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黑暗当中的男人

    撞到墙上的是广义,他刚刚从姬牢身边绕过去的时候,楼主身上淡黄色的光芒突然暴涨。广义虽然急退不过还是慢了一拍,被光芒的边缘扫到。也是他的术法高强,身体虽然被打飞,但也没有像吴勉那样。差一点被烧成焦炭。
    倒地之后,广义现在在地上翻滚了一圈。确定身上没有着火之后,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好像电闪一般远远的躲开了姬牢身上时大时小的黄色光芒,之后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形。
    和广义一样,现在除了靠在宫殿门外的归不归,和满身黄光的姬牢之外,这一片空地在看不到还有什么人再活动。广字辈的三个人和火山一起隐藏住了身形,远远的躲了起来。
    “以为这样就可以耗光我的术法吗?”姬牢微微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那我们就来看看,是我的术法先被耗光。还是你们先倒下……”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姬牢身上的黄色光芒突然向外扩张。随着一声巨响,一个红色头发的火山从光芒当中被轰飞了出去。
    火山飞出去的同时,他的身上已经燃起来大火。不过和刚才的吴勉不一样,火势几乎没有对火山造成什么伤害。只是光芒爆炸是的冲击力太猛烈,大方师在被黄光轰飞的瞬间已经昏厥了过去。
    火山向后飞出去了十几丈远,眼看着就要落地的时候,广仁突然出现在大方师将要落地的位置,将火山稳稳的接住。就在前任大方师接触到现任大方师的一瞬间,火山身上的大火突然熄灭,随后两位大方师同时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大方师的控火术已经登峰造极,难怪广仁会选你。”看着广仁将火山接住带走,姬牢却没有一点追赶的意思。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楼主将手里已经空了的金色贝壳收好,随后又换了一个一摸一样的储金暗自握在手里。
    这个动作虽然隐秘,不过还是没有逃过还靠在宫门看热闹归不归的眼睛。看到姬牢已经换了一个储金之后,老家伙嘿嘿的一笑。嘴里面不知道嘀咕了一句什么。虽然他的声音极小,不归还是被门里面的刘秀听的真切。老家伙是在说:“老人家我给你出个主意,要是楼主真带着百八十个储金。那么你们就两条路走了。要么现在都逃,要么用我们吴勉的话说,你们自杀吧……”
    就在刘秀以为这话是对着他说的时候,冷不防门外又响起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老家伙,你倒是看的一手好热闹。别急,不管我们是逃了还是自杀。姬牢都不会放过你们的。起码那个已经没有脸的姬牢不会放过吴勉。”说话的声音正是那个叫做广悌的女方士。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低声对着空气说道:“那正好,省的老人家我再跟着他费神费力了。你是不知道吴勉这个脾气。老人家我的术法补回来都不敢跟他大声说话。正好托了你们和姬牢的福,要不然的话我老人家一直都怕鲸鲛在出现的时候,对付吴勉的时候再连累我老人家。”
    归不归的话说完,空气当中的女人冷冷哼了一声,便再没有言语。片刻之后,老家伙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不过姬牢的术法虽然厉害。不过也不是没有弱点的。广悌,不是老人家我说你,别再想捡什么便宜了。就算火山和广仁爷俩都死绝了,有广义在你前面,也轮不到你。就算你的运气好,他们和姬牢同归于尽了。方士一门就剩你这一支。八成也起不来了……”
    “不用你废话!”被归不归说中了心事之后,广悌冷冷的哼了一声,说话的声音稍大便引起来远处姬牢的注意。楼主听到了女人的声音之后,身上的黄色光芒好像有了生命一样。延伸出一条黄色的光柱,向着老家伙身边的位置射了过去。
    看到光柱射过来之后,归不归马上大声喊道:“别吓到孩子……”说话的时候,他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还在熟睡的妞儿。不过这个动作做出来的同时,他已经压低了声音对出了另外一句话:“你还在等什么?这个机会不会再有了……”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隐身在妞儿身边的广悌冷哼了一声。本来她只要躲在妞儿的身后就是安全的。不过这位广字辈唯一的一位女方士却拉开了和妞儿的距离。当下,她瞬间现出身形之后,头发一甩。几十道不易察觉的寒光对着姬牢射了过去。
    这个时候,由于制造出来射向归不归这边的光柱,姬牢身上的黄色光芒已经暗淡了不少。就在他要将光柱改路射向广悌的时候,浮现在身体表面的光芒突然没来由的冒出来十几道小小的火花。
    姬牢微微皱了皱眉头,就在他要将光柱重新转化成光芒覆盖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就见几个道小小的火花竟然连成了一片,随后淡黄色的光芒竟然出现了一个肉眼几乎察觉不到的缺口。
    随后,姬牢感觉到有有什么尖厉的细针已经顺着缺口扎到了他的身上。这根细针的速度极快。等道楼主发现的时候,细针已经完全进入到了自己的身体。钻进了血管之后,开始在他的身体各处游走。
    片刻之后。细针已经进到了姬牢的肺部。在里面轻轻搅动了一下之后,楼主已经连声咳嗽,最后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看着这位楼主。好像犯了和他弟子九九一样的病症。
    看到一击得手之后,已经现身的广悌再次甩动头发,百十根寒光对着姬牢飞了过去。不过这次楼主身上的黄色光芒已经回归,这些寒光只是在光芒表面变成了百十道小小的火花。
    “发针,好法器。看着就好像是为了我量身定做的一样。咳咳……”一句话说完,姬牢又开始猛烈的咳嗽了起来。随后,又是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
    远处现身的广悌冷笑了一声之后,冲着姬牢说道:“有用的法器一件就够要你的性命了。就算你也是长生不老的体质又怎么样?脑子被搅成了浆糊,你就算长生不老又能怎么样?”
    广悌说话的时候,姬牢已经再次喷了一口鲜血。随后他的胸口开始猛烈的疼痛起来,这时候的楼主已经顾不得什么了。当下将自己的衣服扯碎,就见他的心口里面出现了一根正在向上游走的细线一样的物体。
    由于这根细线在姬牢的身体里面不停的刺破皮肉和血管,它每向上有游走一分,姬牢白的的胸口便会出来血红的一片。如果不是因为细线行走时候的血肿,肉眼几乎都发现不了它。
    姬牢不用亲眼去看,剧烈的疼痛已经可以感知发针的位置。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伸手在发针路过的位置割破了那里的皮肤。不过发针在广悌的指使之下,有意的避过了姬牢自己破开的皮肤。虽然楼主已经是满身的鲜血,但是却无法从里面将发针取出来。
    趴在门缝看到了这幅景象之后。刘秀回身对着藏身在身后的那个人说道:“大修士,这次你可能猜错了。方士一门的人还是有些手段的,看来这位问天楼主支撑不了多久了。”
    “未必……”说话的时候,藏身在黑暗当中的男人笑了一下,随后探了探身体,现身在照射进来的月光当中。他竟然和外面的姬牢是一个相貌。顿了一下之后,这人说道:“如果一根发针都解决不了,那个我已经早死多时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