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不骂街的百无求

    邱芳躬身说道:“弟子奉了徐福大方师的法旨,替徐福大方师带回放在这里的几件旧物。因为弟子领了法旨,故而来不及先去师门拜见师长。”
    “那又如何证明你是徐福大方师派来的方士?”事关自己的师尊徐福,广仁也没了平时的稳重。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抢在火山说话之前,继续说道:“你说是接了法旨前来带走旧物的,就是你身上背着的东西吗?”
    “弟子名叫邱芳,是琅琊人士。是当年跟随徐福大方师出海的三千童子当中一人,两位大方师是见过邱芳的。当年出海之前还是师尊将我们三千人召集到一起,然后由广仁师祖训教的。而且师祖手下的方士是登记了我的名字的。两位师长回去一查自然明白。”说到他和两位大方师有过一面之缘的时候,广仁和火山都隐约想起当初这件事。
    说话的时候,邱芳已经再次解开的自己背着的包裹。将里面的几卷书简都摆在了广仁的面前之后,说道:“这几卷书简便是徐福大方师的指定之物了,法旨上并没有说要避讳两位大方师。两位师长要查看的话,请自便。”
    火山看了自己的师尊一眼,正在犹豫查看徐福的私物是不是恰当的时候,广仁已经开口说道:“徐福大方师的私物,旁人不得窥探。”
    说到这里,这位前任大方师冲着归不归微微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况且归师兄就在这里,如果邱芳想要夹带什么出去的话,自然也瞒不过归师兄的法眼。”
    广仁说话的时候,大门外面突然发出来一阵骚乱的声音。随后,好像有什么重物撞倒了大门上。一声闷响之后,伴随着一阵岔了音的嚎叫声,由肉皮被烧焦的味道飘了进来。
    火山皱了皱眉头之后,对着外面留守的门人弟子说道:“外面这么嘈杂,出了什么事情?”
    大方师的话音刚落,一个恭恭敬敬的声音便说道:“是百无求突然发蛮,惊扰到大方——啊!你这个畜生竟然咬人……拉开,你们把它拉开。你还死不松口……啊!它又咬我的下巴……”话音未落的时候,伴随着这人的哀嚎,还有一阵乒乒乓乓敲打的声音。
    听到了自己的便宜儿子在外面咬人,归不归的眼睛已经笑成了一道细线。不过听到百无求在外面被人殴打的声音之后,他脸上的笑容便变得阴沉了起来。看到了老家伙脸上表情的变化之后,广仁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这位前任大方师亲自走到了大门前,确定从里面开门不会触发术法之后,广仁将庭院的大门推开。
    门外的景象让注重仪态的广仁,差点张嘴骂出一句难听的话。就见十几个方士已经乱成了一团,那个浑身是毛的百无求趴在一个方士的身上。二愣子张嘴咬在这名方士的下巴上,方士的脸上已经满是血污。除了下巴被咬了之外,他还少了半只耳朵。现在耳朵的伤口还在止不住的流血。
    “混账!让你们看好百无求的,你们就是这样看管的吗?”这个时候,火山也到了广仁身边,当下,他替自己的师尊开口继续骂道:“你们看看自己还有一点方士的样子吗?都下来,放开百无求!”
    大方师的话就是法旨,当下,正在撕打百无求的十几个方士都停了手。怯怯的站到了一边,不过这个时候,百无求看出来便宜。非但没有从松口的意思,反倒一边咬着方士的下巴,一边用拳头殴打他的肚子。两拳下去,就让已经在不停惨叫的方士吐了血。
    看着越打越兴奋的百无求和眼看着就要丧命的弟子,火山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脸色铁青的对着正在看热闹的归不归说道:“归不归先生,还是你来劝劝吧。方士的门人弟子死在妖物手里的不少,像这样被凌辱的还是第一个。”
    归不归看到百无求没有怎么吃亏,当下又是一副笑呵呵的样子。冲着还在死不松口的二愣子说道:“傻儿子,给老人家我一个面子。饶了他吧,你说你一个好好的妖,和个方士较什么劲。”
    百无求斜着眼睛看了看百无求之后,还没有松口,不过好歹停了手。指着自己的嘴巴比比画画的,好像还要说些什么。老家伙明白它要说什么,当下笑嘻嘻的对着广仁和火山说道:“两位大方师,老人家我这个傻儿子想说,它长嘴要么是骂街的,要么是咬人的。现在骂不了街了,就只能咬人了。”
    现在已经进到了庭院当中,便在没有理由轻易的得罪这个老家伙。当下,火山忍下了这口气,对着百无求的脑袋虚点了一下。他这个动作做出的同时,本来默不作声的百无求嘴里突然发出了吭哧吭哧的喘气声。
    反应过来自己又能说话的二愣子,这才松了口。其他的方士见状一拥而上,将下巴已经脱骨的方士救了下去。死里逃生的方士已经晕了过去,他的姓名没有大碍,不过估计下巴是保不住了。
    也不顾自己满身的鲜血,先是跑到了对面的方士人群里面,将还在昏迷的小任叁抢到了自己的怀里。虽然这才开始办起了正是,满嘴鲜血的对着这些方士们破口大骂道:“你们这些粪坑里面生出来的死方士,那条王法说妖不能在大家上走了?看见老子逛大街你们就敢动手。你给师娘搓澡的时候,她没说老子没先骂街,你们就别动手吗?下次和你们师娘一起泡澡的时候,记得关好门,别让你们家大方师看见……”
    门口的人大半都是火山的弟子,百无求一张口便把这位大方师卷进去了。看着火山的脸已经和他的头发一个颜色的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百无求招了招手,说道:“差不多了,傻儿子你把小任叁抱过来让老人家我看看。在这里待得久了,对它可是没有什么好处。”
    听到老家伙说到了小任叁,百无求这才闭上了嘴。三步两步将小家伙抱到了归不归的面前,将小任叁放到了归不归的怀里之后,说道:“刚刚老子下山的时候,它都睁眼要酒要肉了——都是你们这些吃死人野狗托生的死方士!”
    不过这个时候,归不归也顾不上百无求骂街了。他怀里的小家伙脸色灰黄,满身都是黏黏的湿汗。老家伙将耳朵贴在小任叁的胸口,听了半天才听到一两声微弱的心跳。
    这个时候,一连刻薄相的吴勉也走了过来。归不归抬头看了他一眼之后,说道:“小家伙多少要遭点罪了,幸亏它不是人。要不然的话现在直接就把它埋了。”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抱着还在昏迷当中的小任叁回到了庭院当中。他走到了竹林外面的一块空地上,随手将怀里的人参娃娃放在了空地的中心。有些焦躁的百无求不明白老家伙的意思,对着它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还是老子再把它抱下山……”
    它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小任叁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一边看着周围的景物,一边说道:“大侄子,你连你三叔都骗。不是说好了吃肉喝酒看姑娘吗?怎么你有把我们人参带上山了。老不死的,这里就是徐福的别院吗?他的蜜酒呢?藏哪了?快点,我们人参等不及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