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裂痕

    说到这里的时候,神识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不过看起来这一世应该是不需要我了,不过人早晚都是要转世的。她下一世的时候我会再回来的……”
    “你就是来告诉我们这个的吗?”听着神识说完之后,吴勉便冷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那么下一世请早。这一世不送。”
    “下一世的事情下一世再说,我这次还有点事情要麻烦你们几位。”被吴勉抢白之后,神识虽然多少有些尴尬,不过还是将后面的话都说了出来:“我已经去皇宫见过那个小姑娘了,她魂魄的恢复情况比我想象的好。照着这个速度,到了她的下一世魂魄应该就可以恢复如初了。当初你们从我这里拿走的那些东西,应该准备一下了。”
    听了神识的话之后,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白发男人闭上了嘴巴,将话语权交给了身边的老家伙。归不归呵呵一笑之后,对着神识说道:“东西我们早就准备好了,本来还想着等着这个小姑娘哪一世的魂魄彻底恢复过来,就把箱子里面的东西当作嫁妆送她。东西早晚都是她的。”
    神识点了点头之后,继续说道:“本来你们是最合适的人选,不过最近听说一个叫做鲸鲛的修士对你们不利。如果你们有苦难的话,可以将箱子转交给我,等东海公主下一世魂魄养成之后,我会亲自交给她的。”
    “这样不大好吧”归不归似笑非笑的看了神识一眼,随后对着他说道:“你以为那个他能放过你吗?你自己都自身难保了,别最后再便宜那个他了。这样,老人家我给你出个两全其美的主意。这样,你坐船去海上找徐福那个老家伙。告诉他首任大方师交代了事情要我们来办,让他把那条鱼叫回去。虽然都叫大方师也是分三六九等的,首任大方师的法旨。就连徐福那个老家伙也不敢不理会,这样一来,你出海躲开了那个他。找到了徐福之后有解决了那条鱼。没有那条鱼的捣乱,等到妞儿的下一世,老人家我亲手将东西交到她的手里。怎么样。老人家我的这个主意不错吧?”
    神识听了之后皱了皱眉头,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既然你们已经有了准备,那么我也不多说了。不过我还是希望我们之间有一个约定,如果我被他融合了,燕哀侯女儿的魂魄就由你们要看守。可以吗?”
    “可以”没等归不归说话。吴勉已经抢先一步答应了神识。顿了一下之后,这个白头发的男人继续说道:“就算我们有什么意外,也提前给你一个地址的。让你知道应该去哪里找燕哀侯留下来的东西。”
    吴勉说完之后。神识点了点头,说道:“那样最好,既然我们已经有了约定,那么我也不打扰了。本来还想留点什么来证明我是不是被融合的了,不过你们都是聪明人,应该会有办法的。如果我有意外。请照顾燕哀侯的女儿,起码要看着她的魂魄养好……”
    说完之后,神识对着吴勉、归不归几个行了大礼。礼毕之后,没等归不归说话,他已经向着大门口的方向走了过去,看着他的身影慢慢消失在了通往大门方向的长廊当中。
    看着神识离开了自己的府邸之后,归不归笑眯眯的转过头,看着吴勉说道:“这可是你答应它的,后面的麻烦只有你来了。”
    吴勉翻着眼皮看了一眼老家伙之后。说道:“那要看我刚才答应谁了……”
    片刻之后,在长安城另外一边的一处大宅里面。刚刚消失的神识突然出现在这里,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它满满的向着其中一间最大的房子里面走了过去。
    神识进到房间的时候,已经有两个人坐在了房间里。其中一个人和神识长得一摸一样,另外一个人带着面具。面具里面是一张严重凹陷。已经看不出来五官的脸,正是那两位曾经共用一个身体的问天楼主。
    感觉到了神识进来之后,带着面具的楼主肚子里面发出来一阵轻笑之声。随后对着神识说道:“看来你的心愿已经完成了。那么我们的事情呢?他们说燕哀侯的东西藏在什么地方了吗?”
    神识微微的摇了摇头之后,说道:“没有,归不归那条老狐狸好像看出来什么了。他让我去找徐福,说什么也不肯将燕哀侯留下来的东西交出来。”
    听了神识的话之后,两位楼主便都沉默了起来。片刻之后,带着面具的楼主再次说道:“你不是私下和吴勉、归不归做了什么交易了吧?你是我们的神识。别做对自己不利的事……”
    “好了,你在外面够久了,应该回来了”没等带着面具的楼主说完,另外那位楼主已经开口打断了他的话。这句话说完,神识木然的向着这位楼主的方向走了过去。
    和之前在百里熙的洞府时一摸一样,神识直接走进了姬牢的身体里面。等到神识完全消失之后。姬牢这才长长的除了口气,随着另外一个自己说道:“暂时不用管那些东西了,先找到另外一个神识才是要紧的事情。等到那个女孩的魂魄恢复之后,他们自然会将东西转交给她。到时候再拿也不晚。”
    带着面具的楼主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后他开口对着另外一个自己说道:“你和之前不一样了,是不是你已经被神识的意识影响到了?那样的话。可就太难看了。”
    融合了神识的楼主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对着带着面具的自己说道:“就算没有神识,我也会照看燕哀侯女儿的魂魄。怎么说你我这一身的术法。也是他教授出来的。虽然你没有拜在燕哀侯的门下,不过没有他的话,我们可能会被人当成疯子。千年之前已经早亡多时了。”
    “没有燕哀侯的话,我们可能活得更好!”听到融合了神识的自己提起了燕哀侯,带着面具的楼主便是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当下他一下子站了起来,对着另外一个自己,说道:“如果不是燕哀侯,那个时候你已经是大方师了!我们制成了长生不老之药。本来能以大方师之尊统治天下的!如果不是燕哀侯抓住了你一个小小把柄,说你欺压师长将大方师的位置许给了别人。我们的大师已经成了,你我将会统治天下万万年。以后哪里还会有徐福、席应真这样的人露头?”
    说到这里的时候。带着面具的楼主顿了一下。沉稳了心神之后,继续说道:“什么叫做不可以操控国运?也许你我统治的天下才是真正的国运,秦也好、汉也罢都是过眼云烟。我们已经走到了这里,不要再想回头了……”
    几句话说完,看到对面的自己没有什么表示。这位带着面具的楼主哼了一声之后,转身走出去房间。临走的时候,他继续说道:“如果燕哀侯的女儿让你为难的话,那么我来替你想办法吧。”一句话说完,这位带着面具的楼主已经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看着另外一个自己离开之后,姬牢深深的吸了口气,最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太难看了,真是太难看了……”
    与此同时,皇宫内院当中。带着面具的姬牢突然出现在了这里,辨明了方向之后,他便对着东海公主姬素素所住的宫殿走了过去。
    他走了没有几步,在黑夜当中便传来一个苍老的笑声,随后一个人说话的声音跟着响了起来:“老人家我就知道,刚才没有得到好处,你就要来打妞儿的主意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