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山顶庭院

    徐福的别院就在凤元山当中,这座凤元山当初因为出产一种叫做‘地囚’的天材地宝,而被方士一门发现。地囚是用来炼制禁止五行遁法之类法器的必要材料,因为凤元山山体蕴藏的地囚太过丰富,整个山体除了少部分的几个区域之外,都无法使用五行遁法出入的。
    当初徐福选择这里作为自己的私人别院。也就是看中了这一点。别院建在凤元山的山顶上,除了沿着山路走上去之外,就连天生便有地遁之法的小任叁,也没有办法遁地进山。
    本来按着归不归想的,他们几个人现在觅县休息一天,顺便打听打听最近几年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类似吴勉、广治那样的白头发到凤元山的。第三天一早他们便上山去徐福的别院。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当天傍晚,觅县城门马上就关闭的时候。十几个方士分乘两架马车进了觅县县城。他们进来之后不久天色便彻底的黑了下来。这些方士却没有进客栈的意思,两架马车直接去了县衙,当天晚上,这些方士竟然住在了县衙当中。
    觅县并不大,方士们进城的消息当天晚上便在客栈里面传开了。起因手居住在县衙的官人将自己的房间都让给了这十几个方士,暂时搬到归不归他们居住的客栈当中。客栈老板当作贵客招待他们,几杯酒下肚之后,便开始对这几个不请自到的方士们发起了牢骚。
    听到了有方士居住到了县衙当中,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便开始警觉起来。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的行踪被方士一门的人发现了,虽然舍不得自己剩余不多的术法,不过归不归还是咬着牙隐身去了一趟县衙。
    不到一个时辰,老家伙便重新出现在吴勉他们的面前。冲着已经急不可待的广治笑了一笑之后,说道:“不用慌,来的都是火山的徒子徒孙,他们是过来打前站的。再过几天,两位大方师就要这里参拜徐福大方师的故居别院。广治,你是不是想说有点太巧了?”
    广治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难道不是太巧了吗?归老兄。方士一门中兴也有几年了。之前也没见他们过来参拜,这么这个时候把这里想起来了?巧合的过分了,看来我们的行踪都在方士一门的监视之下。”
    “如果那样的话。他们就不是大张旗鼓的过来了。”归不归看了一眼不打算说话的吴勉之后,继续说道:“依老人家我来看,广仁最近受到的打击太多。先是鲸鲛那条鱼,后来问天楼主姬牢的术法大涨。他力不从心之下,才和我们一样,把徐福的这座别院想了起来。只不过我们图的是改良过的丹方。他就不知道想要什么了。”
    “他们要什么和我们无关……”看到了归不归的表情变得怪异起来,广治明白这个老家伙八成在惦记广仁所图的东西。当下,这位饵岛大方师的首徒急忙将归不归的心思拉了回来:“只要把改良过的丹方拿到手。有了这个天下的修道之士便会以归老兄你——和吴勉兄弟为尊……”
    “老人家我对那个可没有兴趣,要不然的话大方师的位置就没有广仁什么事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我们还是要先去一步的。谁知道别院里面都有什么?先进去的吃肉,去晚了就只有喝汤了……”
    第二天一早,城门刚刚打开之后,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便乘坐马车行驶到了凤元山的山脚下。在老家伙的引领之下,一行人沿着山路向山顶进发。走了没有多久,本来粉白粉白的小任叁脸色便变得蜡黄。随后。小家伙蹲在山路边开始哇哇大吐起来。
    归不归查看了小任叁的身体之后,叹了口气,说道:“小家伙,你是天生的地遁之体。你的身子骨和这山上的地囚相冲,在山上就会这样,不过下了山就好了。傻儿子,你背着你小三叔回去吧。它离这座山越远越好,你们回到客栈休息,千万别让那些方士们看见。”
    看着小任叁的样子,百无求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直接将小家伙背起来,转身就要向着山下跑去。临走之前想起来什么事情,当下回头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老子不在的时候你自己小心一点。要是在山上遇到什么事情,能跑你就跑千万别去拼命。老子要是知道你敢自己死了,下辈子老子也不会放过你!”
    说完之后,二愣子不在理会这几个人,转身飞一样的向着山下奔跑了过去。看着两只妖物的背影,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老人家我就当好话听,已经到了这里了,还能再出什么事情吗?”
    三个人继续向着山路走去,虽然不能运用五行遁法。不过这三人仗着各自的术法。上山速度还是比常人快的太多。常人要三、四个时辰才能到达山顶,吴勉、归不归和广治只有了小半个时辰便到了一座庭院的门口。
    这座庭院虽然建在山顶,不过周围被密林环抱。在山下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发现山顶还有这样的一处所在。几个人站在庭院门外,广治心切,当下就要推门进去。就在他抬手的一瞬间,被身边的吴勉一把拽了回来。
    改良过的长生不老药丹方可能就在庭院里面,这个时候却突然被吴勉拽了回来。广治的脸上马上变了颜色,正想要质问吴勉要做什么的时候。就见一边的归不归笑眯眯对着天空中虚抓了一把。一只正在树上叽叽喳喳的麻雀突然到了老家伙的手上,冲着广治笑了一声之后,归不归将手里面的麻雀对着大门抛了过去。
    就听见麻雀接触到大门的一瞬间,突然变成了一股白烟,随后消散在了空气当中。连火光都没有看到,这只麻雀便直接烧成了飞灰。就算广治仗着长生不老的体制。最少也要经受一番胳膊被烧焦的痛苦了。
    看着正在消散的烟雾,广治稳了稳心神。随后回头对着一脸刻薄相的吴勉说道:“多谢,刚才我是有些毛躁了。”
    吴勉好像没有听到一样,让广治更加显得尴尬起来。这个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饵岛大方师的首徒说道:“你以为徐福不在这里。这座别院这么多年凭什么没人进去过?要不是知道进去的法门,老人家我都不敢轻易的进去……”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向前几步。向着庭院大门旁边的高墙走了过去。一边走,他一边说道:“这里是个障眼法,看着是墙,实际是……”刚刚说到这里,老家伙已经伸手按在了墙壁上。
    就在归不归的手接触到墙壁的一刹那,“噗!”的一声,老家伙的身子瞬间着起了大火。随后一股巨大的冲击力从墙壁中喷发出来,一瞬间将归不归打出去四五丈远。撞倒了两棵大树之后,他才落地。
    这时候的归不归身上的烧伤虽然马上便恢复如初,不过他身上的衣服已经烧成了飞灰。当下光溜溜的从地上爬起来,愣愣的看着刚才自己接触的高墙,嘴里说道:“不是把老人家我囚在苗疆了吗?那为什么还要变了阵法防着我老人家……”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马上自己便给出了答案:“他防的不止是老人家我,广仁,你这位师尊对你也不怎么放心啊……”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