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第三方人

    几乎就在归不归关门的同时,吴勉和广治已经听到了庭院那边发出了一阵轻微的响声。随后又是一阵脚步声由远至近,一直到门口才算停了下来。
    广治心里一惊,以为是前任大方师广仁提前到了。只是不知道他是如何破解了外面的阵法。当下吴勉、归不归和广治三个人都隐住身形,站在各自的角落里面等着外面的人进来。
    片刻之后,和刚才归不归开门的手法一样。竹屋的两扇门被打开,随后一个身穿方士服饰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不过和吴勉三个人想的不一样,来人并不是前任大方师广仁,也是徐福替火山收的那位弟子——邱芳。
    邱芳进来之后,先是恭恭敬敬的对着房间里面的床铺行了大礼。随后原地转了一圈,当他看到刚才被广治丢在地上的竹简之后,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他马上反应过来,急忙转身向着门外跑去。
    眼看着邱芳就要跑到门口的时候,两扇竹门突然自己关上。随后归不归的声音响了起来:“老人家刚才我就在想,这是谁有这个本事能到这里来?广仁破不了外面的阵法,精卫进不到这里面来。算来算去也只有邱芳小朋友你了。”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和吴勉、广治三个人已经现出了身形,品字型将邱芳围在了里面。
    看到两扇竹门关上的一瞬间,邱芳便已经知道自己是出不去了。叹了口气之后,回头看着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想不到能在徐福大方师的旧居见到归不归、吴勉两位先生,邱芳封了徐福大方师的法旨,前来替大方师带几件旧物。”
    “哦,你是来替徐福带他的旧物走的……”归不归笑眯眯的看着有些无奈的归不归,顿了一下之后,指着站在邱芳身后的饵岛大方师首徒,说道:“你来的正好,来,老人家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小朋友,徐福应该和你说过,方士一门当年还有搬到海外的一支。你身后这位就是海外大方师精卫的首徒广治大方士,论起来你要喊他一声师叔祖的。”
    说到这里,老家伙又冲着广治笑了一下,随后说道:“这位是徐福那个老家伙替火山大方师收的弟子,叫做邱芳。刚刚从海外回来,今天难得你们两支方士遇到了,来,小朋友,你第一次见到师叔祖。快给师叔祖行个大礼……”
    精卫和徐福是方士一门当中的死对头,两人的门下弟子也是势同水火,本来归不归也只是说笑。没有想到的是邱芳竟然真的跪在地上,以对待师祖的规矩,恭恭敬敬的对着广治行了大礼。
    广治微微的皱了皱眉,向前跨了两步,躲开了邱芳的大礼。不过这位火山的高徒还是对着空气行完了大礼,随后这才站起来,对着广治说道:“还是在海上的时候,邱芳便听徐福大方师说起过精卫前辈。想不到今日会在这里见到精卫前辈的门人,邱芳也算不枉回到陆地此行了。”
    “大家都是方士,邱芳小朋友不用客气”广治能说出来这样的话,已经算是给徐福门人面子了。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对着邱芳说道:“我们也是来这里瞻拜徐福先生故居的,既然小朋友你还要替徐福先生带旧物走,那么我们也不耽误你,请自便吧。”
    邱芳笑着答应了一声之后,先是原地转了一圈,随后走到了左边好像小山一样的书简堆前。在里面翻找了片刻之后,找到了两卷书简。随后又在两外几处存放书简的位置上,又找到了五六卷书卷。用床单包好之后,将这几卷书卷背在了身后。
    将书简背好之后,邱芳这才冲着吴勉三人微微一笑,说道:“三位先生,徐福大方师吩咐要带的书简,邱芳已经都带好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情要转告徐福大方师的话,邱芳这就回到海上复命了。”
    这个时候,广治怎么可能放过邱芳。这位饵岛大方师的首徒呵呵一笑,挡在了邱芳的面前,说道:“小朋友不要着急走嘛,我们虽然都是方士,不过毕竟师门不同,我也是很敬仰徐福先生的。既然是徐福先生点名要带走的东西,那么一定是非同小可的典籍。不知道方不方便让我看一眼书简上面都是什么……”
    “这个恐怕不方便吧。”听到广治要查看自己背后的书简,邱芳条件反射的向后推了一步。当下回头冲着归不归说道:“归先生,您也是这个意思吗?”
    “那是你们方士的事儿,老人家我一个闲散修士怎么敢干涉你们方士?”归不归笑嘻嘻的说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不过我老人家说一句公道话,邱芳小朋友,你就给广治看一眼。徐福要你把这些书简带回来,可没说不让方士同门看吧。怎么说广治也是你师祖的人物,多少给他点面子,让他看一眼。”
    现在邱芳也知道自己是逃不掉了,当下,将放在床单里面的竹简拿了出来。恭恭敬敬的将竹简放在地上,向后退了一步。
    看到秋芳退开之后,广治马上坐在地上。一卷一卷的打开书简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不过让他大失所望的是,这七卷书简里面有三卷写的是男女双修的功法,另外还有两卷是女人保养面容的功法,所谓的七十老妪少妇面容指的就是这个。最后两卷竟然是房中术阴阳双补的论证,广治别看几百岁的年纪,还是童子之身。精卫一门又不讲究这个,好不容易赤红面容看完之后,广治将竹简放回床单里面。对着邱芳说道:“徐福先生好雅兴,在海上还有这样的心思。”
    “徐福大方师要这些书简,自然有大方师的用处。”邱芳不卑不亢的回答了一句之后,转身对着归不归说道:“归先生,广治先生已经看完了,您和吴勉先生也要再看看吗?”
    “徐福要传给你们的典籍,老人家我怎么好意思看?”归不归哈哈一笑之后,眯缝着眼睛看邱芳重新将这几卷书简重新包好背在了身上。就在邱芳准备要出去的时候,庭院外面突然响起来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将这座竹屋都震的乱颤。
    当下,房间里面的几个人愣了一下。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吴勉,他打开了房门之后,直接冲到了门外。就在吴勉冲出去的同时,又是一阵巨响,眼见着外面的墙壁好像随时都要倒塌一样。
    这个时候,归不归、广治和邱芳三个人也冲了出去。三个人出来的同时,正是爆炸声停止的间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外说道:“师尊,这里毕竟还是徐福大方师旧居别院。我们这样破了阵法闯进去,会不会有所不妥?”
    “顾不了那么多了”另外一个更加熟悉的声音回答道:“既然已经在山下抓到百无求和任叁了,再不动手的话,徐福大方师留下来的所遗之物就要落到吴勉、归不归他们的手里了。事后,你我师徒远赴海外去向徐福大方师赔罪,也不能让东西落到方士一门之外。”
    说话的事后,大门口的方向又是一阵巨响。这个事后,就见大门两侧的墙壁上已经出现了几道细细的裂纹。
    广仁和火山到了……这个时候,归不归都皱起来了眉头。他昨晚偷听到这两位大方师是几天之后才回到,为什么来的这么匆忙?
    这个时候,门外又响起来一个破锣一样的嗓子吼道:“你们什么意思!老子都说了几遍了!老子爷俩是路过的,我们家老家伙和老子的小爷叔不在这里。老子不是你们人,不知道怎么撒谎骗人!快点把老子放了。要不老子就要骂街了,广仁,别给你们家祖宗添恶心。老子骂街带脏字自己都恶心……”
    听到了百无求的声音之后,归不归嘿嘿笑了一声,自言自语的说道:“孩子长大了,都知道撒谎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