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等待

    整整过了一天一夜,吴勉身上的伤势才算是恢复了过来。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就好像脱胎换骨一样,重新长出了新的皮肉。不过就是这样,吴勉还是又昏迷了五天之后,才幽幽的醒了过来
    当初广仁被真龙所伤,伤势和吴勉差不多。不过前任大方师是将养了半年才恢复了过来,不过吴勉凭着身体里面种子的力量,短短数日便恢复如初。如果这次是火山受了这样重的伤,恐怕长生不死的体制也救不了它了。
    不过就是这样。吴勉也还是没有开始炼化种子的打算。虽然种子已经在他的身体里面二百多年,不过还是几乎和当初徐福放在他身体里面的时候一摸一样。别说参天大树了,连芽都没有发出来。
    虽然遇到有道行的人都在劝说吴勉开始炼化种子。不过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却对种子始终都提不起来兴趣。他一直隐约感觉到这么多人怂恿他炼化种子,是为了别的什么目地。
    不过不管怎么说,吴勉也还是醒了过来。当下。他的心里又开始惦记起来黄龙涧当中的那条真龙。按着百里熙的说法,一百多年也应该长出来新的逆鳞了。不过走之前,归不归还是先去皇宫打听了一番。
    等了半晌之后。老家伙才带回来关于那天晚上,他们离开之后的消息。他们走后,广仁四个人便被皇帝派人安置在了偏殿之后。不过等到天亮之后太医前来查看的时候,那四个人已经人影无踪。至于几个人什么时候离开的,就连守门的兵丁都说不清楚。
    不过广仁他们毕竟也有道行的方士,几个人突然消失也说不得什么。不过刘秀借口几座宫殿突然崩塌,是上天下达的警示。决定提前半年迁都洛阳,所有的官吏都在忙活这件事,现在的长安城已经乱成一锅粥。
    至于那位新近册封的东海公主,刘秀每天几乎都将她带在身边。妞儿虽然是市井出身,不过也生了一副清清秀秀可人疼的好皮囊。除了皇帝之外,妞儿还深得皇后阴丽华的疼爱,小姑娘每天都受着皇帝皇后,不知道的还以为妞儿是皇帝、皇后亲生的小公主。
    只不过这几天一直没有看到吴勉、归不归几个人,刘秀告诉妞儿他们几个人去给她找父亲。已经离开了长安。看不到这几个人妞儿虽然还是有些难过,不过架不住皇帝每天找人变着法的逗她开心。没有几天,妞儿也适应了皇宫里面的生活。
    另外。归不归从皇宫当中还打听出来。一直紧跟着皇帝的近身内侍突然失踪,本来皇帝近人失踪这样的事情非同小可,不过刘秀却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看到身边少了个人之后,便让皇后找了个机灵的小内侍补上。既然皇帝都没有说话,旁人也更不好在说什么了。
    除了这些之外,归不归本来应该再去方士宗门打探消息的。不过老家伙实在舍不得自己所剩不多的术法。当下把百无求派到了方士宗门去打探消息。百无求利用妖法来回一趟之后,带回来广仁几个人已经回到了方士宗门的消息。广仁等人回到了宗门之后,便开始连夜在宗门当中修筑阵法。广悌、广义二人留在宗门中没走不算。还将在各地有些道行的方士都招了回来。甚至还派人在各地寻找鲸鲛的下落,看来他们并不知道两位楼主的当中一位已经被封印住了术法这件事。
    既然方士一门和两位楼主暂时都不会再闹出来什么动静,当下,归不归和吴勉商议了一番之后。决定离开长安前往黄龙涧,当下,归不归将管家和仆人都打发走。就在他准备去准备马匹车辆的时候。突然有内侍赶着一辆涂着朱漆的马车到了他们的府门口,宣读了皇帝赐给他们马车、金玉细软之物。
    刘秀就好像猜到了他们要离开长安一样,提前将马车送来。而且送来的还是皇室专用的朱漆马车。既然是白送的,当然不用白不用。当下,归不归准备了一天之后,第二天一早便带着几个人,驾车出了长安城向着黄龙涧走去。
    出了长安城的时候,驾车的百无求还向归不归打听是不是要先去找广治。算上在百里熙那里耽误的时间,他们差不多也有将近一年没有和那位饵岛大方师的高足见面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傻儿子,等到从黄龙涧回来再说吧”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到时候真的从龙身上弄点什么东西下来,你是分还是不分?先去黄龙涧那里看看,如果我们能得点什么好处,就不用麻烦广治了。如果那条龙还是那么欢腾,我们再说……”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就在这条官道的尽头。站着一个头戴斗笠的白衣男子。虽然带着斗笠,不过也能看到斗笠里面露出来的白发。除了白色的头发之外,诡异的还有这个人左边的身体好像被烈火烤过了一样。上面的表皮已经被烧掉,只剩下皮下的肌肉组织和血管裸露在外面。
    这个人正是许久没有露过面的徐福门徒——鲸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左半边的身体受了重伤。虽然仗着长生不老的能力,他的伤口正在慢慢的愈合。不过就在愈合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他这半边身体便开始突然着起来大火。知道将他的皮肤烧尽,成了这般模样火势才自己熄灭。
    伤势的疼痛让鲸鲛时不时的就要大吼一声,虽然瞬间可以暂时压制一下疼痛。不过叫声之后疼痛便再次袭来,让他痛不欲生。
    就在他身上的一波大火熄灭,鲸鲛被伤口的痛疼折磨浑身直打颤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个说话的声音:“他们几个人已经出城了,目标是黄龙涧,正在向着你的方向走去。这次只要得手,你也不用再受这样的痛苦了……”
    “不用说了……”没等那个声音说完,鲸鲛已经先一步的说道:“只要这几个人被我解决,就会替你去办你的事情。只要你的对手不是我的师尊和大术士席应真,我都可以替你解决掉他。”
    声音顿了一下之后。再次说道:“你多加小心吧,尤其是归不归。这次不要在杀人取乐了,小心你身上这禁制的反扑……”声音结束之后,便没有再响起来。鲸鲛强忍着身上的剧痛,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这条官路的尽头。
    不过足足等了一个时辰,也没有见到那辆马车行驶过来。最后鲸鲛也不再等了。施展缩地之法向着吴勉他们应该过来的方向奔袭了过去。直到鲸鲛站在长安城的大门口,也没有看到有什么马车从他的身边经过。
    当下,已经气急的鲸鲛对着空气大声吼道:“马车呢?你亲口说的那辆马车呢?”可惜不管鲸鲛再如何大吼大叫。始终得不到一点回应。这时候,看着长安城城门口熙熙攘攘的人流,鲸鲛心里充满了进去狂杀一番的冲动。
    就在他准备冲进去杀人的时候。鲸鲛的身上再次着起来大火。在城门口众百姓惊愕的目光当中,鲸鲛整个身体都被大火包围住。当下,要被大火烧死的惊恐之心取代了他的杀戮之心。当下。全身着满大火的鲸鲛转身向着官道,踉踉跄跄的跑了过去。
    跑出去长安城的范围之内,鲸鲛山上的大火才算熄灭。当下他倒在了路边,一边大口喘气一边等着自己身体恢复过来。等到鲸鲛的半个身子再次恢复到刚刚的样子之后,他才从地上爬起来,看了一眼官道的尽头之后,自言自语的说了三个字说道:“黄龙涧……”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