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渔人之利

    同样都是破空,广义施展出来已经不能和火山同日而语了。姬牢身上的黄色光芒只是象征性抵抗了片刻,随后瞬间便被破空的力量吹飞。凝结罡煞法及其消耗术法,一旦碰裂消失之后,再想把它聚集起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在广义那边使用了破空之后,便和火山一样脱力摔倒在了地上。姬牢心里明白很快便会有第三个人做出来刚才一摸一样的动作,他的术法已经消耗在罡煞法上大半。当下,姬牢没有丝毫的犹豫。转身便抓起来另外一个晕倒的自己,同时晕运用五行遁法要离开这里。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身后响起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楼主,还是正面对着我吧。背后伤人虽然为广仁不齿,不过如果是楼主的话,说不得背后伤人的事情广仁也要做一下了……”
    广仁说话的时候,姬牢身后已经感觉到了术法运作的气息。这时候的楼主猛的将已经抓在手里的另外一个自己松开,快速回身的同时。已经将两只手手臂并在了一起,在转身的同时,他已经拉开了手臂。对着身后的广仁使用了刚才广义、火山二人都使用了一边的破空。
    不过就在他回身的同时。身后的广仁和姬牢做了一个一摸一样的动作。两个人几乎同时将手臂拉开,随后,姬牢和广仁中间的位置发生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两个人中间的位置被两股破空积压。顺便炸出来一个深达数丈,黑漆漆的大窟窿来。
    爆炸声响起来的同时,姬牢的身体快速的向后倒退了几步。一脚踩在另外一个自己的身体上,差一点摔倒在地。而广仁比起来楼主就要难看的多,前任大方师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随后他的身体瞬间被两股破空爆炸引发起来的起浪掀飞。远远的落到了几十丈远的另外一个宫殿群落当中,落地之后便没有在看见他回来。
    不止是广仁,就连远处靠着宫殿大门的老家伙归不归都被爆炸的余波扫到。两股破空力量相撞的一瞬间,归不归的身体瞬间被横着‘贴’在了大门上。不过就是这样,这座宫殿没有倒塌不说,归不归甚至连宫门都没有撞开。就见老家伙的四肢伸开,两手两脚同时搭在两侧的门框上。虽然宫殿上面的琉璃瓦噼里啪啦的掉了一地。墙壁上也满是龟裂的纹路。不过就是这样,还是一动不动的屹立在原地。气浪消失在之后,老家伙才算翻身摔了下来。不过就是这样。归不归也没有打开宫门,进去躲避的意思。
    看到了广仁被轰飞之后,姬牢摇摇晃晃还容易才算站好。穿了几口粗气之后,楼主冲着面前的空气冷笑了一声,说道:“广悌,现在只剩下你了。你不是还有发针吗?不管是破空还是发针。来!”
    “三个广字辈的方士,两任大方师一起对付你,姬牢。你也算是徐福大方师和大术士席应真之外的一个人物了。”说话的时候,广悌从姬牢的面前出现。看了一眼已经摇摇欲坠的楼主。女方士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虽然我也将不少修士同道轮回,不过想你这样身份的人还是第一次。看在我们曾经同门的份上,我不会虐杀你的。”
    说话的时候,广悌用手捋了捋头发。正要在甩出三千烦恼丝的时候。姬牢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冷笑,随后这位楼主身上的倦怠之气一扫而空。竟然第二次对着举起来手臂,对着正要发出发针的女方士拉开。第二次放出来了破空……
    广悌完全想不到这个世上还有人可以连续两次施展破空,当下她已经来不及躲开,就连招架破空的余力都没有。不过好歹女方士的术法也算精深,瞬间将术法灌注全身。虽然是正面被破空打到。广悌的身子只是向后飞出去十几丈便倒在地上,到底之后便人事不知。
    看到了这几个人都倒下之后,姬牢终于支撑不住。身体倒在了另外一个自己的身上。严重脱力之后,这位姬牢还是强撑着才没有晕倒。他踉踉跄跄的想要爬起来带着无脸的自己离开这里,不过试了几次,身子只是刚刚爬起来一半,便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起不来了吗?你说一声,这不是还有老人家我吗?”归不归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老家伙已经走到了姬牢的身边。笑呵呵的看了一眼这位楼主之后,归不归继续说道:“刚才楼主你对老人家我说了什么来着?我老人家想起来了,你要老人家我好好照顾妞儿。放心。你安安心心的去轮回,运气好的话,投胎转世之后你还能看见妞儿……”
    “我死之后……你就不怕广仁和火山将矛头对着你们吗?”姬牢有些无力的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有我在……还可以有抗衡方士一门的资本,姬牢不在了……问天楼倒塌之后方士一门只有将矛头对准你们。”
    “顾不得了,楼主。你现在的实力太强大,已经没有了和方士一门之间的平衡。”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蹲在地上。将姬牢的手指掰开,从里面找到一个金色贝壳。不过老家伙还来不及高兴,就发现这只储金已经空了。当下皱着眉头又在姬牢的身上摸了一圈。除了另外一个也是空空如也的储金之外,在找不到什么东西。
    叹了口气之后,归不归将两支空了的储金放进了自己的怀里。随后原地转了一圈。在那座还没有倒塌的宫殿附近,将之前无脸楼主用的长剑捡了过来。将剑刃放在楼主的脖子上面比划了一下之后,归不归说道:“用蛛丝链那种法器。对楼主这样的人物还是有些不大庄重。还是用这个的好,楼主这样身份的英雄,当然要亡于剑下了。这样,你们两位楼主谁先来?反正都是眼看着自己死,这样,老人家我先伺候你上路。下辈子记得和这位楼主分开走。不是老人家我瞎说,他可是有点方你……”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将长剑高高举起。眼看着一剑下去就要将楼主的人头斩下的时候,宫殿的大门终于打开了。就见刘秀笑吟吟的在一位小内侍的服饰之下,从宫殿里面走了出来,这位皇帝就好像没有看到周围的景象一样。边走便说道:“归大修士。看在朕的面子上,还是饶了这个人吧。”
    看到刘秀从坚持了那么久的宫殿里面走出来,归不归表情夸张的对着皇帝说道:“陛下,您什么时候进去的?还是说您一直就在里面?陛下这样身处险地,一旦刚才有了什么闪失。让天下百姓如何是好?汉室刚刚中兴,您就打算中兴一帝吗?”
    “没那么严重”刘秀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朕晚上本来打算过来看看东海公主的,碰巧看到您和大方师几位在这里,大战闯宫意图行刺朕的凶手。有归老先生和两位大方师,以及几位大修士在这里,定能确保朕无忧。”
    刘秀说话的时候,伺候他的小内侍已经将还在沉睡的妞儿抱了起来,送到了刘秀的身边。这个小姑娘被广悌的术法暂时屏蔽了五感,所以刚才闹出来这么大的动静,都没有见她醒过来。
    看了还在安睡的东海公主一眼之后,刘秀继续和归不归商量放过两位楼主。不过今时今日老家伙也不敢轻易的放虎归山,当下归不归笑嘻嘻的看了这位皇帝一眼,随后说道:“陛下,要放了这两个人,总要有点什么因由吧?”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