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戏中戏

    一嗓子吼出来的时候,百无求已经冲到了方士的面前,瞬间将他扑倒之后,当着其他方士的面,对着这个倒霉蛋连打带踹的打了起来。
    这下子,其他的方士们不干了。刚才这个妖物把自己的同门欺负成了这个样子,本来以为两位大方师会给他做主。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俩竟然好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依旧和吴勉、归不归这两个人有说有笑的。
    当下。众方士也不等大方师发话了。所有的方士一拥而上将二愣子从倒霉蛋的山上拽了下来,虽然碍着两位大方师的面子不敢使用术法、阵法。不过对着百无求一顿拳打脚踢是免不了的。
    而两位大方师也没有阻拦的意思,当下。还是吴勉走到了人堆外面。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这些方士轻轻的搓了搓手指头。一道三四尺粗细的电弧瞬间从他的手指间出现,对着面前十几个方士打了过去。
    “轰!”的一声巨响之后。动手的方士大半都倒在地上抽搐,还站在地上的四五个人身体也止不住的发抖。看到了动手的是吴勉之后,这些方士都将目光对着准了还在庭院里面的两位大方师。这个白发男人参合进来,就不是他们这些小方士解决了的。
    看在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百无求,吴勉翻了翻白眼之后。说道:“再不起来可能就要真死了……”说话的时候,吴勉的身上再次出现了碗口粗细的电弧。
    百无求这几年和吴勉待在一起,知道它这个小爷叔的性格。当下,二愣子一翻身从地上爬了起来,看了看自己被烧焦的体毛。说道:“小爷叔,下次你能换个手段吗?老子也在里面,你用雷劈他们老子也麻。看看这一大片都糊了……”
    现在两位大方师的心思都在竹屋里面,并不想和吴勉、归不归再有什么冲突,只想尽快的将他们几个人轻轻松松的送走就好。当下,广仁、火山对视了一眼之后,火山冷冷的哼了一声,对着唯一能讲理的归不归说道:“归先生。看在曾经同门的份上,方士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请你们几位自重,还有。请不要在这别院里面生事。如果想要切磋术法的话,我们还是在山下的好。”
    “说的好,那老人家我们几个就在山下等着你们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傻儿子,走了。我们在山下等着他们下来,这次老人家我不给你出气。以后就别说我老人家是你的亲爹……”
    “这才是老子的亲爹!你们人怎么说的来着?干架父子兵,老家伙,一会你看着就好。刚才谁打得老子。老子一会把他们的下巴都咬下来……”说话的时候。被归不归鼓动有些兴奋的百无求回到了庭院当中。一手将小任叁抱在怀里,应小家伙的要求,另外一只手提起来酒坛子。瞪了广仁和火山一眼。气鼓鼓的向着庭院外面走过去。
    百无求出来之后,吴勉和归不归对视了一眼。老家伙少有的连客气话都都没说,气哼哼的看了一眼两位大方师之后,和吴勉一起,带着百无求和小任叁从这里走了下去。
    看着几个人即将消失的背影,广仁心里隐隐的觉得哪里出了问题。不过刚才几个人的活动都在自己的眼前,又找不到问题的所在。当下只能吩咐弟子们看守好这里,防着他们几个人趁着自己不小心,杀个回马枪回来。
    正要说话的时候,广仁突然发现在跟着自己的邱芳脸色变得有些难看。顺着这个徒孙的目光看过去,就见刚才被吴勉用引雷之术打晕的方士都已经起来,只有一个人还趴在地上。任由同门的师兄弟呼喊,就是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章钟!现在唯一还晕倒的方士正是替邱芳看护徐福私物的方士。两位大方师已经明白出了什么事情。当下,火山也顾不得自己大方师的身份。身子一闪直接冲到了对面的门人当中。将章钟的身体翻开之后,露出来被他压在身下的几卷书简。细数了一遍之后,这些书简还在,只不过被邱芳当作包袱皮包裹书简的床单不见了,大概是刚才混乱中被风吹到哪里去了。
    看到了书简完好无损之后,火山暗暗的松了口气。不过等他回头看向邱芳的时候,这次这个名义弟子脸上的表情反而显得更加惊愕,他的身体已经开始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这个时候,站在他身边的的广治沉着脸说道:“包裹书简的包袱皮才是徐福大方师要的东西。是吗?”
    这个时候,邱芳已经惊恐的说不出来话来,只能使尽了全力点了点头。就在他这个动作做出来的同时。广仁的身子一闪已经从庭院里面冲了出去,和火山一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着吴勉、归不归他们消失的位置追了下去。与此同时。邱芳已经一屁股的坐到了地上。他从徐福那里得到的法旨是不可以泄漏那张床单上面的秘密,现在看来,不泄漏是不可能了。
    虽然不能使用五行遁法。不过广仁和火山的速度还是仿佛闪电一般。不过就是这样,他们俩一直追到了山下,也还是没有追到吴勉、归不归几个人的下落。
    一场好戏!这个时候。两位大方师已经明白了好端端的,百无求为什么要出去找茬打架。从这个时候开始,他们便已经开始给自己这些方士们下套了。归不归那个老家伙早就看出来床单有问题了。也早就算好应该怎么对付他们这些方士了。
    站在山脚下之后,火山马上便要去觅县他们投宿的客栈查看。他们的马车还在那里,运气好的话可能还有再见他们的机会。不过就在他要往县城赶过去的时候。突然听到自己的师尊在背后说道:“他们不在城里……”
    两位大方师去追赶吴勉、归不归等人之后不久,守在这里的众方士收到了师尊的传音之法,将庭院的大门关好之后。带着浑浑噩噩的邱芳从山上走了下来。下山之后,众人按着两位大方师沉吩咐的地点赶了过去。
    众方士下山之后不久,从山路上出现了几个人影。正是吴勉、归不归还有抱着小任叁的百无求。他们之前根本就没有下来,四个人躲在山上的一处所在,一直等到这些方士都下山之后,几个人才抱着小任叁走了下来。
    如果不是小任叁的身体和山里的地囚相克,按着归不归的心思,他们在山上藏个两三个月再出去。不过只是这么一会的功夫。小家伙又开始昏迷了起来。
    几个人下山之后,还没等走出去几步。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归师兄,如果不是和你太相熟了。这个时候,我们已经四处寻找你们了。”
    说话的时候,广仁、火山显出了身形。远处也出现了十几个方士,正在向着这边赶过来。
    虽然是在山下,不过这里还是地囚的范围。几个人还是不能运用五行遁法离开,看到自己被方士们围住,归不归反而嘿嘿的一笑。对着广仁和火山说道:“这是等着这里,要给我们家傻儿子道歉吗?算了,看在广仁大方师你的面子上,老人家我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好了。”
    “道歉好说”广仁微微一笑之后,冲着归不归伸出了手,随后继续说道:“不过在那之前,先把徐福大方师的私物还回来……”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