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两重阵法

    老家伙赤身裸体的围着庭院转了一圈,一直回到了正门也没有找到进去的办法。当下,归不归蹲在正门门口,眼睛盯着两扇门。半晌之后回过头来冲着广治说道:“你就这么看着老人家我光着屁股到处跑吗?”
    已经到了这里,广治更加不敢招惹归不归。见到他不敢惹吴勉,只能苦笑了一声。将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披在了老家伙的身上。说道:“老兄,凭着你和徐福的关系,一个小小的禁制阵法应该难不倒你吧?”
    “就是关系太好了,这才进不去。”归不归难得的苦笑了一声,随后站了起来一边穿上这件外衣,一边对着身边的广治说道:“这个阵法防的就是方士同门,老人家我虽然不是方士了。不过怎么说也是徐福传下来的底子,方士那一套破解阵法的法门在这里没用。”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顿了一下。随后指着大门和两侧的围墙说道:“看到了吗?按着方士门中的阵法摆设。这里像是外围的阵眼,正七星、反七星都有了,正常来说,刚才老人家我被打出来的位置应该就是生门。结果你也看到了,那就是我老人家长生不死,要不然的话,这个时候你们俩已经在挖坑准备埋了老人家我了。”
    “老兄你管这里叫做阵眼?”广治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眉毛反而皱了起来。他走到了大门正前,仔仔细细的看了大门两侧。随后回头对着老家伙继续说道:“这里也不是什么正七星、反七星啊,明明就是一座显龙法阵嘛。你来看,正门是龙口,从此进入便会被吞杀。两侧是龙须也不能从这里进去,想要进去的话就要找到——逆鳞的位置……”
    说话的时候,广治已经向着归不归刚刚被轰出来的位置走了过去。站在这里之后,这位饵岛大方师的弟子用手掌为尺在地上丈量了起来,一共伸出去五手掌的距离之后,广治指着对面的墙壁说道:“这里就是逆鳞的位置了,从这里走就是生门。”
    “你说这是生门就是生门?”归不归一脸不信的样子。看着广治所指的位置,继续说道:“广治师兄,你自己选的生门。就别和自己客气……”老家伙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广治已经迈腿向着自己所选的位置走了进去。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眼睁睁的眼看这位饵岛大方师的弟子消失在了墙内。
    “老家伙,你和他真的是同门吗?”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归不归之后,吴勉用他那特有的语调继续说道:“现在我明白了,这里根本就是徐福留给精卫那一支方士的。只有他们才能看破阵法。”
    这个时候,归不归已经明白问题出在了那里。老家伙冲着吴勉嘿嘿的笑了一下之后。说道:“老人家我也明白了,当初徐福、精卫两大势力在方士门中有各自的门道,有些阵法、术法也有极大的出入。徐福的术法虽然厉害。不过也出不了方术的圈子。那个老家伙防着老人家我和广仁,还有天下所有的修道之士,最好的还是用精卫那一派。谁都没有见过的阵法。反正精卫带着门人都在海上,也不会来打这里的主意。你这就进去了?老人家我还没说完……”
    归不归说到最后的时候,吴勉已经从刚刚广治进去的位置跟了进去。当下,归不归自言自语的也没有意思,跟在白发男人的身后,一起进到了庭院当中。
    跨过了墙壁之后,归不归便进入到了一片竹林当中。这里他曾经不止一次的来过,虽然已经隔了几百年,不过这里对与老家伙来说并不陌生。当下,归不归走在前面,带着吴勉和广治两个人穿过了竹林,来到了三座用竹子搭建的房子门口。
    “看到了吗?中间这一座就是老家伙在这里的居所,老人家我住在左边这一间。”说话的时候,归不归走到了中间竹屋的门前。当初这里也是加了阵法的,有了上次的经验之后。老家伙没敢按着之前的经验进去,当下,将后面的广治让了过来。
    这位饵岛大方师的高徒皱着站在门前半晌之后,小心翼翼的去将手按在门下半尺的位置。见到手按在上面没有什么反应,广治这才松了口气。就在他准备推门进去的时候,从门缝当中突然喷出来一股凌厉的气流。“噗!”的一声响之后,瞬间将广治吹飞了出去。
    广治飞出去的位置正对正门,只要他撞到门上的阵法,就算是长生不老的身体,这一下也能让广治九死一生。眼看着他就要撞到门上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门前,当下在半空中将广治斜着退了出去。
    广治摔落在地上,一连打了十几个滚。这才好不容易的停下。半晌之后才慢悠悠的站了起来。稳定了心神之后,这才看到刚才救了他的人竟然是用眼白看了自己多年的吴勉。
    “广治的阵法不好使了,那么说来徐福连他们饵岛方士也防着了……”广治中了阵法并没有让归不归意外。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蹲在门前看着刚才广治飞出去的位置,继续说道:“精卫的阵法不管用,就剩他自己那一套了。”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将两只手同时按着左右两边的竹门上。随后他将左边的竹门向前退了两分,微微的露出来一道缝隙之后。归不归又将另外一扇门推了一半进去。看到到现在依然没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老家伙真才将肚子里憋着的一口气吐了出来,随后将两扇大门全部推开。
    “看到了吗?徐福那个老家伙还真是对谁都不放心。”看到了大门终于打开之后,归不归回头笑嘻嘻的对着刚刚爬起来的广治说道:“他也担心你们那位大方师摸上来,外面是你们那一支的术法,里面就是他自己的这一套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顿了一下,随后指着已经敞开的两道竹门说道:“如果真有改良的丹方,那就在里面了。广治师兄,不打算进去找找看吗?”
    谁都明白归不归是怕里面还有什么阵法,用广治来探路。而这位饵岛大方师也真是豁出去了,把牙一咬几步便走到了竹屋里面。归不归亲眼看着他在里面转了一圈之后。这才嘿嘿一笑,看了吴勉一眼,随后闪身也跟着走进了竹屋里面。
    这间竹屋里面只有一张床榻。剩下的都是一卷一卷的竹简整整齐齐的摞在了四周。随便目测一下,最少也有几千卷竹简。虽然几百年都没人过来了,不过这间竹屋里面却连一点灰尘都没有。
    “如果有改良丹方的话,那就在这里了。”归不归冲着数不清的竹简一摆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能不能找得到就要看你的运气了。”
    老家伙的话音刚落,广治已经冲到了这些书简当中。他按着书简的顺序,抓起来一卷大概看一眼之后,便丢着这卷随后马上又换了一卷新的书简。不过看了几眼之后,又将这卷书简丢掉,又重新的拿起来新的一卷书简。
    就在广治着了魔一样的在翻看这些书简的时候,归不归的脸上露出来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顿了一下之后,归不归慢慢的向着门口走去。不过就在老家伙站在门口,眼看着就要出去的时候,就见他突然关上了门,随后回身冲着吴勉、广治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压低了声音说道:“来人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