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进京

    吴勉的脚下生风,妞儿只觉得四周的景物飞快的向后退去,惊的心脏乱跳。当下,小姑娘闭着眼睛趴在了吴勉的后背上,片刻之后,妞儿感觉到了这个白发男人的背后出现了一股热力。暖烘烘的烤在身上好不舒服,没过多久,妞儿竟然趴在吴勉的后背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妞儿再睁眼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她自己已经在一辆特别宽大的马车上面。自己身上的布衣已经换上了绸缎,还被一床厚厚的棉被包裹着。身边还有一个上了年纪的夫人正在盯着自己。看到她醒过来之后,老妇人一脸关切的说道:“小姐醒了,喝水不喝?您要是饿了还有现成的米粥。您要是吃的话,老婆子现在就给热热。有现成炭盆马上就能吃了……”
    说话的时候,老妇人敲了敲车头,示意赶车的车夫慢一些驾车。随后着从脚下取出来一个小小的炭盆和一个铜碗,将铜碗放在炭盆上面烘烤着的同时,老妇人有取出来一个硕大的葫芦来。葫芦里面竟然是已经煮好的米粥。老妇人将米粥倒在铜碗里面加热。片刻之后,整个车厢里面都充斥了米粥的香气。
    这个时候,妞儿已经呆楞的说不出话来。小姑娘本来嘴就不利索,越着急越说不出来。看着老妇人将温热的米粥递了过来,妞儿不敢伸手去接,好容易才说了一句:“……你……你……你……”
    就在妞儿的脸色变得涨红,结结巴巴死活说不出来第二个字的时候。另外一辆马车行驶到了妞儿所在的马车边,旁边马车里面探出来一张好像橘子皮一样的老脸,对着老妇人说道:“刘氏,你们这辆车怎么慢下来——妞儿,你醒了啊,怎么样?你这辆马车气派吧?别哭啊?怎么了这是?车夫。停车……”
    归不归叫停了马车之后,妞儿哭着从车里面跳了下来。她本来就有口疾,加上激动之下竟然连句整话都说不清楚了。最后还是老家伙替她说的:“你想问为什么睡了一觉就在车上了。那个伺候你的老女人是谁,到底都除了什么事情,是吧?别急,你先擦擦眼泪,老人家我慢慢和你说。”
    之前妞儿趴在吴勉的后背睡着了之后不久,他们那几个人便到了一处镇店当中。由于当天不是集市开集的日子。就在归不归打算先去客栈投宿的时候。正巧遇到了两个熟人,几年不见,这两个熟人竟然已经变成富甲一方的巨贾。
    两个人经过此地办事。带着六架马车和百余人的马队护卫。认出来他们两个人之后,归不归便向这两个朋友借了两架马车,又在当地给妞买了新衣服,雇了伺候人的老妈子。这才从驾着马车向着京城的方向驶去,没有想到刚刚行驶不长时间,妞儿便醒了过来。还把她从突然的变故当中吓得不轻。
    看到了旁边小一号的马车上坐着吴勉、归不归和小任叁三个人,那个黑大个在前面赶车。小姑娘砰砰乱跳的心才算安稳了一点,不过说什么她都不再回刚才的马车上,要和这几个男人挤在一起。
    看着那么好的一架马车只坐了一个老妈子,归不归当下主动去了那驾马车。上车之后,便躺在刚才妞躺着的被窝里。对着好像他孙女一样的老妈子说道:“刚才怎么伺候小姐的,现在就怎么伺候我老人家。说好了,不准干别的,我人家一世的英名不能毁在你一个老妈子的手里……”
    车厢里面有一个不爱说话的吴勉,本来会显得枯燥很多。不过还有一个能和妞儿玩到一起的小任叁,加上一个什么都敢胡说的百无求,这一路上也不会无聊。只不过妞儿不明白。本来说好了他爹爹是在草原,那他们这些人去京城做什么。
    这件事情百无求和小任叁都说不清楚,最后还是一直就没睁眼的吴勉说了一句:“你爹已经在京城买了大房子了,就等着你过去住了……”这个白发男人说的话,在妞儿的心目当中要比归不归靠谱的多。当下妞儿也没有多想,就这样坐着马车向着京城的位置行驶了过去。
    和小任叁玩玩闹闹的过了两三个时辰。天色蒙蒙亮的时候,小姑娘的困意再次上来,当下忍不住靠在车座上面睡了起来。趁着妞儿熟睡的时候,小任叁对着依旧没有睁开眼睛的吴勉,和还在前面驾车的百无求说道:“你们说说,这才几年不见,孙小川和我兄弟刘喜都富成什么样子了。我们人参也是吃过见过的了,你看看他们吃饭那谱。进了饭馆之后,从吃的到喝的,连桌子都是他们自己带来的。问他们俩那为什么还要到馆子里面吃饭?大侄子,那个不要脸的孙小川是怎么说的来着?”
    正在前面赶车的百无求瓮声瓮气的说道:“说什么?说不在馆子里吃饭就吃不进去,在馆子里面吃人家的东西也吃不进去。没办法。只能带着自己的东西去别人家的馆子吃饭。说实话,要不是看在老家伙问他们要马车,要一辆给两辆的份上。那会老子就直接一拳下去。让他不敢胡说八道了。”
    看着熟睡的小姑娘没有任何反应,小任叁突然改了话题。小家伙对着还在闭着眼睛假寐的吴勉,低声说道:“要是到了京城看不到妞儿的爸爸。这件事怎么收场?咱们说好了,这件事可别找我们人参。你们知道的,我们人参是最受不了小姑娘和娘娘们掉眼泪的……”
    “到了京城再说”吴勉终于睁开了眼睛。看着还在熟睡的妞儿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到了京城没有人再敢欺负她了……”
    有妞儿跟着一起,两架马车行驶的极慢。一个多月之后,几个人乘坐的马车才算到了长安城外。就在他们的马车准备进程的时候,就见从长安城中出现了一队依仗。为首的一名官员正是当初装扮成地保试探过他们几个人的大将军冯异。
    见到了马车上面的吴勉、归不归等人之后,依仗开始迎奏礼乐。在礼乐声当中,冯异带着人来到了吴勉几个人马车前。冯异亲自打开了车门,笑吟吟的对着车里面的几个人说道:“知道几位要来京城,本来陛下要亲自出来迎接的。不过出宫的时候被皇后娘娘劝阻,陛下亲自出城迎接修士。恐怕会招致天下人的议论。这才派了在下夏阳侯冯异,代替陛下前来迎接几位大修士。”
    对于冯异带人在长安城门口迎接,就见归不归这样的老滑头都没有事先想到。当下,这个老家伙看了已经睁开眼睛的吴勉一眼,随后笑嘻嘻的冲着冯异说道:“大家都是老熟人了,夏阳侯不用客气。不过老人家我有点不明白,这次我们几个人进京,也没敢惊动陛下。想不到还是闹出来了这么大的阵仗,冯老弟,你和老哥哥说,是哪个嘴那么快,知道我们要进京的?”
    冯异哈哈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样的事情都是陛下指派,我一个小小的夏阳侯怎么敢去猜度陛下的心思?归先生和陛下也是老熟人了,有什么话归先生还是亲自去问的好。”
    说道这里,冯异顿了一下,随后有些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陛下还有一件事情要冯异转告归先生,皇宫当中还有一件宫殿专门存放了归先生的东西,您回来之后,请把那些事物搬走……”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