们的掌握当中了。”
    说到席应真和妖王这些人的名字之后,鲸鲛的眉头便皱了起来。这些人徐福都曾和他提起来过。有他们参合在其中,说不定还真和火山说的一样,自己的行踪早已经被吴勉他们掌握了。不过就算是这样。自己师尊交代的事情也不能不做。当下,他抬起头,再次对着两位大方师说道:“好,就算这次和你们方士没有关系。现在吴勉几个人应该已经逃离洛阳了,你们再帮我去查他们那些人落脚的地方。”
    听到了鲸鲛的话之后,两位大方师都是一皱眉。当下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火山再次说道:“鲸鲛先生请自重,之前我已经答应过你。不管你和归、吴等人如何,方士一门都两不相帮。但是泄漏归、吴等人的行踪,留你在宗门当中养伤。方士一门已经有违当初承诺,再一再二再三四,鲸鲛先生你当我方士一门是什么?”
    鲸鲛冷哼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既然大方师都这么说了,那么鲸鲛也不打扰了。等到处理完吴勉的事情,我会向师尊如实禀告两位的相助之情”两句话说完之后。鲸鲛转身向着方士宗门的大门口走去。重伤初遇之下,鲸鲛没有能力使用术法,只能勉强一步一步的走出了山门。
    看着鲸鲛远去的背影,两位大方师依旧没有挽留的他的意思。知道看着鲸鲛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火山这才对着广仁说道:“师尊,吴勉和鲸鲛之争,我们方士一门很难抽身其中。如果有朝一日,海上的徐福大方师如果再派人前来相助鲸鲛,弟子应该如何处置?”
    广仁回头冲着自己的弟子微微一笑,说道:“现在你是大方师,一切都由大方师独断就好……”
    三天之后,已经恢复如初的鲸鲛回到了洛阳城中。在此回到了那间大宅当中,果然不出他的所料,这时候这座大宅已经人去屋空。想起来十多天之前在这里受得奇耻大辱。鲸鲛的头便好像要炸了一样。当下他的杀虐之心有些控制不去,心里面只想先杀人泄愤。
    鲸鲛有虐杀的心疾,只是平时徐福看管的严,他又一直拼命压制着。上次在鄗城杀了吴勉、归不归的管家和仆人,已经被徐福严加申饬了一番,回去之后还要再行自罚。后来他不敢再滥杀无辜。只能来回在刘秀和赤眉军中,趁着战乱大人过瘾。
    正巧,远处走来一个身穿麻衣的白胡子老头。这个老头子不知道在哪里晒成一身古铜色的皮肤,浑身上下的肌肉都紧绷绷的,没有一丝懈怠。身在洛阳这样的内陆,老头子的手上却抓着两尾活蹦乱跳的大海鱼。看到了身边有长得标致的女眷走过,这位已经过了古稀之年的老人,还能盯着人家的屁股看半天。
    鲸鲛狂怒到了极点的时候,正巧老人走到了他的身边。正探头向着大宅里面张望,嘴里面时不时的还在说着什么:“应该就在这儿啊?人呢?我的儿……”
    当下,鲸鲛将老人当成了自己撒气的对象。对着老头子一挥手,手指上面绑着的蛛丝链便甩了过去。眼看着这个老头子就要从中间劈开,一分为二的时候,让鲸鲛惊破胆的一幕出现了。老头子的脑门上和蛛丝链接触的位置竟然闪过了一道火花,不过也就是火花一闪,再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伤害。蛛丝链出手之后无功而返,鲸鲛也是第一次遇到。
    不过这一下子却惹恼了提着海鱼的老人,老人摸了摸自己的脑门之后,对着还在目瞪口呆的鲸鲛说道:“多少年了,都是术士爷爷我欺负别人。向你这样欺负到术士爷爷头上的,还是第一个。你自己挑,那边脸……”
    听到老头子自称术士爷爷的时候,鲸鲛心里便知道惹了谁。当下脑中一片空白,正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老头子已经对他伸出来了巴掌:“术士爷爷替你选,刚才你伸得是左手,对吧?”
    说着,老头子对着他抡起了巴掌。鲸鲛眼看着这个嘴巴打过来,自己却怎么都躲不开,当下,自己的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七十章 处置回目录 第七十二章 宿命(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