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两个对一群

    话音落下的时候,面具楼主的对面已经出现了两个人影,正是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
    老家伙冲着面具楼主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刚才那个来找我们要燕哀侯遗物的神识,也不是当初看守遗物的那一个吧?既然你能出现在这里,那么就是说老人家我猜对了。刚才的神识是另外那位楼主新分裂出来的吧?弄不好他闲着麻烦,又把被他融合的神识放出来。想从老人家我这么把燕哀侯的遗物套出来,是吧?可惜了,想的不错,如果那个神识是带着妞儿来的,八成老人家我也就信了。就差那么一点点,只要东西不要人那就太假了。”
    “马上人也没有了”面具楼主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和燕哀侯的恩怨,今天也应该有个了结……”
    说到这里,面具楼主好像没有看到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一样。大步向着他们俩的位置走了过去,两三步走出去之后,他的手里面已经多了一柄长剑。长剑在手之后,这位带着面具的楼主说道:“拖得太久了,今天之后,燕哀侯的血脉再也不会让我困扰了。”
    “你说反了,今天之后,你再也不会惊扰到燕哀侯的血脉了。”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迎着面具楼主的方向走了过去。当年白发男人毁了这位楼主的容貌之后,楼主的心里竟然对吴勉恼恨的咬牙切齿。每每从铜镜里面看到自己变成这么一个不人不鬼的怪物,这位楼主恨不得将这个白发男人身上的血肉一点一点的吃下去。如果不是他和另外一个楼主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面具楼主已经第一时间来找吴勉拼命了。
    不过现在在极度的恼恨之下,面具楼主已经顾不得许多了。看到了吴勉冲着自己走过来之后,杀心大盛,当下举起长剑就要对着三五丈外的吴勉虚劈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就见吴勉突然快速的在背后摸了一把。好像摸出来了什么东西之后,便对着面具楼主的方向挥了挥手。
    本来这个时候,面具楼主已经得知吴勉的龙鳞法器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不过他这张脸毕竟还是毁在吴勉的法器上。他从心里对吴勉那看不到的法器充满恐惧。看到白发男人的这个动作之后,楼主本能的将身子闪开,同时改变手中长剑的剑路。迎着吴勉挥手的方向格挡过去。
    不过长剑改变方向之后,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这一瞬间,楼主便反应过来吴勉手中已经没有了那种看不见的法器。恼怒之下,他再次挥舞长剑要对着吴勉虚劈下去。
    这时候,白发男人再次做出来和刚才一摸一样的动作,再次对着面具楼主挥了挥手。这次楼主没有上当。没有理会吴勉的这个动作,再次对着他的脑袋虚劈了下去。
    就在剑尖上面已经形成了罡风,眼看着就要劈向吴勉的时候。面具楼主手中的长剑突然没来由的抖动了一下。随后剑身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牵引着向左偏移了几分,罡风偏离了原来的方向,将距离吴勉一丈有余的一座烛火台劈了两半。
    剑身偏移的一瞬间,面具楼主已经明白出了什么事情。吴勉的手里还有法器——蛛丝链!这件法器他从另外一个自己那里听说过,吴勉的龙鳞法器已经耗尽。之前只是在诈自己,他的这件蛛丝链才是杀手锏。
    不过面具楼主的术法毕竟要比吴勉强大的太多。手上微微发力便夺回了长剑的控制权。就在他再次举起长剑对着对面白发男人下手的时候,剑身再次被一股力量牵引住,只是这次的力量强大的多。面具楼主手上发力竟然都没有夺回来长剑的控制权。
    归不归!面具楼主马上明白出了什么事情,向着被力量牵引的方向转过去。果然,那个老成不像样子的归不归慢慢的出现在了长剑被牵引的方向。嘿嘿一笑之后,冲着楼主说道:“你把老人家我忘了……”
    说话的时候。面具楼主和归不归二人同时角力,开始争夺长剑的控制权。就在这个时候,楼主突然大叫了一声,随后松开了手中的长剑。身子瞬间向后暴退了七八丈远,重新站稳之后的楼主脸上的面具已经已经断成了两半。这位楼主本来已经严重凹陷的脸上出现了一到血槽,鲜血止不住的涌了出来,如果他晚退一步的话,这个时候脑袋已经变成两半了。
    “看看,心急了吧?”归不归这句话是对着站在刚刚楼主所在位置的吴勉说的。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已经将原本属于楼主的长剑拿在了手里。将这柄长剑递给了吴勉之后,他继续说道:“刚才你再考前半步动手,现在这位楼主的脑袋已经拼不起来了。可惜了,就差了那么一点点。”
    吴勉没有搭理老家伙,打量了一眼手中的长剑之后,他慢慢向着脸上已经止住血的楼主走了过去。边走边说道:“我和老家伙打了个赌,本来还以为你们会看在燕哀侯的份上,不会难为那个小孩子。不过看起来是我猜错了……”
    “你们俩都猜错了”看到吴勉再次向着自己走过来。楼主反而镇定了不少。擦了擦留在脸上的鲜血之后,楼主的肚子继续发出来说话的声音:“不过今天我和燕哀侯的恩怨也要有个了结,不要以为一次偷袭就能拦得住我。我不和你们纠缠。看你们还有什么办法。”
    最后一个字落地的时候,从黑暗当中突然出现了十几个和他一摸一样人影。这些人身上都穿着和楼主一摸一样的黑色斗篷,从斗篷里面。能看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摸一样的面具。当初两位楼主都是以傀儡的面目出现,看来这次他又重新捡起来了老本行。
    “我看看你们拦得住几个。”楼主冷笑了一声之后,指着对面的宫殿之后,说道:“宫殿里面所有的人,一个不留……”
    他的话音未落,十几个和他一摸一样的傀儡同时向着宫殿的位置曝了过来。而吴勉和归不归并没有一点阻拦的意思。只是这些傀儡从两个身边冲过去的时候,吴勉和归不归同时挥了挥手。一片血光当中一半的傀儡身边断成了两半,剩下一半的傀儡好像没有看到一样。继续向着宫殿的方向冲了过去。
    就在十几个傀儡向着宫殿冲过去的同时,楼主也混在傀儡里面,本来想着出其不意给归不归一下的。只要制住了这个老家伙,剩下的吴勉只要小心他手中的蛛丝链便不堪一击。
    没有想到的是,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干掉了一半的傀儡之后。竟然同时冲着面具楼主去了,吴勉更是将长剑连在了蛛丝链上面,将本来属于楼主的长剑对着他本人甩了出去。
    一个带着蛛丝链的归不归已经让无脸楼主头疼了,加上一个同样使用蛛丝链的吴勉楼主不敢轻易找架。当下只能再次向后退去,远远的和这两个人游斗。不过这样只要缠住了两个人,就算给那些傀儡创造了时间,燕哀侯女儿的魂魄便要彻底了结。
    不过和无脸楼主预想的不一样,七八个傀儡冲进了宫殿之中便好像彻底消失了一样。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这个时候,楼主已经感觉到不对头了。当下他不再理会那几个傀儡,一转身,向着后退了下去,同时开始催动了五行遁法……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