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鲸鲛的对手

    “你以为你是谁?说让老子等你,老子就要等你?我们家老家伙都没摆过这个谱!”百无求完全不理会兵卒的话,当下挽着袖子向着他扑了过来。
    看着百无求就要扑过去的时候,归不归突然一把拉住了自己的便宜儿子,随后笑嘻嘻的对着他说道:“等一下又不吃亏,傻儿子。你就让他摆这个谱。老人家我也想看看,他要等的人是谁。”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转头看了兵卒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不会让老人家我等的太久吧?你也看到了,这傻儿子疯起来我老人家可不一定拦的住它。”
    “很快,比你想象的都要快。”兵卒微微的笑了一声。透过山神庙的窗口看了看天上月亮的角度。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算起来他也应该到了……”
    “你再说我吗?”兵卒的话音未落,就听见山神庙的外面响起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随后自己要等的人终于从大门走了进来,来人正是头戴这斗笠的鲸鲛。这个时候的鲸鲛半个身子的皮肉已经在次没大火烧掉,好在这些日子他也已经满满习惯了这种疼痛。虽然疼起来他还是要死要活的,不过这种伤痛并不影响鲸鲛施展术法。就算疼的浑身颤抖,不过在他全力施展术法的时候,反而有这刻意安神镇痛的效果。
    看到了鲸鲛出现之后,山神庙里面的几个人不约而同的向后退了一步。看着三个人当中的吴勉,鲸鲛笑了一下之后,强忍着身上疼痛,对着这个白发男人说道:“我是来找你的,和他们这几个人无关。只要你老老实实的下去轮回,我便可以放了他们几个……”
    说话的时候,鲸鲛眼睛紧紧的盯着他们手上,生怕吴勉他们谁的手上还藏着储天珠。毕竟三番两次的被人扔回方士一门,这样的羞辱再来一次的话,他八成就要在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的面前自杀了。
    没等吴勉说话,一旁的归不归抢先一步开口说道“那么说起来,就是他把我们的消息泄露给你的。你才会在长安城外堵着我们的。什么时候你交到这样的朋友了,你师尊徐福那个老家伙知道吗?你说那个老家伙如果知道你这么喜欢交朋友的话。会不会亲自上岸夸你?”
    “老家伙,这条鱼这是怎么了?”没等鲸鲛说话,站在归不归身边的百无求已经忍不住的说道“上次挨打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这次半个身子都糊了?不是得了什么暗病吧?不是老子说他,才上岸几天就这样。就这身子骨可坚持不了两年,你瞪老子做什么?你瞪老子也坚持不了两年。”
    这个时候鲸鲛的心里几乎冒出了火,本来他以为在战场上杀人不算是滥杀无辜。不过上次他跟着刘秀的大军征讨梁王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小插曲,随后。鲸鲛身体突然开始莫名其妙的自燃。开始这条鱼还以为体内徐福的术法开始反扑,不过很快他便发现这和术法反扑没有什么关系。这竟然是有人在自己的身上下的禁制,开始只是不定期的半个身子自燃。仗着长生不老的能力,虽然疼的欲仙欲死不过也伤及不到性命。
    鲸鲛很快便发现,当自己有了滥杀的念头之后,身体便会瞬间自燃。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的话,这条鱼进来的时候便不会有废话,直接动手将吴勉这边的三个人杀掉就好。现在他只有拼了尽快的解决掉吴勉。回到东海的船上复命,让师尊想办法解除身上的禁制了。
    被百无求这一顿抢白,鲸鲛竟然连骂一句你怎么不去死的心思都不敢有。当下。这条鱼深深的吸了口气,没有搭理归不归和百无求两个人,开始调动全身的术法,准备要在一击之下了结对面的白发男人,然后回到海上去找徐福复命,身上时不时就要遭受的火烧之苦已经让他忍受不了。
    就在鲸鲛动手的前一刻。归不归好死不死的竟然向前一步,挡在了吴勉的身前。这个举动让鲸鲛怔了一下,下意识的将动作停了下来。他不明白归不归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不止是他,就见堵死了一众官员的兵卒。这个时候也感觉到了什么,目光脱离了吴勉、归不归和百无求三个人,开始在四周查看起来。
    “都子,你在找什么吗?”看着兵卒的样子,归不归直接叫出来了它的名字。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么多年,是你一直在和问天楼主联络的吧?当年老人家我一直都想不通,妖王从妖山出来的消息问天楼是怎么知道的。上次见到你之后。老人家我才明白了,消息是你透露给那两位楼主的。本来想着妖王死后,趁着它三个儿子不在妖山的机会,你好取而代之是吧?对了,看到妖王重新回到妖山的时候,你心里是不是骂了那俩楼主是废物了?天下的有名的修士几乎都聚齐了。还是奈何不了那个老头子。”
    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兵卒也跟着笑了一声。和上次不用,这次他直接将身上的人皮撕扯了下去。露出来它那雪白比女人还要娇嫩的身体。不过这次都子的身上还穿着几件兽皮的衣服遮羞,起码不再像上次那样全身赤裸了。
    将已经废弃的人皮直接扔掉之后,都子冲着归不归说道:“说实话,天底下我最不想打交道的就是归不归你了。如果说有人能看破我这算计的话,那么那个人就一定就是你了。归不归,你还真是让我头疼。”
    说到这里的时候,都子顿了一下,冲着鲸鲛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鲸鲛先生。天快亮了,再不动手的话,巡街的御林军就快到了……”
    鲸鲛点了点头之后,两条腿不动,身体突然向着吴勉的方向平移了过去。他身体移动的同时,身上已经显出来隐隐的黑气。眼看着这条鱼就要到了吴勉几个人身前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鲸鲛的身前。当下,鲸鲛和人影撞到了一起。
    “嘭!”的一声巨响,两个人相撞的威力。让整座山神庙瞬间坍塌。不过除了倒在地上的十几具死尸之外,其他的人还都站在原地的瓦砾当中。鲸鲛和突然出现的人影站在一起。两个人互相对视着,人影竟然是当年被方士一门联络天下修士都没有解决了的妖王……
    看到了妖王出现之后,都子本来就白的脸瞬间变得好像一张白纸一样。它的身体不停的打着哆嗦,半晌之后才反应过来,随后转身要走。不过他这一步刚刚跨出去,便听到了妖王冷冰冰的声音:“都子,你以为你还走得了吗?”
    最后一个字落地得同时,都子“扑通”得一声瘫软在地。妖王身后得百无求看了它一眼,冲着自己身边得‘亲生父亲’说道:“就它这个胆子还想要造反?老子刚才还以为这个假娘们儿会上来和老头子拼命,本来还等着看好戏。一嗓子没唱这戏就结束了……”
    “想要看戏吗?”妖王得眼睛虽然盯着鲸鲛,嘴里还是对着二愣子说道:“跟我回妖山怎么样?我给你找几个会唱戏的妖……”
    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他面前的鲸鲛突然动了。这条鱼趁着妖王说话分神的一瞬间,挥拳打在了妖王的胸前。一声闷响之后,妖王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这一拳的力道华为了齑粉,向后退了几步,嘴角滴滴答答的流下了鲜血。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