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识时务的百里熙

    两架马车在狼山下面汇合之后,加上从地下钻出来的小任叁,一行人在归不归的带领之下,向着山上面百里熙的法器走去。
    当世炼器第一人的大名,神识早就听说过。在山脚下他便和归不归商量:“我们这样没有提前约定便匆忙摆放会不会失礼?贸然前往,百里先生若是没有准备。一旦冲撞的先生可是大不妥……”
    “放心,他炼器第一人的匪号不是白叫的。”归不归笑嘻嘻的看了神识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一百年前,这半座山便已经是那个老东西的法器了。当时我们还没上山,百里熙那个老东西就已经知道了。他是个闲不住的,一百年都过去了。起码这座山都是他的法器了。是吧,老东西……”
    归不归所说最后一句老东西,神识还以为再说他。刚刚想要接话的时候。突然听到空气当中发出来一个老人说话的声音:“归不归,算你识货,二十年前这座山已经连成了一座法器。任叁少爷。你也来了……”
    几个人顺着说话的声音看过去,声音是从归不归身边的一株野葵花的花朵里面传出来的。随着话音的不断传出来,野葵花的花朵上下抖动。竟然好像有人再说话一样。
    听到了野葵花说话的声音之后,小任叁先是被下了一跳。不过他孩童的心性马上起来,蹦蹦跳跳的跑到了发出说话声音的野葵花旁边,看了半天没有看出来门道,索性直接将还是和它客气的野葵花拔了出来。
    野葵花被拔出来出来之后,百里熙的声音也突然消失,葵花头垂头搭脑的耷拉了下来。就在任叁少爷有些失望的时候,他身后另外一朵小野花又发出来百里熙的声音:“任叁少爷,你们看见应真先生了吗?他前些日子回来,还到我这里来打听你的消息。我说了你们在洛阳之后,应真先生就去找你们了。怎么?你们没有遇到吗?”
    “老人家我还在想,席应真那个爸爸怎么说到就到了。感情根源就在你的身上。”归不归嘿嘿笑了几声之后,对着那朵小野花继续说道:“毛病就出在你送的那俩铁猴子身上,是吧?老人家我还是老东西你怎么那么大方了,送一个还要再搭上一个。你在那俩猴子身上添了能找到我们踪迹的法器……”
    野花里面再次传来炼器第一人的声音:“我那是留着后手,老家伙你的嘴不好,得罪的热你太多。一旦你们几个因为你落了难,我也好及时去找应真先生去搭救你们。”
    从炼器第一人的嘴里听到了席应真的下落之后。神识便好像看到了希望一样,抓着妞儿的手竟然微微有些颤动。看了一眼神识的样子,吴勉有些无聊的打了个哈欠,对着和百里熙隔空说起来没完的归不归说道:“你们俩面对面的各自吹捧不行吗?”
    这时候,归不归也觉得自己和一株野花对着说话不是那么回事。一脚将那株野花踩碎之后,带着这些人继续向着百里熙的法器走了过去。照顾着妞儿。几个人足足走了大半天终于到了山上的温泉附近。
    看到百里熙没有先打开法器迎接他们,归不归便皱了皱眉。正要对着温泉喊叫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百无求一阵惊呼。再回头的时候,自己的便宜儿子已经消失的无影无影。刚刚他所在位置,出现了一个丈余的黑洞。
    先是一阵物体不断向下滚落的声音,片刻之后。黑洞里面传来了百无求骂街的话音:“谁害老子!老子不把你的脑袋揪下来。老子就不姓百……归!”好在二愣子站的和其余几个人都比较远,要不然的话,这一下子还指不定要摔下去几个人。
    当下。众人都围拢在黑洞周围。就见黑洞里面是一圈不断旋转的楼梯。刚才二愣子着了道之后,就是这么一溜滚下去的。小任叁趴在洞口,冲着下面黑漆漆一片说道:“大侄子。你没事吧?下面怎么样你说一声……”
    不过骂完街之后的百无求就好像彻底消失了一样,任凭上面怎么呼喊也再没有一点声音回过来。就在吴勉皱着眉头要下去看看的时候,黑洞里面突然传来了百里熙的声音:“这个大个子没事。就是话太多了。我让他休息一会,要不然的话他还不一定要骂到什么时候。下来吧,我给你们点光亮……”
    一句话说完,黑洞里面突然有了光亮。里面的螺旋楼梯发出来白色的莹光,这光亮虽弱,不过还是妞儿看清楼梯下来。当下几个人顺着楼梯走了下来,楼梯的底部虽然还是黑漆漆的一片。不过等到几个人下来之后,底部突然亮了起来。就见百里熙站在距离楼梯不远处的角落,而百无求站在楼梯后面的长廊里面。
    现在的二愣子好像看不到吴勉、归不归他们下来了一样,它瞪着眼睛对着空气不停的抖动嘴巴,看这个架势完全就是平时骂街的样子。不过吴勉和归不归他们这边一点声音都听不到,就好像百无求自己在上演一场哑巴戏一样。
    百年不见的百里熙还是好样子。直接绕过了吴勉和归不归几个人,对着他们身后的小任叁说道:“你们这位大个子有点激动,这口气不发泄出来又不行。那就只能这样了……”
    小家伙看着还在对着空气骂街的百无求。捂着嘴笑了一下之后,转头对着百里熙说道:“怎么说也是我们人参的大侄子,它以后不会就这样了吧?虽然不闹了,不过二愣子真的骂不了街了,还真的少了点什么。”
    “这个只是法器的作用,既然任叁少爷说话了,那么我就让他重新说话。”说话的时候,百里熙拍了拍手。在他的巴掌声响起来的一瞬间。就见百无求突然怔了一下,最后被这几个刚刚走下楼梯的人吓了一跳。
    “老子不是说让你们等会下来吗?”百无求对这几个人的出现很是不解。不过看到了站在吴勉、归不归身边的百里熙之后,百无求脸上的表情更是愕然。看了看自己面前的空气,又看了看百里熙之后,二愣子再次说道:“老东西。你什么时候过去的?说!刚才老子骂你的,你服不服……”
    “服了,心服口服。”百里熙微微的笑了一下之后。对着百无求说道:“不过现在大家都下来了,你骂也骂够了。这件事是不是就这么算了?”
    “看在刚才老东西你没还嘴的份上,老子不和你一般见识。”可能是刚才对着空气骂过瘾了,百无求难得的大度了一下。
    看着百无求消了气,归不归冲着百里熙笑了一下,说道:“老东西。你什么时候怎么好说话了?以前仗着自己会炼制点家伙。谁都要哄着你说话,现在怎么了?”
    百里熙苦笑了一声之后,低声对着归不归说道:“当年有人想要埋伏妖王的事情,我已经都听说了,知道你这个儿子和妖王的关系匪浅。你说的对,修道之人敢惹我的不多。不过妖物就不一样了。这些人为了炼制法器收了不少妖骨妖皮,再惹了妖王我还能活吗?”
    归不归听后哈哈一笑,随后招手将神识和妞儿叫了过来。还没等老家伙说话,百里熙已经开口说道:“你们在山下的时候,我已经看到他们俩了。巧了,两天前,那个背着长剑的莫离来过我这里……”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